本站停止更新。 请访问新站 cq99.us 长青论坛 多谢支持。
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美媒∶撒切尔夫人为自由反对暴政而战

新三才网成容编译

就撒切尔夫人去世,曾担任过撒切尔演讲稿撰写人的美国《纽约邮报》(New York Post )前社论版编辑他还沙利文(John O’Sullivan)在该报发表文章,纪念撒切尔夫人在反对暴政为自由而战的gong绩。

沙利文写道,千千万万个在铁幕下,无名的异见者同样也为推翻他们的制度作出贡献——在像立陶宛,格鲁吉亚和最后阿塞拜疆等国家,其中有很多人因此而牺牲——就像千万个西欧的无名 ‘和平使者’,默默地支持著。

但为对抗苏联共产主义做了最多事的领导人是美国前总统里根、 已故教宗若望.保罗二世和撒切尔夫人。

撒切尔夫人在1989和1991年革命(先后推翻苏联体制和苏联)中,最杰出的贡献是她透过自由市场政策,解除了经济管制,健全货币和私有化,改革英国经济。

那些政策扎根于格兰瑟姆小店的应用经济学和英国地方的卫理公会中,还有由经济事务研究所(IEA)领导的经济自由主义的思想复苏,那是关于自由和机会,还有经济效率。

在60年代早期,撒切尔夫人在IEA一个会议上告诉保守派国会议员,因该党转成左派的改变是令人沮丧的,她表示,如果他们不能说服投票人,私营零售商马莎能为他们提供比另一家零售商Co-op 或英国邮政局更好的价格,他们就做错了。她最喜欢的名言是约翰. 卫斯理的 “赚取所能,储蓄所能,奉献所能”。

提起资本主义是不道德就能令撒切尔夫人以最快的速度进入一个激昂的演说情绪。她相信民主和自由市场建基于人们能够自由地决定和自己生活息息相关的事情— 就这样,决定权(加上需要时能得到帮助),他们就有选择机会,自力更生和给下一代更好的生活。

左派的极端分子今天会庆祝撒切尔夫人的去世的一个原因是,她不只在实用和爱国问题上挑战他们,她更批评他们认为是自己垄断了同情和团结。她的攻击激怒了他们。她把许多“自然”的工党投票人划为保守党的行列。

从好的方面看,她的改革令英国用十年的时间,成为世界第4大经济体系,在80年代中期已表现了出来。因为英国的国际化地位,他们有世界性的影响力和示范力,展示出自由市场可以很快地重整企业和 ‘活跃的美德’ (Shirley Letwin 在她对撒切尔主义的研究中的说法)。这想法以前在社会主义的舒适的羽翼下,令人觉得窒息。
里根是她在这市场福音的一流拍挡,因为他曾是若望.保罗在维护宗教自主和人权的拍挡。撒切尔和前教宗关系也因为1980年代的磨合,变得亲近。若望.保罗甚至在1991的教皇通谕中,提及市场重整的话题时,缓和梵蒂冈传统以来对经济自主的敌意。

里根把人民和动机联系在一起不可或缺的角色。他在和苏联刻意的力量竞争中,把美国的力量放在两者之后。他的白宫采取一系列有关国家安全指令,推行从波兰对所有东欧国家运用政治、经济和人权压力的扩大政策,同时削弱了它们与莫斯科的联系。

撒切尔在唐宁街参与了这个尝试; 她是西欧对于波兰和整个苏联发生的共产党镇压的最强烈的批评者。她在西欧摆放美国导弹的角色更加重要。他们导弹的安装终于在1984年让苏联明白,苏联不可能以军事恐吓的方式赢得冷战,并且,他们为一个进步的苏联在日内瓦、雷克雅维克和华盛顿峰会中屈服于军备控制设立了台阶。
所有这些压力挤压苏联最终在重大改革与进一步落后于西方国家之间面临选择。结果它选择了一个改革派领袖戈尔巴乔夫,戈尔巴乔夫选择了公开和改革——很快造成混乱,令整个苏联体系崩溃。

戈尔巴乔夫和叶利钦分享了没有大规模流血事件地结束苏联帝国的gong劳。但这是里根、撒切尔夫人和教宗努力的成果,而戈尔巴乔夫并不是瓦解共产主义的原因。正如当时教宗所说∶“戈尔巴乔夫是一个好人,但共产主义是不可能改革的。”——直到他,里根和伟大的撒切尔夫人从外部进行了变革。

撒切尔夫人是这三个人中最后离开这一舞台的。我们为她致敬

2013-04-18

原载∶“新三才”网
http://www.newsancai.com/gb/news/142-editorial/51453-2013-04-18-11-42-18.html

2013-04-24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