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请访问新站 cq99.us 长青论坛 多谢支持。
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陈光诚让中美两国人自豪

曹长青



美国驻中国大使骆家辉陪同陈光诚去北京朝阳医院验病,证实了几天来全球媒体报导和猜测陈光诚进入美国使馆的消息。下一步陈光诚何去何从,是否会跟家人一起到美国,更成为关注焦点。

对美国这样一个相当关照残障人的国家和文化来说,绝不可能容忍对双目失明的人的迫害,更何况陈光诚是因为给被强迫堕胎的村民提供法律咨询而遭中共当局判刑的(堕胎是美国人的敏感议题),所以这份同情会更加强烈。

世上专制国家践踏人权的恶行很多,但像中国这样,动用国家之力迫害一个盲人,恐怕难找第二个!不仅因为对残障人的隐恻之心人皆有之,而且任何政府(哪怕恶棍政府)都会顾及自己在本国民众和世界的形像。但这两点在那麽要脸、要面的中国居然都不存在!

陈光诚当年被判四年刑的时候,就让人感到共产党的灭绝人性已到了令人无语的地步。一个双目失明的人,没有亲友的帮助,在监狱里怎麽起居生活?那会是多麽的困难!哪怕他真的犯了罪,也应该考虑到他是盲人,起码应该监外服刑。但是跟共产党谈同情心,完全是“对狼弹琴”。

陈光诚足足蹲了51个月的监狱才被释放,但随即又被投入另一种监禁∶被控制在家,不许外出。他在传到海外的控诉信中说,当地政法人员到他家里施暴,毒打他跟他妻子,甚至他年迈的母亲也被辱骂推撞。连他的孩子上学都有三人全程看守,书包每日被搜查。而任何外面的人去看他,都被当地政法人员拦阻,甚至被殴打和拘禁。陈光诚一家,如同活在当代巴士底狱。在整个人类历史上,谁能找到如此这般迫害一个盲人的例子?闭上眼睛想一下,这是何等地步的残忍。

陈光诚的遭遇,除了当地党官的人性灭绝,更在于中国的政治制度。因为那些监控和殴打陈光诚的人,都是当地政府雇用的,经费来自北京的“维稳”预算。中国政府的“维稳”经费现已超过年度军费开支,而中国军费全球第二(仅次于美国)。可想而知,在镇压老百姓上,共产党的投资有多大,恐惧多大!

陈光诚一家用血泪证明了,在当今中国,别说共产党的监狱根本没有“人性化的环境”,连监狱之外都没有。陈光诚是一束光,照亮了中国最黑暗的部分,展示了共产党的最本质之处。

但陈光诚故事的最震撼人心之处,还不是他的遭遇,因为在中国遭受各种各样迫害的人实在太多了(例如维权律师高智晟的被摧残等等),而是他不接受那种命运,不向当权者低头,选择反抗,选择逃亡的壮举,树立了另一种样板——不是用悔过、用歌颂中共监狱和谄媚狱卒等,来谋求所谓宽大处理,而是勇敢地出逃,寻找自由!

一个盲人出逃,简直不可想像。没有旁人的引导,哪里是路?哪里是河?方向在哪儿?怎麽知道去哪里见面?整个一个真实的“不可能的任务”。但陈光诚居然有这种胆量,翻墙涉河,而后直奔北京,进入美国大使馆!这真是扇了当局一记响亮的耳光!

在突尼斯革命胜利,埃及赶走独裁者(本月将首次民选总统),利比亚结束了屠夫统治,叙利亚人正浴血奋战的最新的人类争取自由的伟大故事中,中国,终于也有了自己的英雄主义的传奇!

那些协助陈光诚出逃并驱车去北京的女网民何培蓉等,当然也是这个传奇故事的一部分!在当今道德低下、人心冷漠的中国,居然有如此这般闪亮的英雄之光——不惧个人得失,不怕秋后算帐,跟陈光诚一起,谱写一曲近年中国最鼓舞人心的壮丽篇章!陈光诚的胜利出逃,令人耳边响起贝多芬的《英雄交响曲》。通过一个盲人,我们看到中国的希望——哪里都有永不屈服的反抗,哪里都有永不放弃的对自由的追求,哪里的专制城墙最终都必定被摧毁!

《华尔街日报》在题为“胜利大逃亡”的社论中激动地说,陈光诚的胜利逃亡,简直像二战中那些不屈服纳粹的抵抗者的故事再版,是震撼人心的人类追求自由的证词。“少数勇敢的中国人为了人权和自由,而智胜了警察国家,这是值得庆贺的大新闻。”

这家全美发行量最大的严肃报纸说,陈光诚进入了美国使馆,这是美国人的骄傲。明摆着,北京有很多外国使馆,陈光诚选择了美国,这等于是对美国捍卫人权的信赖。该报说,在美国人自豪的同时,更是奥巴马政府的机会——力争陈光诚及他全家安全和获得自由;同时警告说,美国不能把陈光诚交给中国政府,如果那麽做,是背叛美国的原则,也是背叛千千万万默默地为陈光诚的胜利逃亡而高兴的中国人。

《华尔街日报》社论还特别举例说,陈光诚的伙伴说,陈想留在中国,只要活一个正常人的生活,但这种爱国的冲动,当年的苏联人权活动家夏林斯基(Natan Sharansky)等异议人士也都有过,但最后都不能实现。(夏林斯基后来被救到以色列,出任过该国副总理,写过畅销书《民主论∶战胜专制和恐惧的自由力量》,我曾在多篇文章中介绍过。)

但这些没经历过共产专制、坐在纽约曼哈顿的大楼写社论的美国人都清清楚楚的道理,有些被专制碾过几个滚儿的中国人却好像不明白,或者根本就是装糊涂。其中最糟糕的是在自己微博上注明是《南方周末》评论员的笑蜀(本名陈敏),竟呼吁陈光诚从美国使馆“走出来”、“走进阳光”。难道让惊险逃出纳粹魔爪的盲人回到“党卫军”的皮靴下?

笑蜀去年底曾撰文“为什麽中国不听”,批评美国国会通过议案声援陈光诚是不得要领,没考虑给中共领导人留面子。我曾在“为什麽中国不听的三点误区”中痛斥他的观点。笑蜀怎麽不考虑陈光诚一家的死活呢?在一个盲人遭到如此这般蹂躏的时候,他居然首先想到的是中共领导人的面子。

这位笑蜀到底是胆小如鼠,还是满脑浆糊?难道他真的不明白从美国使馆走出来是回到被殴打迫害的黑暗日子吗?难道他真的认为中国是遍地阳光的国度吗?构成讽刺的是,在呼吁陈光诚从美国使馆“走出来”、放弃自由的时候,他本人却在民主的台湾,坐在台中到台北的高速火车上享受(他自己在微博上告示)。

至于有些人期待中共高层出面保护陈光诚,更是一厢情愿。在那种制度下,共产党的“承诺”毫无信誉,而且在激烈的权力斗争中,哪个高官都不能保证自己的权力。所以《华尔街日报》社论才呼吁让陈光诚“获得自由”,来到美国。而且陈光诚一家遭受了这麽多苦难,也应该享受一下美国的自由生活,在没有恐惧,更无殴打和迫害下,享受他期盼的“一个正常人的生活”。

在陈光诚全家抵达美国的那个时刻,才是真正“走进阳光”,才给这个中国式的英雄传奇画上一个美丽的句号。

2012年5月2日于美国

——原载∶自由亚洲电台(RFA)

2012-05-02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