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请访问新站 cq99.us 长青论坛 多谢支持。
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从科索沃危机报道比较《人民日报》和《纽约时报》

曹长青

北约对南斯拉夫的轰炸,世界反应两极。北约19个成员国意见一致,其中12国直接参战。欧盟15个成员国一致支持。穆斯林国家除了美国的宿敌伊拉克和利比亚等几个国家外,几乎都是持默许态度。

激烈谴责北约的主要是俄国和中国,印度持一般不赞成态度。俄国是政府、军方、国会以及部分民众激烈反对,但主流媒体却持比较中立的态度。中国大陆的情况则相反,民众没有激烈反应,反而是官方媒体一面倒地谴责北约,其密集报导和激烈抨击的程度远超过几年前美军打击伊拉克时的反应。

从这些报导和评论中可以看出,中国大陆媒体仍一如既往地扮演著政治宣传的角色,它表现在三个方面:

●一面倒偏袒南斯拉夫

第一,中国媒体对科索沃危机的报导,没有遵循新闻平衡原则。所谓新闻平衡,就是媒体应该以中立的角度客观报导,在报导中对两方的观点都要反应,构成新闻平衡。但中国媒体对科索沃危机的报导,清一色是南斯拉夫政府的观点。例如,战事爆发後,新华社三名记者从贝尔格莱德发出的特写和通讯“梦魇从天而降”、“悲壮的贝尔格莱德”和“科索沃属於塞尔维亚”, 完全是从南国政府立场报导科索沃危机,文章的“标题”就毫不掩饰对南斯拉夫的偏袒。

这些文章没有真实报导科索沃人民的悲惨处境,更没有涉及科索沃危机的真正原因:

第一,科索沃有两百万人,其中90%是阿尔巴尼亚族,塞尔维亚人不到一成,因此科索沃一直享有自治地位,而且这个地位在1974年写入了南斯拉夫宪法,但却被南斯拉夫强人总统米洛舍维奇於1989年下令取消,他还禁止当地学校使用阿尔巴尼亚语教课。

第二,对科索沃人的不满,南国当局采取的是军事镇压,导致25万科索沃人流离失所,4万人躲到山上受冻捱饿。战事爆发至今,已有85万科索沃难民涌入邻国。

第三,塞尔维亚军队在科索沃进行种族清洗,捱家捱户将阿族人赶到大街,用火车运到边境驱走,如同电影“辛德勒的名单”中犹太人的悲剧重演。

第四,北约卫星目前拍到的塞尔维亚军队大批屠杀葬埋阿族人的墓地已达43处。这些被国际媒体报导、全球知晓的事实,唯独在中国大陆媒体见不到报导。

●中美媒体截然不同

中国媒体上更看不到对南斯拉夫内部不同声音的报导。例如,中国很多知识份子熟悉的南斯拉夫已逝著名持不同政见者、《新阶级》一书的作者吉拉斯的儿子、贝尔格莱德的历史学家阿雷克斯.吉拉斯(Aleksa Djilas),对南国总统米洛舍维奇就持批评态度。而现任南斯拉夫民主党主席、原贝尔格莱德市市长德金蒂吉克(Zoran Djindjic)也是公开批评米洛舍维奇。南国著名报纸发行人库如维嘉(Slavko Curuvija)更是直言米洛舍维奇是独裁者。这些在中国媒体上也是一个字也没有。

战事爆发後南斯拉夫政府逮捕了该国著名独立电台B192的总编辑马蒂克(Veran Matic),随後又关闭了这家电台,同时驱逐北约成员国记者、严厉控制新闻。米洛舍维奇的妻子在政府电视上指控报纸发行人库如维嘉“支持北约轰炸,是叛徒”,第二天库如维嘉就在家门口被蒙面人枪杀。南国知识界有1000多人为库如维嘉送葬,但谁都噤若寒蝉,南国处於白色恐怖。对这些事实,北京的媒体也是完全回避。

但在美国媒体上,主要报纸《纽约时报》不仅报导北约的轰炸,也报导塞尔维亚人的反应,南国驻联合国大使的谈话,南国外交部发言人的讲话,以及在美国的塞尔维亚族人示威抗议北约的游行。甚至连不到一百人规模的塞尔维亚人在《纽约时报》门口抗议该报社论支持北约轰炸,该报也做了图文并茂的报导。

不久前北约飞机误炸了南国的平民车辆,导致60人丧生。对此美国主要报纸、电视都给予了详细报导。虽然此事不利於美国民众对北约军事行动的支持,但《纽约时报》用了近两个整版的篇幅加以报导,并配发了平民死亡的现场照片。

●什麽是“大多数国家”?

第二,中国媒体对国际社会对科索沃危机的反应的报导也是不客观的。中共媒体众口一词谴责北约绕过联合国单独军事行动,但刻意不提如果经过联合国,俄罗斯和中国会动用否决权,因此绕过联合国是迫不得已的事实。实际上,如果没有中俄的否决权,北约的行动一定会得到联合国授权。因为战事爆发後,在俄国和中国要求下,联合国安理会召开了紧急会议,结果15个安理会成员国中,只有俄国、中国和纳尼比亚三国反对。而支持北约的12国中,有7个国家不是北约成员。

新华社不仅对安理会这样的投票结果不详细报导,却用他们50年来惯用的抽象语言说,“北约的行动受到了大多数爱好和平的国家人民的反对,连日来,世界许多国家的民众持续举行大规模反战示威游行。”按照新闻的基本要求,记者只应该写具体事实,让读者根据这些事实得出结论。但新华社的报导,再次典型地证明了中共媒体是只给结论不写事实、不用新闻语言说话的“伪新闻”。例如,说“大多数国家”就不是新闻语言。什麽叫“大多数国家”?按照新闻基本常识,应该写的是到底有多少个国家,让读者自己得出这麽多国家在联合国187个成员中是否“大多数”这个结论。“许多国家的民众都举行大规模反战示威”中“许多国家”是抽象的概念,到底是哪些国家?“大规模”也是个结论,记者应该报导的是示威游行的人具体有多少。

●大字报语言充斥版面

第三,中共媒体的评论一面倒向南斯拉夫政府,根本没有多元声音。《人民日报》电脑网站至今发表的对科索沃危机的评论近四十篇,无论是社论还是个人署名评论文章,无一例外都是对北约的抨击,而且用词极为激烈。例如,《人民日报》评论员文章「武力干涉,法理不容」,署名评论「别把人逼急了」;以及新华社评论「有悖时代潮流的不义之举」、「北约穷兵黩武,世界岂能安宁」、「荒唐的战争逻辑」,无论文章标题和内容,都让人想起文革时的大字报。

任何报纸,当然有权用社论和本报评论员文章表达自己报社的立场,但是,一个专业化的报纸,一个崇尚新闻平衡原则的媒体,一个尊重读者知情权的大众传播媒介,一定会在自己的社论之外,还向读者提供其他不同观点的评论。这样,不仅体现自己报纸是专业化的,客观的,超越争论双方立场的,也向读者提供思考这些问题的不同角度。

●真报纸和假报纸

战事爆发後,《纽约时报》社论是赞成北约行动的,但在言论版上,不仅发表了赞成北约空袭的文章,也发表了批评和反对北约行动的言论。例如,该报发表了《外交事务》杂的执行主编翟卡瑞亚(Fareed Zakaria)质疑北约军事行动的评论「不能说不的超级强国」,认为对科索沃人的独立诉求,美国应该说「不」;如果支持,会连锁导致库德人、克什米尔人以及西藏人都跟随著要求独立。《纽约时报》还发表了南斯拉夫独立电台总编辑马蒂克的专论,批评空袭只能助长南国民众的民族主义情绪;轰炸等於炸毁了南斯拉夫的民主萌芽。

《纽约时报》刊登和自己社论立场不同的观点是因为,第一,要做一个专业化的报纸,就必须遵从新闻平衡的原则;第二,作为负责任的报纸,有责任向公众提供多元声音;第三,作为独立於政府的媒体,必须客观报导和反映现实,而现实是,只要有人群,就永远有不同的意见,客观严肃的媒体,就要为这些不同意见提供发表的机会。

美国有二亿五千万人口,有不同的声音;而中国大陆人口是美国的五倍,在这麽大的群体中,怎麽可能对一个问题全部都是一个看法、一个声音呢?尤其是今天中国大陆的社会控制显然比毛泽东时代松动很多,再加上电脑网络、传真机、直拨电话等高科技的出现,更给人们从其他渠道获得信息提供了可能。在这种情况下,人们更容易产生不同於政府立场的看法,不同於官方媒体社论观点的意见。

那麽中国的报纸上为什麽就没有这样的不同声音呢?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大陆的报纸虽然是由记者采写、编辑加工,以新闻纸的形式出版、发行,但它是“假报纸”,是只有官方声音的宣传机器,完全不是客观传递信息的社会公器。

(载香港《开放》月刊1999年5月号)

1999-05-18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