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请访问新站 cq99.us 长青论坛 多谢支持。
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奥斯卡:黑色夜晚,黑人翻身

曹长青

虽然历年的奥斯卡颁奖都是美国人的一大娱乐节目,但近年却收视率下降。主要原因是没有好电影,每年在矬子里面拔大个,没有真正巨人的吸引力。虽然今年的奥斯卡仍是些二、三流的电影在竞争,但昨晚的颁奖典礼却创造了历史,首次成为真正黑色的夜晚——典礼由黑人女演员主持,男、女最佳主角同时为黑人所得,终身成就奖则是黑白平分天下。

好莱坞主导全球一半以上的电影市场,而奥斯卡建立74年以来,有72次颁奖都是白人演员囊括最佳男主角;仅有这次获得“终身成就奖”的黑人明星西德尼·波蒂埃(Sidney Poitier)在1963年打破记录,这次登泽尔·华盛顿是有史以来第二个非裔演员获得这份殊荣。

而黑人最佳女主角,在昨晚之前则是一片空白;即使黑人最佳女配角,历史以来也仅有两次,一次是1939年《飘》中的黑人女管家,另一次是这次主持奥斯卡颁奖晚会的琥碧戈柏於12年前在《第六感生死恋》中扮演女巫师。这次投身好莱坞才15年、今年33岁的黑人女星海莉.贝里(Halle Berry)所以上台领奖时泣不成声,因为从台下到台上,这几十步,黑人女性走了近百年!

海莉.贝里获奖,出乎很多影评家的意料。因为《纽约时报》在颁奖前刊出的预测,美国三大权威影评家一致认为《卧室》中的女主角扮演者一定会赢。只有《纽约时报》影评家A. O. Scott在 “应该得奖者”中提到贝里。结果让他一语成真。

海莉.贝里前年曾获得金球奖,这次称后虽让人吃惊,但她那种认真、内敛、具有理想主义色彩的人生态度和艺术追求,给观众留下深刻的影响。在昨晚颁奖时,美国三大电视之一的CBS台正好播出贝里参与演出的反恐怖主义的电影“行政决定”(Executive Decision),她饰演空姐,其精湛的演技为她走到昨晚的舞台奠定了一个台阶。在颁奖前被媒体相当渲染的性感女性尼可.基德 (Nicole Kidman)虽然事先被著名影评家Elvis Mitchell评为“应该得最佳女主角奖”,但却名落孙山。

登泽尔·华盛顿是当今好莱坞最出色的黑人影星。他给我印象最深刻的演出是在黑人导演Spike Lee主导的电影《Malcolm X》中扮演美国历史上的真实人物、黑人宗教领袖Malcolm X的一生,从开始参加极端伊斯兰教,到最後醒悟、放弃暴力、并和腐败的教主进行抗衡,遭到暗杀的故事。华盛顿的精湛演出,活灵活现出那位黑人领袖的心灵成长。有影评家甚至说,要想了解黑人的历史,这部电影不可不看。但Malcolm X是美国历史上相当有争议的人物,不知是否由於这个原因,华盛顿当年不仅没有获奖,连最佳男主角都没有被提名。去年华盛顿也被提名,但落选。这次华盛顿终於如愿以偿,他在领奖台上对当晚获得终身成就奖的另一个黑人男星西德尼·波蒂埃说,“我以你为榜样,追求了40年,今天,我们在同一个晚上获奖。我将继续步你的脚印,除此之外,我不知道还能做什麽。”

得一个奥斯卡不是那麽容易的事。这次得奖人中,获得“最佳原始音乐奖”的纽曼(Randy Newman)曾被提名过16次,今年才梦想成真。

这次奥斯卡颁奖,事先相当紧张,主要由於没有一流电影,因而人们猜测纷纭,而且游说评委活动比往年更严重。有的影片还倍遭非议,主要的目标对准最佳影片呼声较高的《美丽心灵》,说这部影片的男主角有过“反犹”言论和被删节的同性恋行为等。言内之意,就是“美丽心灵”有污点,不能得奖。《美丽心灵》是根据一个以真实人物为原型的传记作品改编,写一位精神分裂的数学家获得诺贝尔奖的故事。该剧导演强调,这位数学家有过反犹的话,是在他精神分裂状况下说的,不是在正常思维下要反犹。也许评委们刻意强调艺术和政治分开,结果《美丽心灵》同时获得最佳影片和最佳导演两个最重要的奖项。

奥斯卡的评奖方式比诺贝尔文学奖等要公平,因为它不像瑞典那样,永远由那厶几个终身不变的老头子来决定,而是由全美国5,000多名评委投票。这些评委包括好莱坞历次获奖的演员、知名的电影评论家、各大报报道影视的重要记
者,以及其他艺术家等。由於评委人员庞大,要想作弊比较困难,而且要想游说,也难以全部买断。每次奥斯卡颁奖晚会结束後,字幕上都说明,全部计票由哪个独立的会计师事务所进行(当然不是由安达信做的!),在开封之前,连主办奥斯卡的艺术学院也不知情。

这次奥斯卡与往年不同的是,使用了新场地柯达剧场。也许由於新场地可以使用新科技,颁奖会上出现悬空表演等新花样。主持人说,“今年的安全措施比你们的脸绷得还紧张”。这次奥斯卡另一项打破记录的是时间长度,达到4小时21分钟,比2000年长了12分钟。但由於去掉了以往冗长、单调的歌星演唱,增加了空中杂技式具紧张气氛的表演,再加上对领奖人的时间不再催命似地压缩和要求,似乎更显得轻松、可以忍受。

晚会中间,全场为911遇难者默哀一分钟,并特地穿插了以纽约被背景拍摄的电影片断。以拍摄知识份子题材知名的纽约导演伍迪.艾伦则被邀上台发言。这位说话似乎有点口吃的大导演,把它变成了一场精彩的小表演:他说接到奥斯卡委员会的电话很惊讶,因为今年任何项目的提名中都没有他(他曾被提名20次,获奖2次),“可能是要把我以前得的奥斯卡小金人收回去;也可能是为没有任何奖项提到我而向我道歉;或者是因为前一段我向一个流浪汉捐了五毛钱,而要向我颁发人道救援奖”。逗得全场哄堂大笑。

这次的颁奖晚会主持人琥碧戈柏自从《第六感生死恋》获最佳女配角一举成名後,这已是她连续第四年主持这个全球有10亿观众的颁奖典礼。它再次显示好莱坞刻意凸显黑人、尤其是女性的理想主义倾向。琥碧戈柏不是靠脸蛋的演员,而是靠内在本事。她的主持风格就显露出这一点:自然而自信,而且自控能力很强。并且由於她是黑人,可以不顾好莱坞风行的左派的“政治正确”,时而开开黑人的玩笑。例如她上来就说,今年的奥斯卡,事先就互涂污点,大摔黑泥,结果得到提名的都是“黑”人。她上场时打扮成孔雀开屏、头带羽毛,是曼哈顿42街那种花里胡哨的俗艳大杂烩,凸显出好莱坞的迎合大众娱乐的一面;晚会结束离场时,则要观众看她的背影,後背写著纽约警察和消防队员的英文缩写,又表现了好莱坞严肃、追求正义的一面。两个面孔,一个好莱坞,这就是奥斯卡。

(载《多维网》2002年3月)

2002-03-28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