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请访问新站 cq99.us 长青论坛 多谢支持。
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章炳瑞∶我为什麽支持对韩寒的质疑?

作者∶章炳瑞

韩寒的文章我唯读过一篇半。大概一年前,我在CND 上读过韩寒的一篇针砭中国社会状况的文章。我觉得文章写的比较尖锐。有不少调侃的句子。文笔也不错。不过,若论针砭中国时政,我六年前写的文章《民主理念大纲》里就有全面的批判和具体的分析。若论反共,海内外的民主志士中文章写得好的人多了。我对韩寒的出现觉得高兴。但我对韩寒实在没有高的期望。一年多来,我从来没有赞扬或批评过韩寒。

韩寒的“新三篇”里有一篇文章我一目十行地看了一下。因为是一目十行读的,我最多也就读了文章的一半。所以我说我总共唯读了“一篇半”的韩寒。关於这篇文章我就不谈感想了。

关於韩寒文章是否“代笔”的争论,第一篇让我认同的文字是网友 TaoCi 的一个帖子。后面读到了曹长青的两篇文章。我觉得曹写的很好。不过对於曹提出的让韩寒接受某种“测验”的建议,我并不同意。后来我又读了网友变形金刚和水田的“挺韩”文章。

我从开始就觉得麦田,方舟子,曹长青对韩寒的质疑是正常的。

“挺韩”派中有人说,“倒韩”是在帮中共的忙。方向错了。这个话有一定道理。韩寒调侃中国时政,并拥有大量粉丝。中共过去对韩寒可能是有些恼火。我观察到,“倒韩”的人中,既有像方舟子一样,根本没有反共意识的人。也有像曹长青那样,一贯反共的人。为什麽会如此呢?

韩寒的“新三篇”为中共独裁政府做辩护。这与他以前嘲讽时政的态度相比是很大地改变。“新三篇”一出来,居然有人说韩寒“成熟了”。如果身居中国的人,把向权势屈服称为“成熟”,我是理解的。但是海外的人也这样评论,我就很反感。

曹长青对韩寒的质疑,是否起源于对韩寒的“新三篇”的不满?我不知道。既然某些“挺韩”的人用“你们在为中共帮忙”的政治理由去指责对方。我想因为政治理由出来“倒韩”的人也是有的。所以“挺韩”与“倒韩”的两方都有出於政治理由而采取行动的人。

质疑派认为韩寒的某些文章是由别人代笔写的。韩寒则说他的文章都是他自己写的。这个争论的焦点是是否存在作假。这完全是道德层次的问题。与政治无关。当然我们已经看到了,太多问题都与政治脱不了干系。

在道德层面上看,这个问题很简单。作假是错的。这条道德标准是普世的。

变形金刚说“韩文真假,外人怎知?”麦田,方舟子,曹长青的质疑都是基於对韩文的细致分析之上的。他们的结论是“韩文是由别人代笔写的”。他们也许可以说的委婉一点∶“我认为韩文是别人代笔写的”。但这两个说法没有任何语义的差别。所以,“韩文真假,外人怎知?”是很幼稚的说法。

在四年前共和党总统候选人提名大会上,如果主持人说∶“让我们来欢迎下一个美国总统∶麦凯恩先生!” 你是否会指责主持人∶“离总统大选还有一个月,你怎麽知道麦凯恩是总统?” 我只能说“请别激动,这只是一句话而已。”

还有人说“我反对方舟子,因为他既是 player 又是裁判。”这个指责也很可笑。方舟子之所以成为“裁判”完全是因为说话的人自己在心里把方舟子当成了“裁判”。事实上,与大部分的人一样,我认为方舟子只是 player。

不否认我“倒韩”的起因里含有厌恶韩寒“新三篇”的政治因素。不过我的心里也有反对虚假的道德因素。应该说,道德因素是主要的。随着时间的流逝,政治派别会改变,会重组。道德准则,尤其是基本的准则,是永恒的。所以,道德标准应该比政治理念的标准更重要。

进一步地说,自由,民主的理念是建立在道德信仰的基础上的。对於信民主理念的人来说,在衡量人或事的时候,道德水平比政治水平重要得多。在这一点上我们与共产党完全相反。共产党是没有道德准则的。共产党在衡量人或事的时候,都是以政治利益为第一考量。真正信民主理念的人,是不会因为韩寒在批评中国政府上有贡献,就忽略他是否有作假的问题。

关於韩寒的争论还不限於政治和道德这两个层面。

变形金刚与水田都认为“倒韩”的人做得过度了。变形金刚质问“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水田说质疑派“沿袭文革的做法”。对韩寒“无情打击”。但是我怎麽就没有看到质疑派的人“沿袭文革的做法”呢?

其实,我的第一反应是∶“倒韩”是正常的言论表达。“倒韩”与文革完全不相关。所以没有“沿袭文革做法”的问题。因为我已经站在质疑派一边了,当别人批评质疑派时,我的第一个反应是 denial。应该说,无论是方舟子,曹长青,或其他人,他们的质疑都是他们个人的言论。这与“文革”中发生的,以剥夺对方言论自由,人身自由为基础的“批判”是很不一样的。“文革”中,“裁判”是那个“伟光正”,是那个暴君。在今天这场争论中,谁是“裁判”呢?关於这一点,我后面会谈。

如果我买了一支股票。买了之后股票持续往上涨了一年。这时突然有人质疑这支股票的业绩报告里有掺假。这时作为股票持有人,看着自己心爱的股票因为有人质疑就突然大跌,我的第一反应会是 denial。Denial 之后的心理反应会是愤怒。这两个反应是人的心理行为的规律。所以,对“挺韩”派的批评,我的第一反应是 denial。不过,denial 之后,我也仔细地想了一想。是否有人搞“无情打击”?是否有人搞人身攻击,落井下石?我想应该是有的。批评“倒韩”派里存在“沿袭文革的做法”,至少有一部分是对的。

反过来说,许多“韩粉”对质疑派的第一反应是否也是 denial 呢?如果你是“韩粉”,你不妨问问自己是否有 denial 和愤怒。

分析完了现状,我们可以展望一下将来。

韩寒和他的一班人在商业运作上是很内行的。从商业运作上来说,文章到底是否有“代笔”并不重要。能够保持韩寒的名字在媒体上有高曝光就好。但是长远地讲,光靠 controversy 是无法维持的。如果韩寒一直还是以老的方式批评不良社会现象,时间久了,很多粉丝会厌倦并离开。如果韩寒能够变换出新的话语系统,或者能够讲出新意,那麽他还有可能增加知名度。如果他的“新意”只是类似“新三篇”的陈词滥调,我劝韩寒还是只做“破”的工作比较好。就不要谈“立”的东西了。

我更希望的是在中国会有更多年轻人肩负起社会的责任,批评社会上奇怪的现象。用调侃的方式也好,用别的方式也好。个人写作也好,一个班子写作也好,只要包装上写清楚了就行。

变形金刚说“韩文真假,外人怎知?”这句话是对的。但是这并不妨碍别人对韩文的真假做出判断。这句话又是错的。因为神是知道的。而且神还是这场争论的最公正的裁判。

2012-02-16

原载∶http://www.mitbbs.com/pc/pccon_10453_t0_206129.html

2012-02-20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