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请访问新站 cq99.us 长青论坛 多谢支持。
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美国大选是“父亲”的选择

曹长青

距离投票只有两个多月,美国总统大选全面拉开序幕。今天共和党全代会在佛州坦帕市轰轰烈烈召开,随后民主党的也要大张旗鼓造势。这次美国大选跟以往不同,议题单一,就是经济问题。两党候选人(奥巴马Vs.罗姆尼)虽然都高喊重民生、救经济,美国要“改变”,但朝哪个方向变?

目前在全美放映的《2016∶Obama’s America》起码回答了奥巴马的“美国梦”方向是什麽。这部被称为“黑马”的纪录片,居然挤进故事大片行列,上周票房收入全美排名第八。而且在上周五那天,票房第一,超过好莱坞硬汉大片《敢死队续集》(Expendables 2)。

《敢死队续集》可是铁定全球卖座片,因由《第一滴血》主角史泰龙领衔,联合好莱坞最脸熟的老牌硬汉演出,包括阿诺-施瓦辛格、布鲁斯-威利斯、查克-诺瑞斯、道夫-龙格尔、杰森-斯坦森、米基-洛克、尚格-云顿、泰瑞-克鲁斯等,还有中国的李连杰,可谓影坛武打硬汉大汇集。虽然故事情节过于简单、娱乐化,但非常体现美国精神∶强大,威武,摧毁邪恶,绝不手软。是男人看了很过瘾的片子。但在上周五那天,记录片《2016奥巴马的美国》票房收入70万美元,是这部硬汉大片(30万)的一倍以上,让影坛吃了一惊。

一部纪录片为什麽如此卖座?因为它讲的是当任美国总统奥巴马的成长背景故事。而奥巴马的思想成长、奥巴马的梦想,则是和美国的前途、千家万户美国人的生活直接联系在一起的。

这部记录片是根据美籍印度裔作家丹尼斯.德索扎(Dinesh D’Souza)的畅销书《The Roots of Obama’s Rage》改编的,全片由他主述。他说自己的背景跟奥巴马非常相像,奥巴马童年在印尼等外国度过,而德索扎自己则来自印度。他们都在美国的常春藤大学毕业,同年出生,甚至同年结婚,但他们的“美国梦”却完全不同。

德索扎的梦来自杰弗逊、麦迪逊、富兰克林、林肯等美国建国之父们,那是一个把政府权力限制到最小,把个人权利、个人财产保护到最高程度的美国梦。

而奥巴马则通过他的自传《来自父亲的梦想》(Dreams From My Father)告诉了大家,他的梦想来自他的生身之父。那麽奥巴马生父的梦想是什麽呢?这个首位美国黑人总统要圆他父亲什麽样的梦?

丹尼斯.德索扎带着这个问号,研读了奥巴马的《自传》,走访了奥巴马父亲的国家肯尼亚,和老奥巴马的亲人、战友交谈,其结论很清楚∶奥巴马父亲的梦想,就是红色苏联那种共产主义。他要通过三点来实现其共产主义的梦想,那就是∶反对殖民主义,反对帝国主义、反对资本主义。这里的殖民主义和帝国主义,都是指西方。一句话,就是反西方,反资本主义,向往苏联共产主义模式的“理想”天堂。

他跟奥巴马的母亲安. 邓亨(当时只是个17岁白人女孩)在夏威夷大学的俄语课堂上相识。他们都要通过学俄语来学习苏联制度。安. 邓亨的父母就左倾,她的中学老师更是激进,用马克思和《共产党宣言》等很早就给这个小女孩洗了脑。老奥巴马是来自肯尼亚的黑人,信奉极端民族主义和共产主义。在六十年代初,白人女孩嫁给黑人都是少见的,而嫁给来自外国的黑人更是罕见。但他们一见钟“左”,成为思想战友。

但安结婚后才发现,老奥巴马在肯尼亚是有妻子和孩子的,他欺骗了她。而且奥巴马出生不久,老奥巴马就去了哈佛大学,在那里故伎重演,又唬住另一个白人女孩,在没和奥巴马母亲离婚的情况下,就和那个女人结婚,完全抛弃了奥巴马母子。老奥巴马两次重婚。于是安跟他离婚,后来嫁个印尼的一个穆斯林。小奥巴马直到10岁都是在印尼这个穆斯林占近九成的国家生活成长的。后来安跟那个印尼丈夫生了女儿,就把小奥巴马送回夏威夷,给她父母代养。她父母有个共产党朋友叫戴维斯(Frank Marshall Davis),是美国共产党总部派到夏威夷做宣传的,曾被美国FBI调查监视过19年(该局关于戴维斯的卷宗有600多页)。

在奥巴马青少年时代的成长过程中,戴维斯成为他的思想导师,除了他亲生父亲,戴维斯被视为他的“意识形态父亲”,灌输给他的是∶反对市场经济,反对资本主义,反对美国,仰慕和信奉苏联式共产主义。

2006年8月,奥巴马曾去肯尼亚,那时他父亲早已因车祸去世。奥巴马去跪拜父亲的棺木,这部纪录片根据奥巴马传记,展示了奥巴马在父亲墓前表示的决心,要圆父亲的梦,完成其未竟的事业。奥巴马懂事之后其实跟父亲只见过两次,一次是老奥巴马回过夏威夷,他们真见过一面。再就是这次奥巴马回肯尼亚,跟墓中的父亲“对话”。奥巴马的父亲从来都没有抚养过他,也几乎没有给他什麽记忆,但他的传记却叫《来自父亲的梦想》。事实上,连结他们父子的,并不是什麽血肉亲情,而是共产党员戴维斯等灌输给他的反帝国主义(美英)、反资本主义(要共产主义)等激进左翼理念。

除了生父老奥巴马和共产党人戴维斯之外,奥巴马的成长之路,还受到另外几个反美份子的影响。一个是曾组织炸纽约警察局和华盛顿五角大楼的美国白人恐怖分子艾尔斯(Bill Ayers)。奥巴马要选伊利诺参议员时,是在艾尔斯的家中召开的启动会议,第一笔捐款也来自这个曾脚踩美国国旗的恐怖分子。

另一个是纽约哥伦比亚大学的巴勒斯坦裔教授萨伊德(Edward Said),这位写出《东方主义》的作者,曾是巴勒斯坦解放组织主席阿拉法特的顾问,并担任过巴解高层执委。其主要观点是强调东方被压制,要反抗西方,尤其反以色列(生存)。

奥巴马的另一个更疯狂的导师,是以反美著名的牧师赖特(Jeremiah Wright),他曾声嘶力竭地在教会嚎叫∶“上帝不会保佑美国,上帝诅咒美国!”这个反美牧师跟奥巴马情同父子,主持了奥巴马的婚礼,还是奥巴马两个女儿的教父。

上述这些共产分子、恐怖分子们,是奥巴马的思想之父。该片指出,任何一个其他人,如果有奥巴马这种“人脉关系”、意识形态背景,而完全没有行政背景的新手参议员,是绝无可能当上美国总统的。奥巴马是由于极特殊的情形,成了白宫的主人∶除了左倾意识形态,还有太多的美国人就是要表现政治正确,站道德高地——我们选一个黑人当总统了,看我们多高尚。这种为表现“我是好人”而无视他的共产主义意识形态可能给美国带来严重灾难的做法,远比所谓种族歧视要可怕一万倍。

所以,今天美国的这场总统选举,不只是经济政策的选择,更是不同“父亲”的梦想的选择!

如果很不幸奥巴马连任,这部记录片警告说,另一个四年之后的2016年,那个强大繁荣的美国已难存在。因为奥巴马在第二个任期会更加肆无忌惮地推行他父亲的梦想,把美国带入空前的灾难。

这是一部值得所有美国人观看的电影,因为每个人都应对自己的生活品质,自己的自由,包括美国的未来,负有责任。有评论说,保守派看过这部电影,会掏钱赞助共和党候选人罗姆尼;中间派看了会倒向共和党,Liberal(左派)看了会动摇,至少无言以对。这部电影真的有这麽大的威力吗?你去亲眼看看就知道了。看完你再决定,要不要在现实世界里真的看到∶《2016∶Obama’s America》。

电影结束时,全场观众爆发出热烈的掌声,这在影院是不常见的。可能观众不仅感谢影片导演等,更是祝福和期待美国重新回到建国之父们的梦想——建造和保持一个自由、繁荣、充分尊重个人权利、拒绝马克思的共产主义、拥抱资本主义的伟大的美国!

2012年8月28日于美国

2012-09-15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