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请访问新站 cq99.us 长青论坛 多谢支持。
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美国对中国的幻觉

曹长青



美国研究共产主义的专家们好像总是在惊讶,当苏联帝国崩溃时,成百上千的美国专家们,没有一个人预测到70年历史的共产政权会在三天内结束。

当天安门屠杀发生时,他们再次惊讶。《纽约邮报》的专栏作家科派崔克(Jeane Kirkpatrick)当时在该报写道∶“为什麽那麽多专家对那个那麽多人的国家的事情知道得那麽少?为什麽他们对天安门事件毫无预测?为什麽他们要惊讶?”美国的专家学者们无法理解,为什麽他们热爱的邓小平——两次被《时代》周刊评为“年度风云人物”——会在天安门广场杀害年轻的学生们。

被称为中国问题“专家中的专家”的费正清面对“六四”更是困惑,叹息说,“中国确实是独特的,深不可测的。”

后来,当邓的接班人江泽民利用北约误炸中共使馆事件煽动反美、严厉镇压异议声音时,美国舆论又是惊讶,《华盛顿邮报》的社论题目是“中国的真正面目”,该报资深专栏作家何格兰(Jim Hoagland)的专栏标题是“务实面对中国”,《华尔街日报》社论的标题是“中国的另一副面孔”。这些标题反映出,他们无法理解为什麽朗诵林肯的演讲词、总是满脸堆笑的江泽民,真正的“脸孔”会是这样丑陋。

这太多的“惊讶”和“不解”背后,是美国的“中国问题专家”和美国政府对红色中国长期的浪漫、天真、一相情愿的幻觉。这种幻觉有著长长的历史,一篇短文难以全面回顾,这里只摘引几个大的事件,看看美国政府是如何“幻觉”的——

●调解国共两党,马歇尔的天真

在二战刚刚结束时,美国五星上将乔治.马歇尔将军去中国,八次上下庐山(蒋介石当时在庐山),劝说国民党跟共产党和谈,建立类似美国的共和党和民主党这样的两党轮流执政的民主政府。马歇尔的调解当然失败了,因为共产主义的历史上,从没有一个共产党会真正和其他政党分享权力,共产党人的梦想就是夺取权力,建立一党专制的乌托邦社会。

马歇尔和美国政府的调解努力显示,美国人根本人没有懂得共产主义。这种企望国共两党成为美国的民主党和共和党那样的合作关系,本身就是一个幻想,像一个笑话。

●尼克松打开中国大门的神话

但美国人没有从马歇尔那里得到教训,于是就出现了尼克松打开中国大门的神话。被“水门事件”钉在丑闻十字架上的尼克松,几年前去世时,被两党歌颂为曾取得外交成就,尤其是“打开了中国的大门”。但是,至今没有美国学者严肃地挑战尼克松打开了中国大门的神话。

1972年,尼克松和他的权谋家基辛格访问了中国,在之前一年,毛泽东的接班人林彪叛逃坠机身亡。此后不久,中国就开始了批判林批孔运动。尼克松的访问对中国的清洗运动为主轴的政治局面,没有丝毫影响,对中共的内外政策,尤其是对内部的专制统治,毫无作用。它仅仅是增加了毛泽东的帝王自豪感和共产中国的合法性。尼克松的“打开中国大门”之说,只是一个自欺欺人的神话。

尼克松的访问,结果是使北京进入联合国,美国的老朋友台湾被取代。这个所谓的“打开大门”,实质上是尼克松所代表的美国政府向红色中国的“投降”,没有独裁者会拒绝敌人的投降的。尼克松把北京迎到联合国,没有任何先决条件,即使连要求北京放弃武力犯台的承诺都没有提出。北京成了联合国中“合法”的穿著“新衣”的“皇帝”。

严格地说,激进的文化大革命只有到了1976年毛泽东死亡才正式结束,而在这之前,中国的政策绝没有因为尼克松来“打开大门”有任何改变。那麽,尼克松的所谓“打开了中国的大门”实质成效在哪里?

无论是在美国后来解密的资料,还是中共《人民日报》,都曾刊载了相同的故事,尼克松和基辛格在见到年迈的毛时,尼克松一口一个“主席”,并谄媚地说“主席改变了世界”。基辛格则向毛汇报,他在哈佛教书时,怎样要求学生读毛的书。那份低三下四,更助长了毛泽东的独裁和不可一世。因为连自由世界的领袖们都不仅前来朝拜,还要像周恩来们一样吹捧他。而尼克松的访问,最大的成果是,给了毛心理上的满足感,给了他的政权合法性,从而中国被统治得更加封闭和专制。

●卡特的一相情愿

1978年卡特政府和北京建立外交关系成了尼克松访问中国的必然结局。在中美建交第二年,中国确实开始至今还在进行的经济开放改革。但这个开放改革,并不是美国和北京建交促使的,而是中国内部自身政治、经济变化、中共超级领导人邓小平拥有绝对权力以及他的个人理念的混合结果。

邓的改革基于两个动机,一是挽救中国共产党。由于毛泽东的激进的文化大革命,使中国的经济处于崩溃边缘,而且旷日持久、没完没了的政治运动,已使绝大多数中国人,包括知识份子、共产党员,甚至一些上层领导人都感到厌倦。在这种情况下,只有开放经济,才可能避免当时有著十亿人口的中国的崩溃。邓小平在他后来的讲话中不止一次的强调,如果中国不进行开放改革,就会重蹈苏联垮台的覆辙,共产党就会在中国被结束。因此,邓的中心想法是通过开放经济,维持共产党和他本人的绝对权力和统治。

第二,中国的改革和邓小平的个人气质和理念有关。邓虽和毛一样都是经过长征的同时代共产党人,但邓不像毛那样充满革命浪漫情怀和激进的幻想。和诗人毛泽东相比,他更是一个实用主义者。这也是为什麽他被毛打倒过三次的原因之一,因为在毛的眼里,邓是个“走资派”。

正因为邓有这种特质,因此,当毛去世他获得权力后,就开始实行他的理念,即政治上保守主义,在经济上务实主义。由此开始了中国至今还没有结束的经济改革和政治保守的双轨制度,邓称之为“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中国的这种政治和经济变化,和尼克松“打开大门”以及后来卡特政府的“建交”都没有直接的重大关联。

尼克松和卡特虽然所属两个党,但有著共同的想法,即想通过讨好中国的统治者,对北京实行绥靖主义,来促使红色中国进入国际轨道,成为文明社会中的一员。1978年邓小平第一次访问美国时,他不仅被带上了牛仔帽,而且被带上了“伟大的改革者,中国的戈尔巴乔夫”的桂冠。但让尼克松和卡特们跌破眼睛的是,邓小平给予西方这种期待的回报是,天安门屠杀。

当机枪在北京长安街扫射学生的时刻,美国总统布什几次打电话给邓小平,试图说服他不要开枪杀人,但邓连电话都不接。布什把一个专制政权的首领当做了法治国家的领导人来看待,还试图说服,显示这位卡特的继任者仍是对共产党世界一头雾水。

●克林顿的天真和愚蠢

克林顿时代则把这种“幻觉”推向了高潮。在天安门运动时,邓小平废黜了他亲手选定的第二个接班人赵紫阳,把一个留学苏联的工程师、上海市委书记江泽民攫升为中共中央总书记。对于这种破格提拔,江泽民本人都感到惶恐。他在邓小平等元老面前的唯唯诺诺,使人们相信,他只是一个傀儡和政治过渡人物。当邓小平去世后,西方很多专家们猜测,这位来自地方的技术官僚会步当年毛泽东选定的接班人华国锋的后尘,在毛死后不久就被权力斗争的浪潮淹没。

但江泽民幸存了,而且越来越变成了邓小平第二,成为一个十足的独裁者。江泽民的权力稳固有很多原因,其中一个是克林顿邀请他到美国访问,为他在党内权力斗争造了势,使他严然像一个“世界舞台上的领袖”,而不是苟且于权力角斗机中的政治小丑。

江泽民访问美国,尤其是美国总统克林顿回访了北京之后,中共喉舌《人民日报》曾刊出“民谣”∶“毛主席统一了中国,邓小平领导开放改革,江泽民使我们和美国平起平坐。”它透露出,不仅中共的官僚们,连一般民众,也由于江泽民访问美国,和华盛顿改善了关系,而对这位原来被视为无能的过渡政治人物刮目相看了。克林顿试图和红色中国建立“战略伙伴关系”的绥靖政策,帮助了江泽民在党内斗争中获得优势,巩固个人权力。

克林顿在访问北京时,对台湾说了“三不”。这是自尼克松政府和中共政权接触以来,美国行政部门向北京的最严重的倾斜。它打破了连尼克松和基辛格等权谋政客还试图保留的在北京和台北之间的战略平衡——和北京建立外交关系;通过“台湾关系法案”明确美国对台湾的协防责任,由此构成两岸政策的平衡。

正是克林顿政府对北京的一面倒的倾斜,导致台北提出“特殊两国论”,明确台海两岸的定位,而试图摆脱在北京和华盛顿的“一个中国”政策的两面挤压下,国际生存空间缩小的艰难局面。两国论在台海两岸以及美国都掀起轩然大波,并导致中共对台湾文攻武吓,它很大程度上是克林顿的一味讨好北京的政策导致的。

●绥靖还是遏制

在美国,也有对克林顿的北京政策的批评,提出要遏制中共,否则自由世界可能会重复当年英国首相张伯伦对纳粹德国采取绥靖主义的恶果。但克林顿和他的政府有一个看起来很有力的理由自我辩护——如果对中共施压,中国就会倒退回闭关锁国的原来状态中,连目前的这点开放局面都无法保住。

但是,这个设想不是建立在事实上的。中南海领导人所以要在中国进行经济改革,主要的动力来自挽救中共政权不要步苏联的后尘,用经济改革和开放,提供民众的生活条件,来缓解社会冲突,降低人民的不满,“用提高生活水平来换取民众的沉默”,由此维系专制的继续。正由于中共领导人是以这样的动力来进行经济开放,因此无论国际社会如何施压,它都不会倒退到毛时代,因为以今天全球共产主义崩溃的大势所趋,中共领导人做那样的选择等于是自杀。

正是由于这样的原因,即使邓小平下令了“六四”屠杀,遭到国际社会经济制裁,邓政权最有机会、最有可能倒退到毛时代,但邓不仅没有那样做,反而用“南巡讲话”继续经济开放政策。其目的是维持和强化共产党的统治权力。

现在的问题是,不清楚的是美国政府,那种长达半个多世纪的对共产主义的幻觉,在麻醉著美国一届届政府和决策者,使他们继续对红色中国做出错误判断,实行不切实际的政策。这种带有绥靖主义色彩的政策只能给予中国的独裁者们更多的合法性,推迟共产主义在中国的结束。从半个世纪前的马歇尔将军到今天的美国政府,事实证明,在这种幻觉下制订的对中国政策从来没有真正的效果。

充满战争和共产主义瘟疫的血腥20世纪结束了,美国政府对红色中国的天真浪漫情怀会随著这个世纪结束吗?

(编者注∶这是一篇旧作,但今天的美国政府,仍对北京充满幻想。而且奥巴马的幻想力更强,这也是中共更加嚣张、肆无忌惮地践踏人权、镇压异议声音的原因之一。)

曹长青的推特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2014-06-14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