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请访问新站 cq99.us 长青论坛 多谢支持。
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莫言的《蛙》是一部反人性、反传统的作品

作者∶金陵硬骨鱼

周末看了一下莫言的《蛙》,动机是很好奇∶1、计划生育的暴行比比皆是,用文学的方法会比直接记录一桩桩的罪恶更加有表现力吗?2、难道真的有哪个作品能够既逃过严格的审查,又能很好的表达作家的意图,而且还好的够得上诺贝尔文学奖?3,验证一下我之前的猜测,即,莫言在现实层面观察到计划生育的诸多罪恶,而由于自身智力上的不足,在理论层面无法反对计划生育。但如果此项猜测成立,那麽该作品必然是软弱无力的。

然而看了一下就完全失望了。莫言通过这篇小说里的生育之蛙、动物之蛙、高繁殖之蛙、财富之蛙这4个隐喻表明了他的反人性、反人权、反传统的写作立场。

先分析一下《蛙》里面的一些隐喻,莫言通过这些隐喻点明了故事发生在何种环境中。

首先是《蛙》这个题目带来的第一个隐喻∶“蛙”自古就是繁殖力旺盛的像征,古代造人的神话主角也叫娲。更妙的是,她造人的最后一个方法就是用树枝甩出一大堆泥点,然后变成了一大堆人,直接模拟了青蛙产卵的过程。而“蛙”又和“娃”的发音接近。作者以此直白的隐喻来点名本书的内容在于生育和计划生育。而那个女主人公,妇产医生,叫“姑姑”,同样也继承了这个隐喻,意思是那一片的小娃娃都在她手里呱呱坠地,她是生育之神。她大名叫万心,又隐隐的表扬了她接生了近万名婴儿的伟大奇迹。

然而她又代表了那个极权主义的党,六亲不认铁石心肠,所以万心又隐含了另一个意思∶拥有一万颗心脏集中起来的强大意志力,同时又暗示了其它人的心脏都被她夺取了,根本没有对抗她的意志力。她的亲戚,也就是“我”,叫万足,是部队的,同样也是党的人。也就是说,党拥有一切的意志力和执行力,连她的女狗腿子都叫小狮子。相反,周围的百姓就既没有心也没有足,所以既不能组织起来反抗她,也逃不出去。

而且这个地方很奇怪,一大堆的姓。党的人姓万,那其他人姓什麽呢?姓肖和王,合起来就是消亡,叫肖(削)上唇、肖(削)下唇、王(亡)肝、王(亡)胆。剩下的姓陈和袁,是沉冤的意思吗?这个存疑。更有一个二奶女秘书叫小毕(逼)。这种一大堆的姓氏显示了一个传统文化不复存在的地方,这也解释了这里的人为什麽不能组织起来。不禁让人想起秦晖秋风两位学者的观点。秦晖发现,越是革命老区,就越是儒家传统淡薄,而土改起来就越是血腥。相反南方地区士绅阶层相对完整,族田族产宗族势力越是强大,血腥土改就越是进行不下去,以致被中央痛斥为“和平土改”。秋风发现,中国地图被两条线划成了3个区域∶一条线是长江,另一条是钱塘江。他认为,长江以北是非儒家文化区,钱塘江以南是儒家文化强盛区,中间是儒家文化过渡区。他发现非儒家文化区人民穷困;儒家文化过渡区虽然经济发达,但是做不到藏富于民;只有儒家文化强盛区,虽然经济总量上并不完全占最优,但是藏富于民的现像要好很多。

另外这里的人也很奇怪,固然不指望他们会反抗暴政,但是在围观暴政对邻居的迫害的时候,居然也能安之若素甚至开起玩笑,完全没有唇亡齿寒休戚与共的感觉。按老祖宗的话说∶“人之异于禽兽者几希”;或者按照心理学研究成果,这样人的认知能力不超过四岁儿童,因为四岁以上儿童就可以从对方也就是他邻居的立场来观察问题了。

当然,我这里并不对《蛙》做历史和政治的分析。我只是说莫言通过这些隐喻来安排他这个故事发生的社会环境∶一个既没有传统文化的遗留,也没有现代人权思想的熏陶的地区。这是一个人性良知丧失的社会,共产党作为唯一的力量在这里进行全面而暴虐的极权统治,而“姑姑”就是共产党的代表。

在这样让人绝望的社会中,各个人物会如何表现,他们的人性是如何表现出来的,就是让人感兴趣的地方。他们是回归传统文化了呢?还是认同普世价值了呢?还是心底里的人性复苏了,产生了朴素的伦理观和道德观?然而实际上都不是的,这正是这篇作品让人绝望的地方,这里的人至始至终和动物并无两样,完全依照本能行事。

以姑姑万心为例,在计划生育前她是妇产医生,在党的领导下不辞辛劳的接生;在计划生育时她是结扎打胎医生,在党的领导下做到不让一个男人逃过结扎,不让一个孕妇“非法”生育,哪怕因此欠下几千条人命也从不动摇;到了后来被蛙神索命后,却又完全的屈服于蛙神,让郝大手帮她做泥人小孩赎罪,至于“建设四个现代化的强国,必须千方百计控制人口”,这个姑姑坚持了几十年的信念,就一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以后再也没有在书里出现过。我是说,她完全的没有自我,无非是共产党势力大,她就听党的话。蛙神朝她索命,共产党又保护不了她,于是她就向蛙神屈服。那她当年做对了还是做错了?她完全没有这种思考,更没有思考带来的痛苦,她有的只是对共产党的盲从和对蛙神的恐惧。所以那麽多年过去了,她还是和年轻时一样的谈笑风生,一样的高高在上,一样的铁石心肠。比如说全然不顾自己害死了陈眉的母亲王胆,仍旧毫无Kui疚的夺取陈眉的儿子。总之不论给她多少教训和启示,她始终无法进化出恻隐之心、羞恶之心。

莫言不光把姑姑安排成这种丧失自我的动物,还把对作为姑姑对立面的农民也安排成这样,这两者合起来就是莫言对计划生育的看法∶即,多生是农民的本能,而计生是共产党的义务,两者命中注定要纠缠下去。时间久了,这种两者的斗争就好像大树年年掉一次叶子那样自然而无奈(谢天谢地,莫言毕竟还没有在里面写出美感)。所以在莫言的安排下,姑姑总是重复那套谎言∶“建设四个现代化的强国,必须千方百计控制人口”,也从来没人反驳过它,姑姑自己也没有反省过,只是后来因为蛙神来索命,姑姑只好把这个说辞抛弃了。但这段话到底对不对,姑姑从不思考更谈不上怀疑。而同样,那里的农民也不能为自己的多生找到伦理和道德上的支撑,除了咒骂姑姑是魔鬼不得好死以外,也从来没有和这套理论进行过交锋。那里的女人总是命中注定般渴望多生,或者在自己男人的威逼之下被迫多生,从没有自己的意志。莫言通过这种安排,最终把一个当地农民为了自己生育权利抗争的悲壮史实,写成了天敌与猎物之间的日常生活。可以说整篇小说没什麽悲剧色彩,看起来就是个很平淡的打地鼠游戏。事实上姑姑也是这麽说的∶“某某,我知道你躲在地窖里,再不出来我就把你从洞里掏出来。”

而书里面在其他方面的安排也好不了多少,比如陈鼻,对重逢的老同学唯一的关心就是关心对方手里的高档香烟。一旦香烟到手也就对对方彻底失去兴趣,转身出门去讨饭。既不想搞到更多的高档香烟,也不因为烟瘾满足而开始关心老同学本人。

那个撑竹筏的小青年看到作者就开始猜测他的身价,一旦觉得是个贵人就怂恿去袁腮那里享受从包二奶到代孕的一系列服务。一个看上去很有希望的反例是王肝,小说里他暗恋小狮子十几年,甚至不惜助纣为虐,看上去是感情充沛极了。但是在文章的后半部,莫言非常残酷的点明,王肝只是在暗恋他自己而已。这个也就算了,问题是王肝非常善于自我催眠,随时随地都可以对任何人说出一大堆甜言蜜语。所以王肝依旧不是在真实情感的驱使下行动,他泛滥的虚假情感仍旧是他的动物本能而已。所以王肝确实配得上他的名字∶毫无心肝。总之那里的人完全和动物没什麽两样,看到猎物就追逐,看到天敌就逃命。追上了就把猎物吞下去,一点都不感到kui疚;反过来被天敌捉住了就等死,也不觉得这是命运的不公,甚至不觉得这世上除了猎物和天敌还有别的东西。所有的事情都这般凭本能或者说依程序设定而行,不光没有一点反省,甚至没有一点点思想存在的迹像,而且也不需要有。这就是“蛙”这个名字的第二个隐喻∶这里的人都是像青蛙一样的低等动物,只做两件事
情,吃别人和被别人吃,从不需要思想和情感。莫言在这里把文学降低为生物学。

整个小说里被安排成唯一流露出自我意识而不像个动物的只有两个人∶王小倜,陈眉。王小倜作为高干子弟、待遇优厚的空军飞行员,却驾机叛逃,并认为他的情人也就是这个伟大的姑姑不过是块红色木头。而陈眉则是代孕生产后选择不要代孕费,千方百计的要找回自己的儿子。当然,甚至可以认为陈眉不过是出于母性的本能,也算不得真的有自己的思想。值得注意的是作为一个有自我意识的人,王小倜是少数几个不以人体器官来起名的人,这可能是莫言的另一个隐喻,即,凡是用器官来命名的人不过是些器官,或者丢失了某些器官,总之不是真正的人。然而这样一个拥有真实情感的人,可以说是全书笔墨最少的一个人。

整个小说里唯一一件有人性的事情是王脚带领他的女儿王胆逃跑。从王脚和王胆方面说,这是一次精心策划的逃跑,而不是像其他人那样是死到临头的胡乱抵抗。从作者方面说,他在内心中产生了希望他们不被姑姑抓住的念头。而姑姑的帮凶王肝、秦河、小狮子,这次都背叛了姑姑。甚至姑姑自己这次也背叛了她的信念∶“建设四个现代化的强国,必须千方百计控制人口”,为生命垂危的王胆接生。但是王胆还是因为大出血死了,姑姑在以后还是恢复了铁石心肠。这表明了作者的观点∶这个地方就算偶有人性之光,也不会持久,更不会成为普遍的追求。

通过以上的分析我们可以发现,莫言在书中认为这里的人是不值得为之奋斗的,因为他们其实就是依本能而行动,千万年来就是这样的,千万年后还是这样的。那麽回到本文最初的3个问题。我们知道,我们对动物的不幸遭遇确实有怜悯之情,比如羊被狼吃,但是更多的是无动于衷,毕竟这是自然规律嘛。莫言的《蛙》起的就是这个作用,他的小说大大的淡化了计划生育对人性的犯罪,变成了让人麻木的无奈。毕竟书里的人也没一个活得像人的,所以读者自然也不会有什麽共鸣。基于此,这本书能通过审查也就顺理成章。同样,莫言是认可这种计生犯罪的,他在书中没有安排任何人对姑姑的计划生育说辞进行交锋,甚至连姑姑自己悔过后都没对此说辞进行反驳。莫言只是感喟为了达到这种至高至善的境地(多年来一例超生也没出现),居然付出了如此巨大代价罢了。为了求得良心的安宁,莫言把姑姑和被她抓捕的孕妇都安排成没有思想的动物,这样姑姑作恶的时候不会kui疚,被害者在被杀戮的时候也不会流露出人类的情感。这就大大降低这种事情的罪恶感。

这里,莫言的“蛙”还有第三个隐喻∶青蛙的繁殖能力是很强的,一生一大堆,莫言以此来暗示农民并没有遭到姑姑的实质性损害,只要姑姑罢手,他们还会一生一大堆。这点在书的开头就写明了,只要有的吃,哪怕只是地瓜,男人的性能力就会复苏,女人的奶子就会充盈,然后就一生一大堆,又一生一大堆。莫言以此来进一步降低此事的罪恶感。

此种丧失自我泯灭人性不光表现在姑姑代表党执行计划生育的时候,就是姑姑的幡然悔悟也被作者安排成很夸张的蛙神索命,更要命的是此夸张情节也不是姑姑在正常状态下说出来的,而是为了推销她老公郝大手的泥娃娃,在一张制作精美的dvd光盘里面播放出来的。就是说,很有可能只是个商业策划而已。她在家里供奉那些泥娃娃,自然也就很可能只是为了让泥娃娃身价暴增的手段而已。单就姑姑一人的表现,到底实际为何很难判断,然而本书的后半段写的全是作者回到故乡,那些本来人情淡漠的同学乡邻如何在金钱的指引下相互作用。姑姑作为里面的一员,自然也逃不脱。此精神的集中体现是牛蛙公司为了富人们能有孩子,就卑劣的夺取穷人们的孩子。也就是说,在小说的前半段,姑姑和村民在共产党的统治下丧失自我泯灭人性;在小说的后半段,姑姑和村民在金钱的统治下丧失自我泯灭人性。只是换了个奴隶主而已,姑姑和村民从来没有自我,从来没有人性,自始至终是个可悲的奴隶。这里“蛙”带来了第四个隐喻∶口衔金钱的财富之蛙。这个金钱蛙成了人类的主人。

人性是艺术的生命,表达了哪些人性,用哪些巧妙的方法加以饱满而简练的表达,成了衡量艺术的标准,这里面当然也包括文学。像《蛙》这样丧失了人性的作品根本就不值得阅读,这也是为什麽好多人说看了蛙以后发现没什麽触动,感到失望的原因。因为这本来就是犬儒主义者的目标嘛,必然要对人性进行层层抑制以适应极权统治对人性的层层压迫。然而传统的中国人不是这样的,古人把人性的自由精妙的表达情感当做人生的追求。传统上我们是个生活在艺术中的民族,追求一种诗意的生活。比如有名的典故“推敲”,到底是推好还是敲好,这里面所表达的人性有丝细微的差别,或者说“意境”。诗人固然觉得这点区别事关重大,被冲撞了队伍的官员同样觉得事关重大,于是大家把别的事情放在一边,先一起坐下来推敲推敲。通过这样的追求,我们得到的千古诗文自然是深情而隽永。“行行复行行,与君生别离”、“上邪!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长相思,摧心肝”、“思悠悠,恨悠悠,恨到归时方始休,月明人倚楼。”、“醉里吴音相媚好”、“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隔座送钩春酒暖,分曹射覆蜡灯红。”┅┅这样的诗文穿越古今,仍然能激荡今人的心灵。

而当我们的情感过于强烈的时候,这以上的话语和情节已经无力表达,我们甚至会编造不可能的情节以满足我们的情感。这构成了人性和艺术的极致。比如《孔雀东南飞》里面的刘兰芝与焦仲卿,哪怕葬在不同的坟墓,坟墓上长出的大树都要连接在一起。又比如梁祝,作为人不能彼此相爱,那麽宁可抛弃人的形态,化为渺小脆弱但是自由的蝴蝶来相爱。为了心中的情感,没有什麽是不可以放弃的,生也好死也好,人也好鬼也好,没有什麽可以阻止情感的表达。这才是人性,这才是传统,这才是魔幻现实主义。就像辜鸿铭说的那样,传统的中国文化除了精深、博大、淳朴以外,还要加上优雅。这说明了传统中国文化的特质在于突出的艺术性,而非西方那种深邃的思辨。而艺术的根本在于赞扬人性,人性又带来对人权的理解和尊重,这才是中国传统文化的特征。

“诺贝尔文学奖委员会表示,莫言将现实和幻想、历史和社会角度结合在一起。他创作中的世界令人联想起福克纳和马尔克斯作品的融合,同时又在中国传统文学和口头文学中寻找到一个出发点。”且不说莫言描绘的历史是虚假的历史,这倒也没什麽,因为所有小说家都会理直气壮的宣称自己在虚构情节。然而莫言根本就没有继承中国的传统文学,更有甚者,莫言通过他的小说高举反传统、反人性、反人权的旗帜。先构造一个没有传统文化存在的高密乡;然后用生育之蛙、动物之蛙、高繁殖之蛙、财富之蛙这4个隐喻来表明,生活在里面的人自始至终是动物,是奴隶,和蚁穴里的蚂蚁、猴山上的猴子毫无两样;而莫言的笔触也是这样软弱无力不带什麽感情,好像一部使用了褪色胶卷的老旧相机。莫言的诺贝尔奖的获奖理由在我看来是对中国人和中国传统文化的羞辱,他更以这种羞辱对这个奖进行了羞辱。

下面是该文后的读者跟帖∶

莫言的其他作品我上大学时看过一点。她笔下的人物,动物性(说是兽性也不准确),多具体;人性,多抽像。总体来看,D性是归于动物性来描写的。这就够了。现在,我不会去看这种东西了。再来回味那种奴性,无知,没多大意思。现在国门打开了,大家都能比较了。
————————————————————————————

对计生运动做道德、人性上的批判,是有难度的。因为太奢侈了!要知道,某党窃政得手,利用的是愚民,建政之后,有骨气有才气有人性的人,基本杀光了。能活下来的,基本不具有人的意义了,只有动物性。它们可以为了预备炮灰而鼓励生育,也可以因为物质有限而限制生育。用王朔的话说∶千万别把它们当人。
————————————————————————————————

分析得很到位,难得能让我一字字读完的帖子。
只要东西是好的,何必在乎有多少人喜欢。
—————————————————————

2012年10月22日

原载∶猫眼看人∶
http://club.kdnet.net/dispbbs.asp?boardid=1&id=8718980&page=1&uid=&usernames=&userids=&action

2012-10-22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