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请访问新站 cq99.us 长青论坛 多谢支持。
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ZT 王小平∶(伦敦奥运)开幕式随想

作者∶王小平

昨天凌晨四点钟,第三十届伦敦奥运会开幕式的时候,我还在熟睡。待到六点多醒来,阴沉的天空映白了窗户,雨势也随之渐渐大了起来。开了电视机,听着央视的转播,转头又用心作《彩虹尽头——七二三周年纪念》,所以对本次奥运会的印像,甚至不及春晚时被迫的瞄上一眼。

这当然是不对的。金牌中国的面子,金权中国的里子,都要批一批,若是轻轻放过了对举国金牌体制的批评,未免太说不过去。好在去年这个时候,曾作有《谁是输家?》这篇文字,对此问题,有一番粗浅的讨论(http://www.my1510.cn/article.php?id=62673)。这里只想就这个开幕式,谈点自己的看法。

因为起来看时,文艺表演已过,已经是运动员进场了,而且C开头的中国,早已过去,故而只来得及看看美国奥运团的进场。随意,自在,快乐,这种气氛让人舒服,也更能体会现代奥运会的创会精神。这是自己最直观的感受。让我败兴的,却是本国官方解说员的一番话。起因是美国队之前曾因其队服“made in china”,而在其国内引起罢穿的讨论。解说者白岩松就此侃侃而谈,甚至放过对科比等NBA巨星的关注。曰∶如今已经是全球化,多元化的时代,所以这种“贸易保护主义”的看法是很乡巴佬的,言下颇不以为然。没有想到,一百多年前直到三十多年前,还在闭国锁国,自己疯狂折腾的吾国,竟然由其中央喉舌反过来嘲笑批评迄今最为开放的美国保守封闭起来。这里面自然存在一种奇异的反讽。所以之後的运动员进场,不再引起我的兴趣。放下对国旗的猜测,开始思考中美之间,这个关於“开放与封闭”,“多元与一元”的问题。

随着近年美国金融危机由两房引爆,的确在彼国存在一种广泛的贸易保护主义的思潮。而此种思潮的兴起,来自对民主党的奥巴马政府施政之反动。明眼人都可以看到,本届奥巴马政府明显左倾,一面以“价值多元化”的名义,在外交领域收缩防线,对极权国家不闻不问,一意纵容,只为维持眼前利益;一面以“为了所有人好”的名义,在国内推行全民社保,开征高额税收。结果就是在经济危机的阴影下,激起民间学界和共和党阵营的强烈反拨。全民健保法案在两院通过,并经最高法院认定合法之後,作为本年总统选举中共和党候选人的罗姆尼,已经明确表示一旦当选,将寻求废除此法案。

为什麽立国两百多年里,尤其是在二十世纪两次大战以来,接受旧世界大量移民,技术和投资,向来以最开放,最自由著称并因此走向兴盛的美国,如今却开始回到贸易壁垒的老路上来?这是否是央视评论员所鄙夷的,对全球化,多元化大趋势的背离?为此,我们不能不谈到其最大的触发因素∶中国模式。

关於中国模式的讨论,或弹或赞,近年来的官方和民间都已蔚为大观。此前也曾写过不少东西,介绍和发挥魏京生,秦晖等学者,思想者的观点。如《上蛀国》,《我们的主人翁》,《寻找真实的中国》等等。这里只扼要总结一下自己的看法。中国的畸型崛起,一方面如陈志武教授所见,实在是拜冷战後加速进行的经济全球化及科技普及所赐,这里面离不开山寨中国对知识产权的任意侵犯;另一方面,则是以本国民众尤其是农民工被血汗工厂奴役,和本国环境资源被疯狂透支为代价的。这个过程包括三低三高∶

一∶低人权(征地拆迁及劳务纠纷,司法迫害,是为秦晖教授所论“低人权优势”),低效率(政府盲目重复投资的巨大浪费),低产业价值(低端制造环节的恶性竞争所致);

二∶高污染(从空气,水和土壤到人体小环境都是如此),高风险(建立在贫富差距和民众高储蓄低消费之上的发展模式,过度依赖出口及政府基建投资,一旦外部环境出现波动,自利化的公共投资势必更疯狂,对此何清涟女士曾有精辟的分析揭露),高速病(为维稳而催生的唯GDP保八压力下,公权力走向自利化,社会各种协调机制跟不上,导致信仰缺失,信任危机,如七二三事件折射的高铁之殇,北京看海折射的奥运会之类会展经济导致的畸形城市化等等)。

一个急剧膨胀的气球,无论强权怎样保驾护航,都注定要破裂,只争迟早而已。曲终人散,曾经的繁花自然散尽。流水无情,届时种种丑陋的真相,诸多严重的能够预见及无法预见的後果,恐怕多数没资格做裸官,随时可以且准备全身而退的国人都无法接受,而不能不全盘承受。更为危险的是,中国模式的受害者不仅仅及於本国的残山剩水与亿万民众,而且此专制的癌症细胞,早已经蔓延到畸形经济全球化之下的整个世界。

随着中国血汗工厂输出的廉价产品畅销全球导致输入国的大量蓝领失业。随着中国政府以掠夺的方式积累的巨额外汇储备,被用来投资国外的主权债券,被用来作为政府订单吸引跨国公司和政府政客,引导其争相邀宠,民主世界的价值观与内部和谐早已摇摇欲坠。随着中国的移民大潮配合军事扩张,专制输出(与徘徊於专制边缘的俄罗斯的合谋,尤其是对有核化的朝鲜的长期鼎力支持),更因此危及周边国家乃至整个民主世界的和平。如此看来,上世纪八十年代,由王力雄先生那篇被禁小说最早提出的“黄祸”论,在今天并不是耸人听闻的奇谈,而是有着现实的根据的。

对此,前文里也有论及∶“我们日益深切的感受到,今日世界之不靖不宁,相当程度在冷战从未真正结束。全球化之表面繁荣之下,民主世界与少数孑遗的现代独裁国家之间,依然存在着巨大的制度和价值鸿沟——这是被人为割裂开来的两个世界。通观秦晖教授的多年著述,可见他将实现两个世界之双赢,避免两个世界之双输的希望,卒之寄托在独裁世界的民众能适时适法的做出新的制度选择之上。更确切的说是,寄托在中国政治上之制度化变革,俾使吾国吾民,能真正融入世界,化“两个世界”为“一个世界”之上。而实现的方向,自然还是秦晖教授多年来不遗馀力呼吁的∶“为自由而限权,为福利而问责”。”

可以说,在这种不正常的政治区隔和经济全球化背景下,自五百年前地理探索时期开启的全球化,现代化历程,才显得如此艰难。尤其对生活在共产暴政之下垂一甲子以上的今日中国人来说,更能体会两个世界的深刻对立和撕裂之痛。这种疼痛同样令其他国家的普通民众感到恐慌与愤怒。简而言之,无论是要求人民币升值,汇率浮动,或是要求改善中国血汗工厂的劳工待遇,以便各国企业在一个更为公平的市场环境下良性竞争,乃至进一步提出对中国恶劣且不断恶化的人权状况的担忧,这既体现出民主国家对自己选民利益的维护,也是对中国亿万低人权,低薪酬,低保障的民众基本公民权益的维护。

正是在这个宏观视野之下,我们说美国乃至欧洲提出对中国制造的质疑,提出对疯狂涌入的各种非法洗钱的中国资本的担忧,提出对疯狂涌入的中国大陆移民的反感,乃是有其现实与理论上的合理性的。这并非单纯的对全球化和全球贸易,资本,人才的自然,自由流动表示反动,也谈不到什麽“种族歧视”(即便不说在欧美过於强势化的左派“政治正确”的主流影响力,日本人,包括同为华人的台港新人,在融入其归化国之後,都在西方得到相当尊重),而在於对共产专制之下,这个用三十年时间成型的危险的中国模式的警惕。通过对低价劣质倾销且肆意侵犯产权的“Made in china”的广泛争论,表达对目前由中国和世界这两极所共同构建的,不合理的,片面的全球化的反思。通过对急gong近利的本国政府,跨国公司巨头及竭泽而渔,疯狂自噬的中国当局施加压力,希望迫使这种模式作出更好的改变。在推动中国真正在政治,经济和价值观上融入世界的同时,从而真正使得全球的人类都得到益处。

如此看来,昨日清晨奥运会上,央视喉舌名嘴白岩松的那番话,看起来冠冕堂皇,逞一时之快,实则经不起认真推敲。也因为听到白先生如此高见,令我一番思量,更觉意兴阑珊,乾脆关掉电视。至於对伦敦奥运会开幕式本身的观感,在看过图集与相关视频之後,参看一些坊间批评,也觉得问题不少。由於向来喜爱的曹长青先生已经专门为文,道出其中关键,我也将该文附录于下,朋友们可以自己对照思考,这里就不再详说了。

附录∶曹长青∶左倾的伦敦奥运开幕式(略)

相关讨论∶奥运开幕式左倾?导演急了∶不涉政治
ttp://tieba.baidu.com/p/1756751340

《纽约时报》挑刺伦敦奥运:开幕式似马戏表演怪诞离奇http://sports.online.sh.cn/sports/gb/content/2012-07/28/content_5469115.htm

2012-07-29

原载∶http://my1510.cn/article.php?id=81965

2012-07-31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