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请访问新站 cq99.us 长青论坛 多谢支持。
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默多克顶起西方“右边天”

曹长青



媒体巨子默多克(也译梅铎)“新闻集团”属下的《世界新闻报》因“窃听”事件而掀起巨浪,不仅西方左派媒体幸灾乐祸、不遗余力报导、攻击,中国官媒也批判这是西方堕落,台湾、香港、海外的华文媒体更是人云亦云,甚至反共人士也跟着痛批默多克。但是这些批判,西方左派是心知肚明,在玩左右派的对弈。而华文媒体则是对西方左右的对博,尤其对默多克在捍卫西方文明上的巨大作用和贡献,极端的无知。

《世界新闻报》用窃听方式挖新闻,当然是错误的。但这个事件的处理方式,恰恰体现出西方制度的优越性∶记者虽是“无冕之王”,但英国国会举行了该事件的听证会。新闻监督政府,国会又有权问讯媒体,构成权力平衡。英国警方也抓了《世界新闻报》主编,以法治“报”。而默多克本人,不仅到国会回答质询,并公开认错道歉;甚至采取了壮士断腕般的自责措施,把有168年悠久历史的《世界新闻报》给关掉了!

在西方很多报纸因经济不景气而倒闭之际,《世界新闻报》的发行量仍是全英第一,是盈利的报纸!英国《卫报》、《泰晤士报》、《每日电讯报》和《独立报》等四家大报的总发行量还不到180万份,而每期《世界新闻报》发行高达280万份!但默多克却把它关掉了!有行内人士认为,这样处理太过严厉,因为可撤换报纸主管,改变编辑方针,没必要把一个盈利的老牌报纸一下子毁掉。但这个“关报”之举体现出默多克的负责和决心!

俗话说“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媒体也如此。但关键是出了问题後怎样处理,如何改正。默多克对整个事件的处理态度是严肃、负责、有担当的。

但是,即使默多克关闭了《世界新闻报》,并放弃收购英国天空电视全部股权的决定,媒体上对他的攻击仍没有、也一直都不会停止。不了解西方左、右派的对战,就根本无法弄清楚∶这背後的强烈意识形态之争,是西方一场看不见硝烟、却每天都在激烈进行的战争!

罗斯福是左派源头之一

西方左右派之争在美国最为典型,在三十年代左翼罗斯福总统上台推行“新政”後更为明显。罗斯福利用美国出现“大萧条”经济危机,全力推行社会主义政策——大政府,高福利,高税收,国有化,扩大政府权力。新政获得左翼主导的知识界欢迎,因为它的旗帜是均贫富、社会平等。这种口号本身就占据道德高地,符合知识份子要建立“理想国”的乌托邦幻想。

但“新政”遭到右派的抵制,认为它是摧毁资本主义、剥夺个人权利、抵触美国建国先贤在《独立宣言》中确立的人的三大权利——生命、自由和追求幸福的权利(“追求幸福”主要指个人发财致富的私有财产权)。这三大权利,都是指个人,而不是群体和政府。

但由於发生二战,在经济和战争内外双重压力的特殊环境下,罗斯福得以连任四届总统(死在第四届任内),获得美国有史以来最长的总统任期(权力),所以得以把名为“新政”的社会主义政策全面推广。今天美国的很多“大政府”福利制度,都是新政的产物,所以说,罗斯福是导致美国政府左倾源头之一。

右派为什麽强烈反对社会主义?因为社会主义被视为共产主义的初级阶段,二者的理论根基和核心目标都是均贫富的乌托邦。共产党用“人民”名义均贫富,剥夺个人财产,以及政治自由。西方左派政府,则以“公共利益”名义,高税收的手段抢劫个人财产。共产党用暴力建立“共产主义天堂”。西方左派政府则用“不缴税进监狱”的“软暴力”推行“社会主义理想国”。两者都是用群体名义剥夺个体权利,本质是一场集体主义(collectivism)要摧毁个体主义(individualism)的战争。

大於权利的“善”是伪善

双方都有自己的理论基础。左派经济学家、曾风行一时的凯恩斯,崇拜马克思的《资本论》,为罗斯福的新政提供了主要理论。连近年获诺贝尔经济奖的《纽约时报》专栏作家克鲁格曼(Paul Krugman),至今还动不动引用马克思语录,有人统计其引用次数之多,全美第一。

左右派理论在学术界比较有代表性的是哈佛两位教授,左翼罗尔斯(John Rawls)写的《正义论》强调“善大於权利”;简单概括就是,为多数人利益可以剥夺个体权利,劫富济贫是应该的、道德的。哈佛另一位教授诺奇克(Robert Nozick)则针锋相对反驳罗尔斯,认为“权利大於善”,如果可以用多数人的名义、以公共利益的名义、以国家和人民的名义剥夺个体财产和权利的话,最後将走向集权社会。诺奇克比喻说,难道盲人就得把别人两只眼睛“均”去一只,才算“平等”?这不仅完全不平等,更不道德。

比诺奇克更鲜明、强烈、深刻的是女哲学家、作家安兰德(Ayn Rand),她全力为资本主义正名,强调“个体权利”不可剥夺。资本主义是为自由竞争、个体权利的实现提供最合理平台的制度。而一个能保护个体权利的制度也是最道德的制度。

左派强调“善大於权利”,表面好像很占道德高地,但离开捍卫个人权利的“善”,不仅一定是“伪善”,而且其实质是“恶”!因为它以多数的名义、公共利益的名义,剥夺个体权利,走向以集体主义为核心价值的社会;其结果就是毁灭每一个具体的个人。共产苏联和红色中国的实践,已经清晰地展示了这种集体主义走向极权专制的“恶”。

在今天的西方,一个最令人痛心和不可思议的现象是∶共产主义好像从来就没有发生过。西方左派高举同样的旗帜——劫富济贫,虽然和共产主义一步到位的打土豪分田地、直接没收富人财产稍有不同,他们是通过政府的高税收,一步步把私人的资金、财产变相地转移到政府手里,政府拥有控制和重新分配这些财富的巨大权力,这在本质上、方向上、结果上,都和共产主义是一样的。政府越大,就越成为吃掉个人的魔鬼,个体的力量则完全无法抵御了。

左派恐惧“绝对自由意志论”

今天在美国风起云涌的“茶党”运动,其旗帜就是反对大政府,反对剥夺个体权利,反对建立在集体主义根基上的福利社会主义,捍卫个体自由。他们中多信奉“绝对自由意志论”(libertarianism),即推崇小政府、阔斧砍税、控制赤字,保护个人权利,尊重个体自由意志的价值。很多茶党集会,都高举安兰德的画像,把这位八十年代去世的美国畅销书作家(代表作《阿特拉斯耸耸肩》和《源泉》)和客观主义哲学创始人视为精神领袖。在美国,正有越来越多的人自豪地宣称自己是“绝对自由意志论者”。

媒体巨子默多克所以卷入西方左、右派战争之中,因他也是一位“绝对自由意志论者”,信奉“自由资本主义”,认为“世界上没有任何一种社会模式,可与讲英语的国家发展起来的模式相媲美。”他建立的庞大媒体帝国,就在努力宣扬这种价值,所以被左派视为一大威胁。这次全球左派一哄而起,借新闻集团旗下报纸出错之际,恨不得把他轰垮、干掉。

默多克个人的信奉,并不足以引来左派的枪林弹雨。重要的是,他拥有全世界最庞大的媒体帝国,雄踞美国、英国,澳洲等地,占有巨大的话语权,对英语世界的政治、经济、文化和新闻等具有不可估量的影响力。而今天,英语又是全球最主导话语权力的语言,这才是左派们最恐惧的。

媒体天才 一纸风行

澳大利亚出生的默多克没有显赫世家和富豪背景,他父亲是个战地记者,五十年代临死前为儿子买个小报作为“遗产”。当年才二十出头的默多克很快就展示出媒体天才,不到几年就使这张小报盈利;十年後就创办了全国性大报《澳大利亚人》。经过不断扩展收购,默多克现在拥有澳大利亚70%的报纸。在一个无数人想办报、抓媒体的时代,一个白手起家的人,缔造了如此的媒体帝国,这本身就是传奇。

正因为默多克本人信奉“绝对自由意志论”,所以他的媒体,基本都是右翼观点,提倡小政府、市场经济、减税、个人对自己负责(而不是躺在福利上吃别人的财富)等价值,这对澳大利亚保守派的霍华德总理能够连任三届12年,成为澳洲战後执政最长的内阁之一,起到了相当大的支持作用。

默多克在六十年代末到英国发展,收购了频临破产的《世界新闻报》。他就有这种起死回生的本事,把这张报纸办到盈利、且发行量全英第一。随後又收购同样要关门的《太阳报》,也是同样故事,《太阳报》冉冉升起,发行量剧增、盈利,并改变原来左翼立场,成为最支持当时的保守派首相、大刀阔斧推行资本主义的撒切尔夫人的报纸。撒切尔连续执政11年,在英国击败左翼工会势力,推行市场经济,获得巨大成就,这跟默多克的报纸支持有相当的关系。默多克购进英国最老牌报纸《泰晤士报》等媒体後,对英国报纸的占有率达40%。後来又拿到英国“天空电视”近四成股权。英国是欧洲英语世界的中心,默多克的媒体,影响了整个欧洲。

不可想像没有“福克斯”

冷战结束後,美国成为唯一超强。默多克又到美国收购了《纽约邮报》,现发行量已排全美第五(《华盛顿邮报》降为第六)。在纽约这个左翼大本营,默多克右派观点的《纽约邮报》发行量居然超过了左派旗舰《纽约时报》,成为当地第二大报(第一是《华尔街日报》)。後来更引起全球媒体关注的是,默多克的新闻集团购进了世界最著名的商业金融报纸《华尔街日报》,并把它的发行量提升到全美第一。在美国经济衰退、很多报纸发行量暴跌、被迫关门之际,默多克的报纸却订户增加,简直是奇迹。这更成为左派嫉妒、痛恨、发泄怒气的对象。

默多克在美国的另一壮举,是购进了有线电视福克斯。福克斯比CNN晚成立16年,却在10年前收视率就超过CNN,成为美国最受欢迎的有线电视。今年第一、第二季度前12名收视率的节目,全部是福克斯台的,可见它在美国政治、经济和文化中的影响作用。这也是左派们嫉妒、痛恨默多克的地方,因为这原来都是他们的地盘。

美国左翼一直主导媒体,除《华尔街日报》,主要大报都左倾。全美三大无线电视台也都偏左。《纽约时报》和MSNBC(以前是CNN)是左翼在报纸和电视中的两个旗舰。更不要说大学校园、研究所、出版和演艺界等,更是左倾知识份子主导。2008年美国大选前MSNBC.com对144名主流媒体记者做的民调显示,125人给民主党捐款,只有17人捐给共和党,比例是七比一。当时表态支持奥巴马的全国大报有178家(发行总量2764万),只有58家支持麦凯恩(发行总量454万)。

在这种左倾氛围下,福克斯电视异军突起,打破了三大台垄断美国电视业的格局,给了推崇资本主义的右翼一个言论天地,平衡了左翼的声音,对美国政治产生了重大影响。难以想像,如果没有福克斯电视,会是一副多麽可怕的景象∶在罗斯福的隔代传人奥巴马领导下,在MSNBC等左疯啦啦队的助阵下,美国昂首阔步迈向 “社会主义新美国”。

美国文明将被世界分享

了解了这些背景,就知道默多克在捍卫资本主义、传播保守派价值方面,在美国以及整个西方世界,扮演什麽角色,起到多麽举足轻重的作用!

在美国新闻史上,《时代》周刊创办人卢斯建立过媒体帝国,当时拥有四本周刊,发行量占美国成人读者的二成,被视为史无前例。但今天默多克的媒体帝国,远远大於卢斯的世界。但这两位美国媒体巨人,有惊人的相似之处,他们都是“理想型”的,都有用“美国价值”改变世界的雄心和能量。

卢斯在四十年代曾发表《二十世纪是美国世纪》的演讲,强调以市场经济和个人权利为核心的美国价值将走向世界。他的媒体帝国强力抵制罗斯福的社会主义新政。卢斯甚至说∶“痛恨罗斯福是我的责任”。

默多克也具有卢斯般的理想精神。《纽约时报》曾引述“时代华纳”主席帕森(Richard Parson)的评价∶默多克“是十八世纪的人,他认为这个世界仍在塑造,他将参与这种巨大的工程,在其中占有一席之地。”

默多克跟卢斯一样,认识到美国价值的重要性。他认为∶世界正走向现代化,并且越来越美国化。美国已成为“世界最大软体制作中心”,向外传播美国的“软力量”——美国价值、美国文化、美国精神。他还跟卢斯同样,认为美国将“统治”世界,“但不是从版图和征服的沙文主义角度,而是从价值的角度,认为美国文明代表迄今人类社会能达到的最高水准,将被世界分享。”

当年卢斯还以坚定反对共产主义著称,是西方最强烈反共的媒体名人。但默多克谋求到中国开辟市场的一些妥协,被批评不坚持原则。但默多克在演讲中曾说,“传真机让异见人士得以避开政府控制的印刷媒体。直拨电话使政府难以控制人与人之间的声音交流。而卫星广播让许多封闭社会中渴求信息的民众能够绕过国家控制的电视频道。”他要进入中国,希望撬开这个“封闭”,给人们提供“渴望”的信息。但是共产党早就看透默多克,知道他信奉的资本主义和个体权利等价值,会从根基上威胁极权统治,所以绝不让他的媒体进入中国。近年默多克已完全放弃这种努力,他的传记作者说,默多克承认“外来者在(中国)这个市场很难有所作为”。

被历史铭记的媒体帝国

卢斯活着时,被左派痛駡围攻;至今左派主导的美国媒体和知识界,仍刻意忽视和贬低他的价值。今天默多克同样,也因其右翼经济理念和在资本主义社会中极强的竞争力,而遭到左翼和无能者的无情攻击。所以这次新闻集团属下《世界新闻报》出事,左派们乘机大做文章,指望这个媒体大厦从此一蹶不振,甚至倒塌。

但正如《富比士》杂志创办人富比士所预测的,默多克的媒体帝国不会垮,他会度过这场危机。不仅因为他所追求的经济理念符合人类的方向,更因为有无数和他理念相同的人心,这是支撑默多克的媒体帝国的基础。

默多克的历史地位,其实今天就可论定,他将超过卢斯,成为美国以至世界的媒体传奇。卢斯当年创办四本周刊,主导过美国媒体风潮。但今天默多克不仅有美国的第一大报、收视率第一的有线电视(共拥有35家电视台),占美国四成的电视市场;还在英国拥有四成报纸,还有大出版社哈珀科林;在澳洲报业更超过六成;甚至触角进入美洲亚洲;在拉美与三家电视合作播送节目;在印度有EETV,通过七种语言、40多频道向亚洲53个国家提供节目,覆盖全球约1/3的人口,是人类有史以来规模最大、最国际化的媒体帝国。

在美国为代表的西方这场资本主义对社会主义、中产阶级对精英主义、常识对意识形态的战争中,媒体就是号角。默多克像卢斯一样,把资本主义的价值、中产阶级的常识,用媒体的号角传播出去。这种艰难的、英雄般的努力,将和资本主义的胜利连结在一起,被历史铭记。

——原载台湾《看》双周刊2011年8月

2011-08-07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