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请访问新站 cq99.us 长青论坛 多谢支持。
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ZT 一个原中国人支持台独的心路历程

刘鉴

我的人生道路和思想经历,真是一波三折∶我出生成长在中国,却在离开中国後入籍爱沙尼亚(Estonia),而後又成为台湾女婿。我原来接受的是共产党的大中国教育(虽然内心并不认同),到了爱沙尼亚,逐步了解到整个世界、爱沙尼亚与台湾的真实,而支持中华民国,後来通过在台湾的实地考察,到现在更支持台湾成为独立的正常国家。

我写出这个人生和思想转变的经历,希望给中国人做个参考,也希望让更多的台湾人知道,真实,是具有改变人的力量的。

1991年我离开中国,到刚刚从苏联重新独立不久的波罗的海三国之一的爱沙尼亚共和国留学。在那里,在努力融入爱沙尼亚的同时,我也开始更多了解台湾的情况,对台湾发生了兴趣,由此发起并成立了一个拉近爱沙尼亚与台湾关系的资讯中心。没想到这个举动触怒了中共政权,我的「护照」到期时,他们只给延期一年,作为对我的警告和惩罚。

但是我没有畏惧,反而在1996年接受了一个台湾民间组织(那些年多次邀海外中国学者与留学生访问考察台湾)的邀请,第一次访问台湾,即参加了「台湾之旅」活动。结果回到爱沙尼亚後,中共政权则拒绝再给我延期「护照」了,等於取消了我的「国籍」,我在爱沙尼亚成了一个「黑户」。

当时刚重新独立五年的爱沙尼亚不是美国,还没有通过《难民法》,所以可以因我的身份证件失效而把我驱逐出境。好在有我的爱沙尼亚朋友鼎力相助,我才得以在第二年就得到了爱沙尼亚外国人护照,然後在1998年荣幸成为第一位华裔爱沙尼亚公民。

就在我刚刚入籍爱沙尼亚後,中共政权刻意编造与散布关於我的谣言,欲置我在爱沙尼亚於死地。但真是绝处逢生,我认识了一位可爱的台湾女性,於是我们成婚,所以过去几年,我都住在台北,才有机会更近距离地观察台湾,了解台湾的真实。

能就近观察台湾是我的荣幸。我早在1991年离开中国之前,就有机会长时间看到外刊、外报(特别是在1989中国人民的民主运动与中共政权对平民与学生进行大屠杀前後),虽然对当时的世界情势与趋势还没有非常全面的了解,但我那时就认为台湾起码比中国有希望。

住在台湾,更多地了解台湾,包括蓝绿的各种主张,我得出这样的结论∶台湾人拥有自己的国家是台湾与台湾人的必由之路!

当然,台湾的和平民主进程是艰难的,令人担忧的∶从1990年代至今,几乎仍然在持续蓝绿互斗的情势,而且由於中共政权的介入日深,台湾的民主、自由与人权乃至国家主权都在持续快速流失。最近的明证就是,马英九总统大选的电视辩论的结论部份竟然毫不掩饰其威权统治者的性格与思维方式。照射出的另一面就是,起码有部份台湾人还是接受台湾领导人的威权性格与思维方式的展现以至体现在执政当中。

台湾的媒体也是拿小儿科心态来对待受众,看来这就是台湾人或台湾国民的现况。

此外,让我不能忍受的是,不论蓝绿参选人都声称要维持与中国关系的现状,但均不追究这样的现状到底是怎样的现状。

一、这样的现状对於台湾是每况愈下的现状,也就是重心已经极度向中国倾斜的现状。难道台湾与台湾人能够接受以至还要「维持」如此不堪的「现状」?!

二、声称「维持现状」者给自身未来执政预留了非常大的操作空间。

而马英九上台後,这个所谓的「维持现状」,则大幅向中国倾斜,甚至国共联手了。这让国际社会感到担忧,包括我的国家爱沙尼亚。在马英九执政後,我回过一次爱沙尼亚,见了多位国会议员等当地朋友,结果发现他们不愿多对台湾议题表示意见。这跟以前很不一样,因当年他们向我表示对台湾的友好与善意。

後来跟一位爱沙尼亚国会议员的谈话,我才知道其中缘由,他讲∶台湾的新总统马英九是个狡猾的人,太投机;台湾目前过份接近中国大陆,这样的政策令外界难以把握,若爱沙尼亚太接近台湾,爱沙尼亚担心会被台湾出卖。

这样的坦言相告,让我感到惊讶,因为如不是亲耳听到,真不敢相信作为一位北欧波罗的海国家的国会议员,对台湾政府的两岸及对外政策会有这样透彻的评论与认知。

爱沙尼亚作为「欧盟」中的新国家成员,在外交政策上最积极、也是最坚定的欧洲联盟政策的执行者,自然相当程度上代表了这些欧洲国家的外交政策,自然也包括了对台湾政策。马英九总统的与对岸中国及外交政策,显然令欧洲联盟国家在很大程度上失去了对台湾的基本信任。

马英九总统的名为「避免烽火外交」实为「投降或谄媚中共外交」,给台湾换来的是国家政策摇摆不定,与失去世界上民主国家对台湾的信任。

2012的总统大选,是台湾人民一次关键的选择机会。但是,目前的选举,同样是不分蓝绿,均局限在箝制与奴役台湾人的「中华民国」宪法与体制之下,虽然民进党与小英有强调「台湾共识」,但「中华民国」的宪法与体制明摆著就是强调「一个中国」(一中)与「统一」,也就是要斩断台湾国家未来独立的选择与可能。

实在是可惜,像黄越绥这样明确提出独立建国的台湾派总统参选人竟然得不到台湾选民的支持,就更遑论台湾民族党欲参选总统的代表了。台湾民主与自由之路走到今天,台湾人仍然不能拥有自己的国家,这是对台湾人的最大不公、最大不义!更是刚去世的台独联盟主席黄昭堂等坚持台湾理念的台湾人的悲哀!

难道真的大多数台湾人已经视直接来自中华民国体制与中国国民党权贵的箝制与奴役习以为常?我期待著答案是「NO」;并期待著一个真正独立的正常化的国号为「台湾」的国家,出现并屹立在世界!

2011年12月21日於台北

2011-12-21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