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请访问新站 cq99.us 长青论坛 多谢支持。
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大选国民党是怎样买票的

曹长青



这些年对台湾的选举了解越多,越深知国民党作弊、买票的丑陋。二千年那次到台湾观选,就看到计程车上挂出国民党的党旗。我问司机,你这样做,还有绿营的人坐你的车吗?他说,挂这个旗,国民党一天给三千块。按照台北一般车资,等于他拉到二十多个乘客的收入。国民党等于是明目张胆地“买票”!

这只是一个我亲眼所见的小例子,而国民党在党国时代,党库通国库,当然财大气粗,而花钱买票,对它来说易如反掌,当然是常态。

在解除党禁报禁,有了新闻自由和监督之后,国民党不敢那麽明目张胆地买票了,而转为更隐秘的方式。毕竟他们有钱,有桩脚,有地方人脉。那麽他们现在是怎样买票的?外人,尤其是在海外的台湾人,不是亲临其境,更是难得其详。

不久前,曾被家暴、后创立“阳光妇女协会”帮助受暴女性讨回公道的刘丁妹,及苗栗电台女主持人陈尹绒,连袂到洛杉矶演讲,在接受当地《美洲台湾日报》社长李木通采访时,讲述了她们耳闻目睹的国民党买票,尤其是收买原住民和客家人的内情,读之真是令人感慨国民党的腐败无耻,和台湾人的艰难。

刘丁妹在接受采访时说∶我来美演讲时,发现很多本土支持者都有个迷思,认为阿扁设立原住民委员会,给原住民拨预算,原住民应该很感谢。大错特错,原住民族群现在膜拜的“神主牌”还是宋楚瑜,因为宋当时给了地方很多好处,只要是宋推荐的人选一定会当选,连战、马英九来都没有用,更别说在原住民眼里,已被洗脑成“乱党”的民进党。

那麽“原住民生活过得很辛苦,难道他们不想用选票改变吗?”这是包括李木通在内的很多台湾人的困惑。刘丁妹对此解释说,“我在台湾13族的原住民部落走透透,太了解国民党的步数。原住民最多只有42万人,但他们拥有100亿预算,钱握在少数人手上,有钱的很有钱,资源分配极度不平均,穷的族人为了生存,就必需向少数权力者靠近。”

陈尹绒补充说,“原住民天性比较乐观开放,爱喝酒,生活环境较差,他们自认为会活得没有平地人长寿,所以,一般人是65岁以上的长者一个月领3千元,原住民是55岁以上,就可以领5千元,算是‘政策绑票’。”

在台湾,很多原住民都巴不得有选举,因为一有选举,他们就有得吃、有得喝,国民党会来送钱(买票)。刘丁妹说∶“我在部落里最常被问到的就是‘丁妹姐’,什麽时候还有选举? 我好喜欢选举┅┅”,他们会这麽爱选举,主要是选举前一段时间,国民党支持的候选人就会采取‘酒肉攻势’,发财车送到山区,有酒、猪肉、羊肉等等,选举最后冲刺期,还会在山路边搭灶办桌,流水席吃不完,喝得盲酥酥醉茫茫,然后选举时带他们去投票,给特定候选人。

面对国民党这麽庞大的资金,这麽个“买票法”,毫无经济基础,几乎全靠民众捐款的民进党,根本无法进行平等竞争。”

刘丁妹说,她曾经做过一个试验∶一次选举帮某位我蛮欣赏的民进党立委候选人拉票,以我长期服务基层,原住民许多大小疑难杂症,都是我来排难解救,有些朋友还叫我‘天使’。我不求赢,只求他们每一个票箱,投出一张、两张票就好,不要输得太难看,他们都说好,叫我放心。结果,前一天我打电话问牧师,牧师说‘这里的肉骨头都快淹满水沟了┅┅’我就知道大势不妙,结果,13个票箱,全部挂零,有一个票箱,是有一张民进党的票,但我估计那是喝醉眼花,一时盖错了。

非常了解当地情况的刘丁妹说,在桃竹苗区,国民党买票价码是公开的秘密,就是1000—3000元左右,若是碰到强劲对手,我听过最后关头还会出手一张票5000元。

那麽这种买票行为,怎麽没有人举报和司法追究?陈尹绒说∶“大家都有好处,谁会举发,除非拍到了,而且要‘罪证确凿’才有一点可能性,椿脚全是认识多年的阿伯、阿姨、大姐,从基层到法院都是‘自家人’,谁会作这种事?”一句话,现在“法院还是国民党开的”。

另外就是国民党的买票方式更加迂回、隐蔽,刘丁妹介绍说,长期以来,最流行的是“包车旅游”,里长伯或是村里干事之类的招集一车选民一日游,一早集合就会有XX候选人或代表上车,表示这车是XX包下来服务乡亲出游。中午,吃饭时到了大饭店,此时又有XX候选人代表出现表示欢迎,指出这酒席是XX包的。玩回来时,过两天活动召集人出现在家里拿著一迭钞票说,“这是旅游费用多出来的,我再平均分摊,还给大家。”就这样买票钱全拿到手了。

陈尹绒说∶“不只这样,还有些是出去玩时,是分便当,召集人会特别吩咐∶‘这是XX候选人请的便当,大家一定要吃完、吃乾净、吃到底。’结果,便当底夹层藏了500元或是一千元现钞。也有的是玩抽奖,结果人人都中大奖,皆大欢喜;或者像在乡下,里长伯直接串门子,就把钱放在电视机上,交待一下就可以了。至于,小东西在选举期间,各种名目都可以出笼。”

但这种乡下的买票,毕竟还是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两厢情愿,相得益“脏”。但在大都会,因为人们文化水准高一些,很多人不愿受贿而接受买票,但国民党则采取强迫方式,被称为“强迫买票”。刘丁妹介绍说,在大都会玩的是另一种,叫“强迫买票”,尤其是在军公教改建区最为流行。现在改建大楼,选举期间,就会有黑白两道找上门,摆明只要这栋大楼的住户,开出某位候选人占几成票,这一年的管理费、清洁费就包了。

一到总统大选,国民党就会倾“钱”出动。泛蓝主导的立法院,通过立法保护军公教的十八趴,其实也是一种变相买票,收买既得利益群体。

对此刘丁妹感慨地说∶全世界最高的18%利息的钱,确是要台湾全民买单。我常开玩笑对人说∶“这世界最有情义的党,是中国国民党,他们会把自己族群利益保护的‘固若金汤’;这世界最无情义的党,是民进党,老是要支持者出钱出力,执政了,也只会顾著别人,还要自己人忍耐。”

但二千年,二千零四年,国民党都是照样这样做,最后泛蓝还是输掉了大选。这说明,完全靠“买票”,不能决定大局。对于绿营来说,就看能不能团结,万众一心,如果有这种决心和气势,就能用“选票”压倒“买票”、战胜买票,为台湾赢得一片干净的天空!

2011年3月27日

李木通采访刘丁妹等全文请见《美洲台湾日报》2011年3月24日
http://www.taiwandaily.net/gp2.aspx?_p=kSF1c9zU9HRt9RPPWLzAtbtcKKhtr2ri

2014-12-01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