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请访问新站 cq99.us 长青论坛 多谢支持。
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我为什麽要吐槽莫言获奖

作者∶拂晓

我不是高级黑,也不是讨厌莫言,当然也谈不上什麽喜欢,只想说说我对这件事的看法,未看过作品即盲目乐观的同学不喜勿怪,觉得说黑莫言就是在为那个鬼子叫冤的人老子要骂娘了。

俗话说文无第一武无第二,文学奖的评选本身就存在争议,这很正常,如同纳博科夫不喜欢堂吉诃德,海明威和福克纳相互诋毁一样正常。质疑诺贝尔文学奖权威性的人来说,理由不过有二∶

其一,卡夫卡,博尔赫斯,卡尔维诺,乔伊斯,尤瑟纳尔,伍尔芙,纳博科夫,等一干在文学史上名垂千古的伟大作家都未曾获得过诺贝尔文学奖;

其二,获奖的前社会主义国家的作家,如帕斯捷尔纳克,米沃什,索尔仁尼琴,普宁,布罗斯基,甚至高行健等皆为持不同政见者,因此诺贝尔文学奖被视为“敌社会主义”的代表,其政治倾向性成为人们质疑的理由。

但回首过去的一百多年,遗珠固有,但我们也应该看到福克纳、马尔克斯、品特、T•S•艾略特等绝大多数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的作品经受得住历史的考验;另一方面,抛开作者的政见不谈,《日瓦戈医生》等作品具备经典的水平,这也反映了诺贝尔奖在对作家作品的把握上具备非常高的可信度和权威性,就此意义而言,中国人的诺贝尔情结在于期冀中国当代文学被世界所认可,我也抱有这种期望,但这一切都以一个前提为基础,即我们的当代文学有作品具备这种水平,然而遗憾的是我不这样认为。中国的当代文学还处在一个长时间断裂之后需要寻求自身表达方式的阶段,这种断裂后寻找的姿态经过了漫长的一百年(快要长得赶上诺贝尔文学奖的历史了)依然拧巴著,我曾经对余华抱有很高的期望,但《兄弟》一出版我就断绝了这个念头,我们似乎需要更长的时间等待更好的作品来匹配诺贝尔奖,我们需要的是一部真正世界级水准同时又能体现中国文化特质的作品,卞心怡所说的每个吐槽的中文系的人心里都有一个更应该获奖的人,我不知道她是不是想限定中国作家,如果是的话我的答案是没有。

我不喜欢莫言原因有二∶莫言的作品缺少独创性,他所从事的是一个把意识流、魔幻现实主义“伪故乡化”的工作,福克纳、马尔克斯式的痕迹在他的作品体现的非常明显,诸如《檀香刑》对《喧哗与骚动》的模仿一目了然,但《喧哗与骚动》的旨趣要远远深于《檀香刑》(所以我极度不理解某老师批某作家捧莫言的逻辑);莫言作品的语言依赖靠“感官泛滥”冲击,缺乏节制,对于病态(诸如恋乳之类)的审美追求太过执著,国人对张艺谋电影的某些批评放在莫言身上也非常合适。

而且作为一个山东人,我对莫言作品中所体现的乡土性没有丝毫的认同感,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个异类,李景疆和老杨应该对《白鹿原》的乡土性有比较强烈的认同感,但莫言作品中所体现出来的乡土性与魔幻现实主义所体现的乡土性有著本质的区别,马尔克斯说老子不是要魔幻,老子奶奶告诉老子现实就是这个样子的,而莫言的这种伪乡土化则是老子要魔幻现实主义需要一个虚幻的乡土做支撑所营造的,什麽高密东北乡,高密离我家2个小时的车程,忽悠谁呐,当然话又说回来,并非说这样做不行,而是莫言所做的是一种“民间叙事”和“寻根”的一种骑墙处理大法。

另一方面,莫言的文学创作具有投机性和gong利性,早期先锋又寻根,后来借电影小火了一把后又颇向商品文学倾斜了一下,记得我读中学时,某段时期书店里封面暴露,名字挑逗的书颇为常见,莫言的《丰乳肥臀》就位列其中,我颇怀疑这部作品的创作动机和命名企图,市场化一段时间之后莫言幡然醒悟,皈依天朝才是王道,由此加官进爵抄延安文艺座谈会讲话不表,某人说莫言这几年的写作颇有冲著诺贝尔奖去的架势,这就像其他孩子在老老实实复习,莫言进了个恩波押题班一样,也太那个了。

莫言获奖对中国的文学界是一种激励麽?绝对不是!当代中国,传统文学的地位非常尴尬,一要受“商业文学”的挤压,又要受官方文学的压迫,左有《郭明义》,右有郭敬明,何其难也,莫言成gong的例子将会以官方的名义告诉我们∶这是社会主义作协优越性的体现,某部委将会将莫言的金字招牌挂在自己门面上以昭告天下,不管丰乳还是肥臀,只要是代表社会主义文化前进方向的好器官都得是我党的。

我理想的状态是我们诞生了一部真正世界级水准同时又能体现中国文化特质的作品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得到世界的认可,这是包括我在内的很多人对中国当代文学的希冀,现在这个美好的愿望被打破了,同时被打破的还有我对于诺贝尔文学奖的信任,这就像我苦心收藏的一套诺贝尔文学奖丛书一转眼就变成茅盾文学奖丛书了,换谁都抓狂,这对于我来说或许是下一位获奖者所不能弥补的,起码在这个时候我觉得艾柯,图尼埃他们要比莫言做得更好(顺便再抱怨一句,仔细回想了一下诺贝尔文学奖真心不待见那些像卡尔维诺,博尔赫斯这些有意思的作家)。

原载∶作者博客∶
http://ljspeci.blog.163.com/blog/static/211643449201291213213456/

2012-11-14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