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叙利亚人民书写壮丽的历史

曹长青



从突尼斯到埃及,再到利比亚,中东的“茉莉花革命”不断开花结果。但在叙利亚,却遇到空前的阻力,阿塞德政权用坦克大炮镇压人民的反抗。据统计,过去10个月,就有5400名叙利亚人被杀害,平均每天死18人。

面对阿塞德如此屠杀自己的人民,美国等西方国家在联合国提出,国际社会有必要使用武力制止叙利亚的屠杀,但这个议案却遭到俄国和中国的否决。

俄国和中国所以这样做,并不是常见的经济利益,而更多是政治原因。俄国并不需要叙利亚的石油,它本身是世界石油输出大国(仅次於居首的沙特阿拉伯),它要的是叙利亚的存在带给它的怀旧感∶阿塞德的父亲当年按苏联模式建立了叙利亚的军队、工厂,包括情报系统等等。今天俄国人看叙利亚,就像看自己的孩子,有心理上的亲切感。另外,俄国通过动用否决权,可以再次显得像个“大国”,起码给他们自己这种虚幻的光荣。

最近,俄罗斯卖给了叙利亚36架战斗机(价值5.5亿美元),使阿塞德政权更有了屠杀自己人民的武器和资本。

恐惧“花香”飘进中国

中国否决联合国议案,跟俄国大同小异,也是意识形态考虑。但中共跟叙利亚的苏联模式没有关系,北京恐惧的是中东的茉莉花革命之风,吹醒中国人对民主自由的渴望,吹毁中国的专制城墙。中共希望保住叙利亚,阻止茉莉花在中东遍地开花,“花香”飘进中国。

中国支持大马士革,不仅拿不到那里的石油,还会失去“阿拉伯联盟”的石油保障,因该联盟曾承诺,如中共不动用否决权,他们将向中国提供更多的石油。但一向算政治账的北京政权,宁可中国失去石油,也不要失去(统治中国的)权力。当年支持利比亚的卡扎菲就是同样原因,冒着利比亚革命成gong後不给中国石油的险,也要力挺卡扎菲,阻止茉莉花革命在那里开花。

面对俄、中就叙利亚问题动用否决权,美国媒体上有强烈的呼声,呼吁奥巴马像当年克林顿总统解决科索沃问题那样,率领北约直接军事干预,制止叙利亚的屠杀。史丹福大学胡佛研究所的黎巴嫩裔专家、“伊斯兰和国际秩序”项目共同主席阿贾米(Fouad Ajami)在《华尔街日报》撰文呼吁,美国应以“科索沃模式”解决叙利亚的人道危机。

选掉奥巴马是“雪耻”

但对这种呼吁,奥巴马政府无动於衷。阿贾米在文章中也承认,高调从伊拉克和阿富汗撤军、对中东茉莉花革命反应冷漠的奥巴马,没有克林顿那种guts。而实际上,奥巴马缺乏的是向世界传播自由的理念,没有这种理念,谈什麽决心和胆量。这位一心向往社会主义的美国首位黑人总统,只有一种胆量∶对内,全面推行大政府、高税收的社会主义政策,对外,到处代表美国道歉,向独裁者和强人们低头哈腰甚至拥抱。

中东人是不幸的,在茉莉花革命之时,却赶上美国是个自卡特总统以来最软弱、最无能、最无道德勇气的奥巴马执政。突尼斯革命时,奥巴马政府无动於衷。成千上万的埃及人涌进解放广场要求独裁者下台时,奥巴马的国务卿信誓旦旦说,穆巴拉克是我们的盟友,他的政府是稳固的。勇敢反抗的利比亚人被血腥镇压时,奥巴马躲在白宫不敢吱声,最後是英法两国挺身而出,支持利比亚反抗者,奥巴马才不得已表示提供军事协助。一向被视为自由世界领袖的美国,自二战以来,第一次放弃了旗手的职责和形象,被评论家称为“美国的耻辱”。所以美国人说今年11月份的总统大选,选掉奥巴马是“雪耻”!

“政治正确”救了科索沃

当然奥巴马不敢采取行动,还跟美国精英们的舆论有关。当年克林顿敢对塞尔维亚的米洛舍维奇政权动武,轰炸南斯拉夫,是得到了美国左派媒体的鼎力支持。像左翼旗舰《纽约时报》的专栏作家安东尼.路易士(Anthony Lewis),虽是同为左翼的克林顿的思想战友和政治啦啦队,但面对科索沃问题时,他却连篇累牍在专栏中痛斥克林顿胆怯、不敢绕开联合国领衔北约对南斯拉夫采取军事行动。路易士的专栏最能体现左翼媒体的政治正确∶表面是在南斯拉夫和科索沃之间选择,背後还有支持穆斯林(科索沃八成人口是穆斯林),而不站在跟美国自身相同的白人基督教背景的南斯拉夫一边。这种选择,最能展示西方左派热衷占据道德高地的倾向。最後克林顿就服从了这种政治正确。於是科索沃人民捡到了一个幸运。

但今天在叙利亚,就没有这种背景,左派们也没有了当年那种要占据道德高地的政治正确狂热。而右翼保守派,则有另一种误区,总是担心中东的“穆巴拉克”等强人消失了,伊斯兰的“兄弟会”等激进组织会占领政治真空,所以他们也对结束那里的“阿塞德们”统治缺乏热情。这是中东茉莉花革命发生以来,美国的左右两翼都缺乏强烈支持和热情的重要原因。

阿贾米甚至悲哀地提到,所谓“新崛起的大国——印度,巴西,南非,也都道德迟钝(Moral Obtuseness),选择跟大马士革的残暴政权站到一起。”历史以来跟叙利亚关系紧张的土耳其,也只是向叙利亚反抗者提供“虚假的承诺”,阿贾米甚至毫不客气地说,美国的反应也是如此相像的“可耻”。

有勇敢人民,就有自由前景

现在采取行动的是欧盟,通过决议,要求阿塞德下台。英国和法国又是联手,向大马士革提出同样的强烈要求,并进一步冻结了叙利亚官员在欧洲的资产。但是,离开军事援助,叙利亚的反抗者跟阿塞德的军力相差太悬殊,几乎就是眼睁睁地被屠杀。

如果奥巴马总统有一点道德勇气,起码可以采取利比亚模式,建立空中禁飞区,进而空中轰炸那些阿塞德派去屠杀自己人民的军队和坦克群等等,起码给予叙利亚人民心理上的支持,让那些勇敢的人民感觉到,世界在关注他们,道义在他们一边,他们会赢得最後的胜利!

电视画面上那些叙利亚人民冒着镇压的炮火和子弹勇敢反抗的场面,感动和激励着世界上所有仍被奴役的人民,告诉他们,自由是靠自己的努力争取的;外界的援助是渴望的,是需要的,但不是先决条件,更不是靠等待和祈求就能得到的。从突尼斯到埃及,从利比亚到叙利亚,都在印证着一件事∶有什麽样勇敢的人民,就有什麽样自由的前景!突尼斯成gong了,埃及赶走了独裁者,利比亚处决了卡扎菲,叙利亚人民也一定会获得最後的胜利,那将是中东最震撼人心的时刻之一,更是人类争取自由的历史中伟大的一页!向勇敢的叙利亚人民致敬!

2012年2月18日於美国

——原载《看》双周刊2012年3月

2012-03-05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