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请访问新站 cq99.us 长青论坛 多谢支持。
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悼PSA发明者王敏昌

曹长青

听到王敏昌博士在美国南加州去世的消息,心情非常沉重。

多年前由于到南加州演讲而结识了敏昌夫妇。而且我到洛杉矶来,好几次都是敏昌夫妇机场接送。他们还带我们去参观了当地的“安.兰德(Ayn Rand)研究所”。我和妻子都非常欣赏安兰德,她是美国当代最重要的思想家和畅销书作家(1982年去世)。在美国大众评选的《二十世纪百部最佳英文小说》中,安兰德的两部代表作获第一名和第二名,前10名中4本是她的。但由于种种原因,很多华人却不知道安兰德;但毕业于台大外文系的敏昌夫人秀卿不仅知道,还读过她的名著《Fountainhead》(源泉),很喜欢。于是我们的谈话越发投机。后来敏昌夫妇还带我们去参观了附近的尼克松总统图书馆。那里的工作人员对台海两岸的隔阂很了解,看到我们一对来自中国,一对来自台湾,能够和睦相处,很是惊叹。

那些场面还历历在目。那时的敏昌朝气蓬勃、英俊潇洒,旁边是他贤惠、秀丽的妻子秀卿。他们夫妇感情深厚,总是出双入对,形影不离,像一对鸳鸯。现在这对鸳鸯被拆散了。我们再也看不到、听不到敏昌的音容笑貌了,想到这个残酷的现实,真是令人伤感!

出生于台湾高雄风山的王敏昌不仅是一位公认的好丈夫,好父亲,好同事,更是一位对人类医学作出重大贡献的科学家,他发明了前列腺癌的早期测试方法PSA,被称为“前列腺癌诊断之父”。

敏昌于六十年代在加拿大艾伯特大学(Alberta)获得生物化学博士学位后,应邀位于纽约最顶尖的“罗斯威尔帕克癌症实验室”(RPCI)专攻前列腺癌的诊断和抗癌药物的研发。他耗费了十年的心血,使这项研究发生了革命性的突破,终于在1984年研发出来,后来申请到专利。在四分之一世纪后的今天,PSA仍是被全球最普遍使用的前列腺癌早期检验方式。

中文有句老话“谈虎色变”,现在则是“谈癌色变”。得了癌症,就像被判了死刑。但前列腺癌,就不那麽把人吓得半死,就是因为有王敏昌发明的PSA可以早期检验。根据加州癌症研究所的报告,现在全世界每六个男子就有一个一生中会得前列腺癌。全球人口70亿,男人占一半是35亿,等于有近六亿人可能患前列腺癌,这相当于美国三亿人口的两倍。王敏昌发明PSA,挽救了全世界无数男人的生命!所以治丧委员会主任委员、远在台湾的彭明敏先生在唁电中说,“王博士发明PSA是医学史上划时代的重大里程碑。他为敬虔的基督教徒,谦虚而不炫耀,其名声或不如运动员和艺能明星之脍炙人口,然过去、现在及未来,其研发的受惠者无数,为全球人类造福无穷,如此gong绩和典范,将永铭于史。”

除了王敏昌先生在医学上的重大贡献,很多人都敬佩王敏昌几十年来对台湾的关心,对台湾民主进程的贡献。彭明敏先生在唁电中说,王敏昌博士“虽然在美从事研究多年,仍对故乡念念不忘,一生关怀台湾的现状和未来,令人感激,更使在台所有同胞为此伟大的国际科学家,感觉无比的骄傲和敬佩。”

他在被确诊患了胆管癌之后,我去看望他,他谈的最多的却是台湾,关心台湾的前途,担心台湾被中共拿去,失去了自由。他说,保住台湾,也会使中国人思考,台湾能民主,为什麽我们不能。

王敏昌先生对医学的贡献和这片爱故乡之心,感动了很多人。在美国,“北美洲台湾人医师协会总会”会长和前任15位会长(是各科的知名医生),以及各大台湾人组织的负责人也都参加了治丧委员会。远在台湾的很多知名人士,也都纷纷参加治丧委员会,像陈师孟(蒋介石文胆陈布雷的长孙)、金恒炜(政论家),江霞(前华视总经理)、谢清志(太空科学家)、汪笨湖(番薯电视台董事长),黄越绥、杨黄美幸,以及基督教理论家宋泉盛教授,还有台湾长老教会总会前四位议长等。

今天我们大家在这里悼念王敏昌先生,除了感激他的医学发明,对故乡的爱心,还有一个层面,不是很多人知道,就是王敏昌生前受到不公正的对待。在纽约癌症研究所时,他的科研成果被上司侵占。他耗费十年心血,夜以继日地埋头在实验室里,牺牲了许多陪家人孩子的时间所做的重要科研成就,被上司拿去抢gong、争风头、拿奖牌,甚至在谈到PSA时,连王敏昌的名字都不提。其做法实在太过分。但敏昌是那种不善于争夺、也不热衷宣扬自己的科学家。全世界有那麽多病人得益于这项发明,他就满足了。他说,荣华富贵,都是过眼烟云,造福人类和健康最重要。

但网上能查到的科学文献,明确记载著王明昌的这项发明。德国前列腺癌专家2007年发表的文章,还有三名英国学者写的论文,都谈到王敏昌在PSA研发上的“革命性突破”。这项发明能申请到专利并不等于成gong,关键是它有没有投入生产使用的价值。像我有一个朋友,二十多年前就发明了一种在汽车上挂饮料罐的架子,也申请到了专利,但一直没人生产,所以一无所获。而王敏昌先生的PSA发明,关键是能被医学界认可,投入诊所使用,才真正能够治病救人。

正因为王敏昌一生低调,谦虚而不张扬,所以他的朋友们,各界台湾知识精英,要为他举办一个高规格的追悼会。由德高望重的彭明敏先生担任治丧委员会主委,台湾中研院院士、芝加哥大学廖述宗教授和美国福尔摩莎基金会董事长吴澧培前资政担任副主委,组成了囊括各界精英和社团侨领的180多人治丧委员会,来悼念这位发明家。也还给这位生前受到不公平对待的科学家一个公道。正如一句英文所说∶set the record straight。恢复历史真相,恢复正确记录,伸张正义和公道。

敏昌兄,今天这麽多朋友聚在这里悼念你,送你最后一程。那些因PSA测试而早期发现了前列腺癌的男人们感激你,他们的妻子儿女们感激你,全世界所有因你的发明而延长了生命的人感激你!你是台湾人的英雄,是华人的骄傲,你的名字将永存于人类科学史之中。敏昌兄,安息吧!

2012年8月12日在王敏昌先生追思会上的致辞

——原载∶《美洲台湾日报》2012年8月24日

2012-08-19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