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请访问新站 cq99.us 长青论坛 多谢支持。
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桑兰成了“垃圾股”

曹长青



桑兰的跨国索赔案,现已完全成了丑剧和笑料。网上对她是一面倒的批评、痛斥,甚至嘲骂。国内媒体已不再报导,海外华媒也不再“桑云亦云”,而是发出质疑和批评的声音。来到美国才三十多天的桑兰,已成了众矢之的、孤家寡人。

我就桑兰案已写了十多篇文章,现大致总结一下,桑兰为什麽会走到这种罕见的千夫所指的地步(各种不同政治观点的人一面倒)。在第一篇“桑兰被丈夫和律师毁容”中我就断定∶“桑兰案不仅打不赢,还会赔进她的形象∶一个原来令人同情的伤残女孩,变成贪婪、不择手段、恩将仇报的丑妇。”

这个预测不幸言中。桑兰从打索赔案至今才短短三个月,她已经把13年前靠美国媒体捧起来的形象、13年来无数人帮她打造的形象,都摔得粉碎。如果说上次她摔在纽约,毁了自己下半身;这次打炒作官司,则是毁掉自己下半生。“桑兰”这两个字,已跟谎言、敲诈、贪婪、恶毒等连在一起。南京有个徐老太,北京则有个桑兰。网上已有人提出警示句∶做人不能太桑兰。

桑兰从火箭般升起,到暴跌成“垃圾股”,当然是有清晰的原因。它跟中国的体育制度,一夜成名的爆发心态,拜金主义的社会环境等等,都有直接的关系。其中最明显的两个因素是∶

第一,缺乏学校教育和家教。桑兰从5岁练体操,到17岁摔伤,一直接受中国那种封闭式的官方训练,几乎与外界隔绝。这个期间,本应是一个孩子上小学、初中、高中的心智成长阶段,但桑兰不同,她要在封闭的环境中接受严酷的训练。这使我想起曾看过的一部电影(Rocky IV),描写美国拳击手(史泰龙主演)和苏联选手对决。那个苏联拳击手受到机器人般的严格训练,最後也几乎成了机器人,毫无个性,也没有人性。

桑兰当年在那种官方训练中心,跟那个苏联选手大同小异。所以在17岁摔残前,桑兰就已不是正常的孩子,在心灵和人性成长上,(回头来看)已经“畸形”。

一般人的成长,除了学校教育,就是家教。父母对孩子的影响,无论是耳濡目染,还是耳提面命,都影响深远。中国自古就有孟母教子、岳母刺字等。当然还有父亲的榜样作用等等。但桑兰的这一切都被“剥夺”了,她在体操队封闭训练,父母几个月才能见到一面,无法得到其他孩子们那种“家教”。所以到17岁摔伤,桑兰在人文教育、人性程度、心灵成长都方面,都处於低级阶段。她基本上是个只知道“拿到好成绩”的小机器人而已。

第二个,一夜出名对心灵的扭曲。那些从中国宫廷式体育训练出来的人,多数都缺乏学校教育和家教。但为什麽他们没变成桑兰?因为他们没有一夜爆得大名。桑兰摔在美国,摔在全球媒体最强势的国家,於是一个几乎默默无闻的二线运动员,突然之间成为全美国、全中国的“名人”。

今天中国的任何运动员,即使拿过十块奥运金牌,都得不到桑兰这般的媒体重视。中国的姚明,美国的乔丹,无论哪位巨星,也都没获过桑兰得到的那份殊荣。一个不见经传的机器人女孩,突然被美国人“升空”。结果“好事变坏事”。

越不是通过自己艰辛努力得来的大名,就越无法承受其“重”。於是桑兰就在意外得来的“盛名”之下,被压出了“心理疾病”。今天桑兰的一路恶行,基本是三个病症的“综合发作”。

第一个是“夸大妄想”。

桑兰突然爆得“大名”,明摆著只是人们对一个可怜女孩的同情,因为这触动了人类最敏感的神经。但它却促桑兰产生了“名人心态”,而且在摔伤後不久就开始了。例如她回忆在美国过第一个生日,多少名流来看她,她不断“接见”,累得要回屋休息一会,再出来“握手”。什麽客人车辆太多了,当地警察都得帮忙。什麽巨型生日蛋糕,专门厨师做的。这里没有她感动的细节,或具体的温情,或从名人们那里得到什麽人生的启迪,全部的回忆,都是她重要,她有名,她被众星拱月。

她自视越来越高,居然抱怨纽约市长朱利安尼没去医院看她,CNN总裁特纳没给她寄慰问信。本来是她摔瘫,别人是同情,可她把同情看成她的成就,自视名人,人们都得去拜她。不拜她就抱怨。病态居然从那时就开始了。08年那次来美国,她还想举办演唱音乐会(最後没如愿,可能也是对监护人夫妇的底火之一),她以为全美国都还记得桑兰,都在等待桑兰出现在舞台上的那一瞬间。

这次更孤家寡人,更没人来拜,於是她就自己摆谱,自作名人状。例如最近去“看望”一个被枪击的华裔青年,还当场给那个越南华裔赠送中国国旗服。这种神经错乱举动,用俨然一副使馆官员的姿态做出。她既不管那个青年有聚众滋事的可能帮派背景,更不顾这根本不是新闻,而是她来美国之前就发生的。总之,她要利用(现在是自创)各种机会,摆出“名人”架势。在她家里,大概这套玩得通,所以她丈夫黄健开口闭口“我们家明星”。

自视名人,就会耍大牌。於是有了“飞机门、保姆门”等等。她拒绝航空公司推来的轮椅,坚持要坐自己尚在货舱中的轮椅,导致飞机晚点2小时。她对保姆不满发怒,居然在 晨四点要保姆“滚出去”(那个钟点还没公共汽车)。保姆在电视上哭诉∶“她规定我,你和狗都接自来水吃,自己要煮开的就去烧,别吃我的桶装水,把我当狗一样,大部分情况还没有狗的待遇┅┅”

据网上的报导和博客文章,即使对自己的母亲,桑兰也训斥、苛责,她的母亲曾痛苦得撞墙寻死。中国一胎化产生了许多“小皇帝”,而桑兰不仅是独生女,还因摔伤而赢得了更广范围的同情,於是她就拿自己当“小慈禧”,比小皇帝的骄横还高一个等级。

随著时间的推移,光环弱了,来拜的人少了,她就要“捉事”(东北话∶制造事端),就像孩子在地上打滚,要引起大人们注意。她要媒体报导,要镁光灯,要 attention!要她自己“重要”的感觉!至於这种“满地打滚”是否给别人、给社会“添乱”、造成损失,她是根本不在意的。

这次来美国打跨国索赔,什麽“维权、讨说法”呀,就是给自己的真面目化个妆而已。她的真正目的就两个∶一是指望敲出笔钜款;二是引起媒体注意,引“舆论”烧身,烧出一片光芒、再镀光环!

索赔18亿,就是根“火柴”。桑兰说了,即使为此毁了名声也在所不惜,她要燃烧自己,不是照亮别人,而是吸引别人眼球。她又能满天满地上报纸电视了,人们又“闲坐话桑兰”,於是一个提醒人们她仍“重要”的目的就达到了。

第二个是“被害妄想”。

在精神医学上,“夸大妄想”後面一定跟著“被害妄想”。由於名声是虚的、自视的,所以别人没认为那麽重要,没有那个份量。於是那个夸大妄想者,就认为自己被轻视,甚至被外界敌视;这时“被害妄想症”就发作了。

桑兰这次打官司的前奏,是中国体委没给她要的一个手续“盖章”。这麽点小事,她就勃然大怒。按理说,桑兰的人事关系在浙江体委,应由原人事单位出手续。北京那个办事员没给桑兰“破例”,就变成整个体委的错。在桑兰眼里,她是“名残疾人”,就走通(横行)天下。甚至连体操队“春晚”没请她,也成了罪过。总之她自己摔伤,就全世界都欠她。做不到,就是轻视、敌视,甚至“被害”。

桑兰跨国索赔18亿的诉状出来後,任何有基本逻辑的人都会认为太荒唐。所以网上恶评如潮。桑兰不自省,却用“被害妄想”心态认定网上对她的痛斥,都是那对名义监护人刘国生、谢晓虹夫妇和他们的律师“组织”的一场攻击、抹黑桑兰的“网路战争”,於是增加网友被告。

就算那对监护人夫妇神通广大到可以“收买”“组织”各种人到网上骂桑兰,但谁有本事“组织”全体网民都沉默、不替桑兰说话呢?中国政府都做不到。国内网民就有四亿五千万,政府想少听几句网上对“动车追尾相撞事件”的骂声,都一筹莫展呢。刘谢夫妇居然能买通这麽诺大的网民群体,都不出来替桑兰说话,大概比中国政府还有钱,难怪桑兰动心告他们几个亿呢。

有人说都是她的律师海明出的坏主意,海明害死桑兰。这一点都没错(那个小丑需要痛駡),但海明的每一个恶主意,都是桑兰本人先提出线索。

第三个是“神经错乱”。

一个人要有了“夸大妄想”和“被害妄想”症状之後,下一步就开始神经错乱,一本正经地做一些疯子之举。但多数疯子的症状,都仅仅表现在要证明自己“重要”上,并不会去刻意坑害别人。桑兰则在夸大妄想和被害妄想之後,除了“疯”之外,更加上了“毒”。

且不提她兴高采烈地去警察局报“性侵”、自己失手摔伤告运动会组织者、自己懒惰不联络反诬保险公司“种族歧视、国籍歧视”等等,仅说几个实在疯得、毒得不行的例子(虽然有的已撤诉,但曾起诉本身就够荒谬绝伦了)∶

其一∶告CNN前总裁特纳一亿美金,说他不兑现“要养桑兰一辈子”的承诺。而且(起诉书宣称)桑兰把帐单寄去了,特纳竟然拒绝支付。养桑兰一辈子的帐单是多少钱呢?这倒挺令人好奇的。

其二∶桑兰宣称,刘谢夫妇说过他们在北京的公司会关照桑兰直到她经济独立,但刘谢的公司在2003年关闭後,就不再支付桑兰的费用了(她已有月薪三万的工作),於是要告刘谢夫妇一亿美金,因不兑现“养桑兰一辈子”的承诺。你助她一臂之力,她就赖你欠她一辈子。当然啦,特纳连见都没见过桑兰,赞助了一个友好运动会,就欠桑兰一辈子了。照顾过她十个月的,其实应欠她十辈子的。

其三∶桑兰起诉书拉了一个清单,说刘谢侵吞她的财产,包括尿布、导尿管、轮椅什麽的。根据网上的报导和博文,任何人都可以明显看出∶刘谢当年曾照顾桑兰10个月,又在接下来的13年里为保持她的美国医疗保险(每年必须花够500美元)而为她领取尿布、导尿管等等。由於太多桑兰用不完,就没全部寄回国。结果这些就都成了刘谢侵吞桑兰的财产。且不说刘谢家没有人瘫痪需要尿布、轮椅什麽的,即使人家有需要,能没有自己的医疗保险吗?她不说人家是亿万富翁吗,还需要用桑兰的尿布?桑兰可以完全无视别人这些年的费时费力,但用这些做刘谢侵吞她财产的证据?你说这到底是疯了,还是毒到没药可救了?

其四∶桑兰起诉书中,附有一封08年刘国生写的一封英文信,说来美国的机票、食宿费用,由他们(捐助桑兰的)基金会承担。这封英文信明显是给美国领馆签证用的。但桑兰今天居然把这份东西当作这对华裔夫妇违约的“证据”。这是一个什麽做法呢?举个例子∶

在八、九十年代的时候,无数的中国人挖门捣洞想要出国留学,但苦於找不到国外的经济担保。在那些终於从八杆子打不著的“亲戚朋友”那里“求”到一份经济担保的人中,大概90%以上的“经济担保”都只是名义上的,这点大家都心知肚明。但有一个人,来到美国後,看到“担保人”家里富裕,起了邪念,把担保人告上法庭,说他拒付担保书所承诺的一切费用,要赔偿损失。你说这个经济担保人是不是傻眼了?在法律意义上,那份“经济担保书”是向美国政府宣誓的法律文件,不遵守,就违法。你说这个告经济担保人的留学生毒到什麽程度?

我只是做个比喻,在美国二十多年,还从没听说过谁干这麽缺德的事儿呢。但桑兰做的,就缺德到这种地步。刘那封信,连法律文件都不是,而且信中提到的基金会14万多美元全数交给桑兰,现在她居然控告人家“违约”,没支付她来美费用。

其五∶再说更让人眼珠子都掉出来的荒唐吧。桑兰这次来美打官司,原来没想起诉刘谢夫妇,又提出住他们家。人家安排住一周,然後住纽约中国领馆的旅馆,费用他们出。但後来桑兰提出18亿诉讼,其中向刘国生谢晓虹索赔7亿。但起诉书中竟然有一条,刘谢不支付她这次来美的费用。

天呢,你来美国起诉我几个亿,我还得支付你家三个人来美告我的旅费、住宿!你说这是不是病、疯、毒到地狱里的魔鬼都得甘拜下风的程度了?

网上对桑兰的如潮恶评,应该说真是有人组织的,这个人就是桑兰自己。在股票市场,一旦股民知道那支股票是灌水的假货,无论它曾升到多高,名多大,都会马上抛,直到它成“垃圾股”,再无回升之力。桑兰的行情,在她自己主导下,已像“垃圾股”般暴跌。

都说桑兰摔在美国是不幸中的万幸,现在看来,美国是“害”了桑兰。本来她自己摔下来只是伤了身体,结果被美国往天上一扔,她要能一直悬挂在天空也行,大家就众人赏月吧,管她身上有多少阴影,反正遥远地看著亮,就行了。没想到她拼命往下跳(无数人喊著千万别跳,她理都不理)。结果,这次摔下来,心给摔残了。

脑袋摔到什麽程度不知道,神经错乱是肯定有的。一边把中国国旗贴在胸脯上开记者会,一边起诉中国是极权主义社会。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胡锦涛和奥巴马应该商量一下,到底谁来接受她?不过美国政府现在巨额欠债,奥总统想到可能被这个中国女人再起诉21亿,肯定吓得不敢出白宫了。胡主席呢,听到这个小女人居然敢“污蔑”中国是极权社会,怎麽反应呢?我没有胡主席的智商,想不出来。

桑兰事件起码给人一个教训∶见到这种垃圾股,赶快躲远远的;否则会血本全无,肠子悔青了。别以为桑兰是极个别现象,看看下面这个录像

天哪 中国∶竟然有这样的畜生儿女!

据说这在中国并不罕见。而且,我自己最近竟然也被一个二十出头的中国国内的年轻人骗得目瞪口呆。其独特的骗法,很是一绝。下次再叙了。

2011年8月1日於美国

2011-08-02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