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请访问新站 cq99.us 长青论坛 多谢支持。
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欧盟”和共产主义乌托邦

曹长青



从希腊经济危机,到不久前欧盟内部分裂(英国拒绝参加欧盟“经济条约”),都展现出“欧元区”这个硬制造出来的“统一体”与生俱来的问题,即乌托邦幻想综合症。

欧盟最早由六个国家创立,在苏联解体前发展到15国;後又吸收12个新成员∶波兰,捷克、斯洛伐克、匈牙利、斯洛文尼亚、马尔他、塞浦路斯、立陶宛三国、保加利亚、罗马尼亚。原东欧共产国家之所以纷纷加入欧盟,首先是把它视为向共产主义和俄国势力的告别,正式融入欧洲;其次是为了提高自己的经济能力和人民生活水准。

欧盟拥有27国成员後,从大西洋岸边一直到俄国的边境,连成一片,总人口达5亿,是全球除中国和印度外最大的群体;其经济产值达16万亿美元,超过美国的14万亿。

法兰西的拿破仑帝国梦

对扩大欧盟最兴奋的是法国,因巴黎多年来一直梦想有一个以它为中心的欧洲,以此夺回当年拿破仑帝国的“辉煌”。法国前总统德斯坦(Giscard d’Estaing)主持起草的“欧洲宪法”,想模仿美国的建国之父,通过一部宪法来联结整个欧洲,成为一个“新的联邦”。

根据这个“宪法”,整个欧盟27国作为一个新联邦体,设立两个永久总统位置,一个外交部长,统一货币,对外一个声音。名称有两个选择∶“欧洲合众国”或“联合欧洲”。

“欧洲宪法”想模仿美国宪法的愿望并没有错,但它完全忽略了美国和欧洲的不同。美国虽然实行的是联邦制,但它是一个完整的国家,有统一的货币,统一的税收、统一的财政,统一的军事和国防政策,统一的外交,联邦政府对50州在国防和外交上有绝对的主导权。而且由全民直选总统,组成中央政府,统领全国。

而欧盟不管扩大到什麽规模,都无法按一个统一国家的模式运作,因为它无法统一经济,27国有不同的税收标准,不同的财政预算,不同的通膨比例,不同的失业率,不同的经济增长率。虽然欧盟中的17国统一了货币,使用欧元,但离开上述条件,这种统一货币,根本不能真正统一经济。

简单的一个例子,有些原东欧国家的人均收入还不到北欧国家的五分之一,这种反差巨大的经济怎麽能够统一?所以美国前联储会主席葛林斯潘曾直言,北欧和南欧国家之间的经济收入和生活水准差距太大,欧元区这种统一货币方式早晚失败。

另外,从政治上,27国各自有政府,有政党。这个国家左派执政,那个国家右派上台,而左右两派是根基上不同的两种意识形态,怎麽可能在同一时期形成欧洲统一的声音?尤其是,怎麽可能采取统一的政治、经济政策?

像当年美国对伊拉克战争时,欧洲就严重分裂,当时东欧的10个国家和英国、西班牙、意大利、荷兰、丹麦等18国坚定支持美国,而法国德国杯葛反对,欧洲空前分裂。即使欧洲选出两个“总统”,就会真的对27国政府像美国联邦政府对50个州一样具有行政领导权吗?根本不可能!

比联合国更糟的“扯皮中心”

欧盟光官方语言就有22种。27个经济高低不平、语言社会背景不同、大小不一的国家怎麽可能统一执行?

而且“欧洲合众国”更难以解决的是大国的地位和小国的权利问题。美国用参议院来保证小州的权利(每州不论大小,都有两席),用众议院来解决大州的人口代表性问题(众议院席位由人口多少产生)。欧盟的大国,德国、法国、英国,是世界七大工业国之一,都有六千万以上的人口,而卢森堡的全国人口仅44万,不到法国的1%。如按“欧洲合众国”宪法草案,任何一国都对外交、军事、税收政策有否决权,那44万人的卢森堡,就可否决5亿人口的“欧洲合众国”的决议。这样的“合众国”恐怕任何一项政策也统一不了,会是比联合国更糟的“扯皮中心”(联合国才有5国拥有否决权,就已经很难干成任何事情了)。

“欧洲合众国”的奇想,如同美国要联合墨西哥、洪都拉斯、尼加拉瓜、海地、瓜地马拉等所有美洲大陆的国家,成立一个“美洲合众国”,来统一货币,统一税收、统一对外政策,统一国防和军事一样,完全是个不可操作的乌托邦幻想。

强烈主张自由经济的前英国首相撒切尔夫人一直反对欧洲统一货币,认为欧盟是“社会福利政策的试验品”。她甚至说,建立欧盟和统一货币“可能是当代最大的一个愚蠢举动”。

欧洲是世界灾难的发源地

欧洲的“愚蠢”远不止这些。撒切尔夫人曾说,“在我生活的岁月中,我们所有的问题都来自欧洲大陆,而所有的解决方法都来自全世界说英语的国家。”两次世界大战和共产革命,都是从欧洲大陆的德国和俄国开始的,而正是英美这两个英语国家挺身而出,抗衡并击败了左(斯大林)右(希特勒)两股邪恶势力。

历史上仅仅是德国这一个国家就发动了两次世界大战!俄国则最早实践了马克思的暴力革命学说,建立了共产政权,向世界输出共产主义。更早些时的法国大革命则开了暴民政治、群氓革命的头,後来的拿破仑帝国则树立了武力征伐和杀戮的典型。法国人发明了断头台,德国人发明了毒气室,俄国人发明了古拉格。而这一切,都是“乌托邦幻想者”要统一欧洲、征服世界的恶果。

当年马克思在《共产党宣言》中宣称,共产主义这个乌托邦“幽灵”正在欧洲徘徊,结果一场共产实验,导致全球一亿多人无辜丧生,无以计数的人毁掉了青春和几十年的岁月。

今天,“欧盟”这个社会主义乌托邦“幽灵”又在欧洲徘徊,它的後果会怎样呢?看看从希腊到西班牙,再到葡萄牙和意大利的欧元区的经济危机,就已是清晰的预兆∶所有的乌托邦都注定以失败告终。在这个实验中,牺牲的不仅是欧洲的经济、欧洲人的生活品质,更将波及全世界。欧洲将再一次成为世界灾难的发源地。

——原载台湾《看》双周刊2012年12月22日

2012-01-21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