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请访问新站 cq99.us 长青论坛 多谢支持。
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从查韦斯到奥巴马的连任

曹长青



奥巴马连任成gong,令人想到一个月前委内瑞拉总统查韦斯的连任成gong,两者有太多相似之处。

查韦斯统治下的委内瑞拉,是美洲经济最糟的国家之一,失业率居高不降,贫困和暴力犯罪率直线上升。据国际货币基金(IMF)对全球110个国家做的综合风险评估,委内瑞拉(2009年)排在第105位。外界普遍认为,如查韦斯连任,委内瑞拉的经济将更加恶化。且不说其外交政策是支持古巴伊朗、反美反西方。

但查韦斯却连任成gong,而且赢了对手10个百分点(虽然比他上届大选赢26%减少一半多)。查韦斯的成gong,跟这次奥巴马的连任,都是打穷人牌,强调保护穷人利益,煽动贫富对立、阶级对立,以赢得多数穷人的选票。

查韦斯推行经济国营化(包括把石油公司等国有),全民医疗保险,对富人高税收,扩大扶贫项目等等。这种社会主义政策,跟共产古巴、北韩,以及毛时代的中国,大同小异,都是用国家垄断(经济和人们的生活)来均贫富,煽动和满足一般不明事理和缺乏理性思考能力的民众对富有者的嫉妒和均财富心理。

例如查韦斯建了很多廉价房子,分给穷人。国家巨额补贴石油,不按市场规律,把委内瑞拉的汽油价硬拉低到一加仑只相当16美分(美国目前是将近四美元)。结果就像那些被洗脑的北朝鲜人虽然自己饿肚子却以平壤有豪华的地铁而自豪一样,委内瑞拉人骄傲,不管怎麽穷,他们的汽油却比美国便宜几十倍。

和查韦斯类似,奥巴马也是对社会主义理念著迷,他的自传《来自父亲的梦想》就讲述他父亲的社会主义梦想,他继承了那种梦想,要在美国实现那种梦想。所以他也跟查韦斯一样,打贫富牌,煽动穷人对抗富人,强调社会差别和贫富不均。在整个选战中,突出攻击罗姆尼代表富人,罗姆尼的经商业绩成为奥巴马重点攻击的对像。连亲北京的香港媒体都评论说,奥巴马在搞阶级斗争,煽动贫富对立。

也像查韦斯那样,奥巴马把自己扮演成穷人的代表、底层利益的保护者。他和左派媒体啦啦队成gong地宣传了“政府能改变经济、政府能提高就业率、政府能提供健康保险、政府能提高福利、政府能保证养老金”等等一系列“褓姆国家”的“好处”。

但事实是,奥巴马执政四年,美国经济根本没有走出困境,其靠扩大政府来解决问题的社会主义政策毫无效果∶失业人口2300万,领食品劵4700万,国债15万亿,失业率连续44个月在8%左右。但即使这样,所谓穷人(无产阶级)、知识分子、少数族裔和少不更事的年轻人、以及多数女性(我在选前的“无知少女支持奥巴马”中曾详细论述),仍是迷恋奥巴马给他们当褓姆。

罗姆尼曾说,美国有47%的人不交税。这个群体中多数会支持奥巴马;知识分子历来多是左倾(共产主义和纳粹运动,主要是知识分子煽动起来的);青年人很多狂热而缺乏头脑;少数族裔更是左翼民主党票仓。在美国人口中,黑人占12.3%,西裔15.8%,亚裔5%。三个族裔占美国人口三分之一,其中支持奥巴马的都超过70%,黑人最高,达95%。再加上女性多支持奥巴马(选前民调奥巴马在女性票中领先7个百分点)。这样算下来,虽然白人男性绝大多数(70%以上)支持罗姆尼,也难以扳回。

奥巴马和查韦斯的成gong连任,除了都大打贫富牌、煽动阶级对立,赢得了多数穷人票之外,还有一个共同的原因,他们两个都是当代政治历史中并不多见的能言善道、讲话有感染力、很能煽动民众情绪的领袖。他们那种讲话的“Charisma”(个人魅力),很容易蛊惑和俘获人心。

相比之下,跟查韦斯竞争的委内瑞拉保守派总统候选人卡普里莱斯跟美国的罗姆尼很相像,也是一位成gong的商人,而且文质彬彬,强调讲道理,理性,常识,结果在对方那种咄咄逼人、抑扬顿挫的煽动性口才面前,就显得不够强势。我们无法看到委内瑞拉的总统电视辩论,但从美国的后两场总统候选人的电视辩论中,人们可看出奥巴马的咄咄逼人,不断地以强烈炮火攻击对方。而罗姆尼则谦谦君子,强调选总统不能只靠“攻击对方”,而要靠自己的实力。但很多民众根本不看他那些经商成就的实力,只看到电视上奥巴马的抑扬顿挫,似有强势的领袖魄力。查韦斯也是在这一点上占了很大优势。他的强势个人风格,赢得很多普通人的叫好,认为这是能力和勇气。

当然,罗姆尼的败选,他自己负有相当的责任。跟委内瑞拉的在野党总统候选人一样,他也是想走“中间道路”。除了在策略上想争取“中间选民”之外,在个人气质和理念上,他们本人就是所谓的“温和派”,对本党的根本性原则理念要麽认知不够清晰,要麽立场不够坚定,要麽为了选举而摇摆和妥协。但历史一而再、再而三地证明∶为赢得选举而妥协理念,其结果就是输!

要走所谓“中间道路”,他们就无法理直气壮地强调和宣扬自己的保守派理念。例如罗姆尼就不敢坚持对所有人都要减税,而是强调对富人的税率不降低;不敢指出全民健保的灾难,而是辩解我的政策不比奥巴马保的少;不敢在外交政策上强势展示美国的力量,包括对中国等专制国家的恶劣人权也不批评,而是让人感觉到他和奥巴马没有什麽差别。没差别换总统干什麽?

即使不谈走中间道路的方向错误,仅仅从技术上来说,也是注定要失败的。因为“中间”就是要妥协,妥协就把自己处于防守地位,而不能采取进攻策略。但政治选举就像任何双方对擂的比赛,无论是篮球、足球还是乒乓球,只要不进攻,就只能输多赢少。处于防守状态,就是被动挨打,最后一定是防不胜防,以失败告终。罗姆尼在第一场总统电视辩论时强势进攻,结果大胜奥巴马,随后声望大增。但在后两场辩论中,奥巴马猛烈进攻,罗姆尼则好像根本没有了发动进攻的枪弹。居然在外交政策这种奥巴马站绝对弱势(驻利比亚大使馆被攻击事件、对以色列问题等等)的项目上,反而输给了奥巴马。这是不可承受,也是对共和党人来说不可容忍的错误。

所谓中间选民,就是对两党的理念分歧根本就不清不楚的一类人。对这些人,即使你妥协了自己的理念,他们也弄不明白。所以,他们不是你靠妥协理念,放软自己身段,故意表现出谦谦君子而能“争取”来的,而恰恰是要靠强化理念,壮大自己阵营的声势来吸引他们。而罗姆尼和委内瑞拉保守派候选人,给人的感觉好像是对自己的政策不那麽理直气壮,因此要安抚、讨好那些“无、知、少、女”——消消气吧,我一点都不极端,很中间的,赐我一票吧。

查韦斯连任后虽要执政到2019年(他改宪法的结果),但他是癌症患者,很多独裁或威权国家,都会因强人的离去而政局大变。而且委内瑞拉毕竟是小国,在全球经济和政治中都无足轻重。只是查韦斯总愿高调作秀,才引起媒体聚光灯而已。但美国就不一样了,虽然奥巴马连任后任期只有四年,但美国是自由世界的旗手,全球经济的火车头(占世界经济近四分之一)。在欧洲经济恶化,福利社会主义全面失败之际,美国再在奥巴马领导下,更走向社会主义,走向欧洲化、希腊化,不仅是美国的灾难,也是欧洲,包括致力经济发展的中国的灾难(中国持有美国大量国债,更相当依赖美国的市场)。

奥巴马在当选感言中说,第二天将是美国“最美好的明天”。但事实很可能正相反,他的连任是美国更大灾难的开始,其阴影将覆盖欧洲,中国┅┅更不要说那些依赖经济全球化的弱小国家。

但任何事情都是物极必反,如果奥巴马一意孤行继续推行社会主义,那麽四年之后,必将面临他自己和所属左翼民主党的滑铁卢。

——写于2012年11月7日(美国大选次日)

2012-11-07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