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请访问新站 cq99.us 长青论坛 多谢支持。
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吴征涉嫌非法献金——追踪之六

曹长青

吴征在给美国机构写的信中曾指责那些起诉他的中国留学生们是“无神论者、红卫兵”,其实,在那群人当中,还真没有几个当年在中国的时候对无神论的共产党狂热到吴征那种程度:据吴征在上海华师大二附中的同班同学透露,吴征上中学时就宣誓成为共产党员了,他的同学们还为他的入党特地举行了主题班会。

当然,就像多数中国人都成了无神论者一样,“入党”也是那个社会的一个现象。但是中学生入党,则实在不多见。而吴征来到美国後,又迅速从一个年轻的中国共产党员成为了一个上帝的信徒、共产党的反对者和美国政治的积极参与者。

首先,他非常热衷地投入了美国共和党的竞选活动;对美国政治稍微了解一点的人都知道,共和党远比民主党更反共。其次,据圣路易斯华人画家左映雪说,“我们这儿的很多人都知道,吴征去参加了台湾的双十国庆升旗仪式,在国民党的文化中心那儿进行的。”

当然,很多前共产党人觉醒後成为共产主义的反对者,但像吴征这样,180度来回转,拥抱了一阵子共产党的反对者,再回头拥抱共产党的则实属罕见。中国人来到美国,参加哪个党,热心哪种政治活动,都是个人的选择权利。但有意思的是,吴征却共产党、共和党、国民党,需要哪个时就热爱哪个。

但他这种政治上的客串,即使不给自己带来麻烦,也有可能给别人惹祸;或者是一腔热情,结果净帮倒忙,吴征在圣路易斯为共和党竞选捐款,结果导致他的“亲密朋友”涉嫌接受非法政治献金就是一个例子。

吴征88年来美国,91年就成立了“亚裔政治警觉会”(Asia Political Awareness Group)。在接受律师“取证”时吴征说,他的这个组织1992年为共和党办拉票集会,有400人参加;办筹款餐会,有140人与会。

吴征筹组“亚裔政治警觉会”後,主要参与了两场为当地共和党议员助选募款活动,一次是1992年10月17日在克莱登区的西点中学,为密苏里州联邦参议员Kit Bond、众议员Jim Talent等八名共和党籍议员连任助选。他当时的头衔是“圣路易斯青年共和党”(St. Louis Young Republicans)主席。另一次是1992年10月底在当地华人餐馆“京园”组办的捐款餐会,参加者多是当地华侨和大陆留学生;并在10月30日出版的当地华文周报《圣路易时报》刊登了一个整版的35人联名的助选广告,呼吁华人支持共和党籍总统连任,投票给老布什。

对於政治竞选的捐款,美国有严格的法律规定,不是美国公民不可以捐款,而接受非美国公民的捐款即属於非法。这就是为什厶当年克林顿竞选时,高尔涉嫌接受中国军方通过洛杉矶的华人组织捐的款而遭追查。

吴征抵美後很快和美国人结婚,1992年时可能已入籍成为美国公民。但当年被吴征拉去参加捐款晚会、这35名联署者中,除吴征夫妻和当地一些老侨外,其他很多中国大陆留学生不仅不是美国公民,当时连绿卡都没有。

联署名单中的Francois Ho(何伟麟)在当地开珠宝店,他来自香港,早已入籍美国,并多年给共和党捐款。他的办公室墙上挂著老布什与他的合影,并收藏有共和党颁给他的各种奖状。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他也清楚地表示,不是美国公民,不可政治捐款,也不能参加政党助选活动。而登广告、参加捐款晚会都属助选活动。

记者在圣路易斯见到了刊登这版广告的报纸,其中一位不愿透露名字的联名者表示,他当时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联名,他还说,“这个名单中的高桐、富继义、王志强等大陆留学生,当时绝对不可能是美国公民。”

记者电话采访了後来离开圣路易斯,现在康州一家德国药物公司做研究的富继义,这位当时来自中国东北的访问学者说,在什麽情况下参加的联署,因时间已久,记不清了。但记得当时他刚从J-1转成H-1工作签证,还没有绿卡。

吴征在圣路易斯的中餐馆“京园”组织的共和党募款餐会,参加者也有许多是连绿卡都没有的大陆留学生。吴征在律师取证时说,有140人参加了捐款会。据当时参加捐款会的一位华人说,每人认捐费是25到50美元不等,扣掉每人10元餐费後,都捐给了到会演讲的共和党议员Jim Talent。

何伟麟给记者看了他至今保留的一张捐款餐会照片,画面是Jim Talent、何伟麟、吴征前妻,以及李东等一些大陆留学生。李东说,他和太太都被吴征拉去参加捐款晚宴,每人捐了25 或30块钱。富继义也记得他和太太被吴征邀去捐款,每人交25元。

左映雪对记者说,毕业後在当地做律师的大陆留学生高桐曾给Jim Talent捐款,後来又收到这位议员的徵求政治捐款信,高桐回信说,他当时还没有绿卡,收入不稳定,不能再捐。高桐的信发出後,Jim Talent把他上次捐的钱退了回来。

由此可以看出,吴征组织的这些捐款活动中的非法献金部份,Jim Talent很可能不知情。今年Jim Talent已宣布要在11月的中期选举中竞选密苏里州的联邦参议员,而密苏里这个参议员席位是否被共和党籍的Jim Talent得到,对共和党在国会中的地位至关重要。

今年的美国中期选举,最激烈的竞争就是参议院这一个席位,因为目前在众议院435席中,共和党以6票占多数,但在参议院100席中却以1票之差居少数(有一席是独立派),因而共和党誓言这次要把参院夺回来。届时主要战场有两个:一个是北卡州,以反共著称的前参院外委会主席、该州参议员赫姆斯已宣布不再谋求连任;前美国红十字会会长、2000年曾与小布什竞争共和党总统提名的伊丽莎白.多尔(Elisabeth Dole)夫人已在该州注册,竞选这个席位。由於多尔夫人名气很大,加上该州属保守派领地,目前民调显示,她领先所有对手,现在布什总统又前去助选,所以如无意外,共和党保住北卡州这一票是不成问题的。

那厶争夺的焦点只有密苏里州。上次该州选参议员时,参选的民主党籍州长卡纳汉在投票前三周因飞机失事遇难。根据该州法律,投票前四星期不可更改选举人名单。结果已逝的卡纳汉竟当选,由他的遗孀出任了议员,规定二年後再选。共和党籍联邦众议员Jim Talent已宣布向这位遗孀议员挑战。这个席位鹿死谁手,将决定哪个党在参议院占多数,而多数党就可出任国会13个功能委员会主席的位置,对议案的通过关系重大。因此届时竞争之激烈、全美之瞩目,都可能是空前的。到时候如果出於党派斗争,Jim Talent被人揭出曾接受过中国留学生的非法献金,那吴征这个倒忙可就帮大了。而英文媒体是否会由於追踪Jim Talent涉嫌接受非法献金而扯出吴征也很难说。

吴征帮助共和党竞选,虽然可能只帮了倒忙,但对他自己的事业发展却起到了起死回生的重大作用。1993年11月,由於中国留学生对吴征的起诉等,大都会保险公司关闭了吴征所在的分公司。据圣路易斯的华人介绍,吴征的美国妻子也不告而辞。所以1993年底至1994年初的那一段时间是吴征在美国最晦气的日子。据知情者透露,1994年初,吴征曾去芝加哥找中国命相先生算卦,预测他的未来。这位算命先生给他的秘诀是:留八字,戴金丝边眼镜,日後就能发达。吴征遵守诺言,应验了算命先生的话。也就是在这次去芝加哥算命时,吴征在中文报纸上发现了巴灵顿大学的招生广告。

消息来源说,吴征离开保险公司後,迅速利用他在帮助共和党议员竞选时建立的关系,把原来由德克萨斯州的、来自台湾的姚李淑信女士建立的“中美总商会”(USA-China Chamber of Commerce)拿了过来。吴征请资深华裔商界人士陈耀东担任会长,请因保险分公司被关闭而和他一起丢了工作的经理克利姆波(Jim Klimpel)管财务,吴征自己做执行经理,在克莱登区Bonhomme街7777号大楼里租了一个房间。三人订了君子协议,都不拿工资,等赚到钱再分成。吴征还通过替共和党议员助选时认识的老布什总统在圣路易斯居住的弟弟,找到老布什的大哥Prescott S. Bush Jr.出任了中美总商会主席。

Prescott Bush经营谘询、能源等生意,再加上是前总统的至亲,在美国有很多商业关系。据了解内情的人说,老布什的哥哥给中美总商会做主席後,一些美国大公司如US West、AFLAC等,开始加入这个商会,会员费一万美元,商会就利用会员费运作。

一位对商会非常了解的知情人对记者说,吴征并不热心商会的发展,只是利用这个非盈利组织认识商界要人,做他自己的盈利生意。後来商会律师警告说,用非盈利机构从事盈利性商业活动是违反美国法律的,会出麻烦。於是吴征在1994年初在当地注册了自己的“博纳(Bruno Wu & Associates, Inc)公司”。但据密苏里州商务局记录,博纳公司在1995年8月底被州政府取缔,因为没有提交年度财务、税务报告,没有缴纳执照税等。

吴征真正打开商业局面不是在美国,而是在中国大陆。因为他带著老布什总统的哥哥去了上海、北京等地。一位不愿意透露名字、当年在圣路易斯跟吴征很熟的华人对记者说,1994年夏天他在上海的时候,从东方电视台上突然看到吴征,在给布什总统的哥哥Prescott Bush做翻译,并说是组团回中国谈商务,後来听说和中央电视台签了一个什麽合同。“我当时非常惊讶,怎麽我们圣路易斯那个卖保险的吴征突然成了美国新闻代表团的成员,该团中有时代华纳等美国媒体的人┅┅1999年我在北京,又在中央电视台上看到吴征成了北京大学客座教授,并是吴征博士,我当时的感觉是,中国又出了一个方鸿渐。北大丢人,北大蠢蛋!吴征在圣路易斯华大夜校部读硕士都找人替他到图书馆抄材料做作业,他怎麽可能一下子成了博士呢?”

虽然老布什总统的哥哥在美国商界有一定关系,但在美国并不是有决策影响力的人物。而他到了中国,则成了了不起的大人物。中国人对权势者亲属的想法和美国人不同,因为中国人以自己的政治环境、角度来想像美国的政治、美国政界人士亲属的作用。北韩的金正日就曾为克林顿的异父同母弟弟、三流音乐爱好者在平壤举办过巨大的音乐会,但美国对朝鲜的政策并没有因此有任何一点改变。同样,老布什的哥哥也不能在政治上或商务上像中国高层领导人的亲属那般有影响力。

吴征原保险公司的经理克利姆波曾以“中美总商会”财务经理身份和吴征一起去过北京,他不久前在圣路易斯对记者说,“我们见到了很多中国政府的部长,那些晚宴好极了!”知情人说,吴征正是利用中国政府对布什总统哥哥关系的重视,和中国广电部长孙家正拉上了关系。而美国的几家大公司,正是看到吴征有中国广电部长的关系,才找吴征合作,後来在上海开合资公司。

孙家正离开广电部之後当了文化部长,对杨澜情有独锺,给予特别好处。据中新网去年9月12日引述《新闻晨报》的报道说,中国文化部外联局做出决定,批准“杨澜工作室”拍摄的系列节目向所有中国驻外使领馆提供。因使领馆的文化参赞多是文化部派出,因此杨澜的节目几乎获得了对外推荐的垄断权。

後来有传闻说中国某部级高官的儿子到哥大读书,是吴征杨澜给出的学费,是通过捐助哥大的方式给的。吴征杨澜捐款後,杨澜获得了哥大国际关系学院院长顾问团成员的头衔(後来夸张成哥大校董)。一笔捐款,好像一举两得。记者向哥大国际关系学院求证此事,该校表示按规定不能透露捐款到底给了哪个学生,只表示吴征杨澜的捐款是资助中国学生。

吴征在中美总商会期间,商会并没有捐到太多钱,据商会管理财务的克利姆波对记者说,总共可能有10多万美元。本文另一个消息来源也证实说,由於老布什的哥哥的努力,中美总商会捐到了一些钱,但吴征“用这笔钱回国琢磨他自己的生意去了。吴征虽然不拿工资,但他的所有花费都在商会报销。”另一位知情人士说,“商会成员的会员费交给了商会,但那些公司交的谘询费就是吴征的了。”

吴征的这种做法引起同样说好不拿工资的商会会长陈耀东的不满,克利姆波和後来管商会财务(也不拿工资)的何伟麟也相当不悦,因为他们都是白忙一场,成了吴征的“嫁衣裳”。消息透露说,最後陈耀东要起诉吴征,是吴征给陈耀东开了一笔钱才算勉强摆平。陈耀东现在上海做生意,仍对吴征相当有意见。

何伟麟在圣路易斯开的珠宝店里接受记者采访时,话里话外都有对吴征的微词,他说“我劝过Bruno,在商业上成功,要善待你的员工,他们才会给你卖命。可Bruno不接纳我的意见。”这位和吴征合作了一年多的珠宝商感叹地说,“干这行的要老实,要诚实,你cheat people(骗人)你就finished(完蛋了)。”据知情人透露,何伟麟不仅给商会捐了不少钱,而且大陆商界人士来圣路易斯,吴征都叫何伟麟出钱请吃饭,包括到圣路易斯东区红灯区看脱衣舞的费用。1995年吴征离开圣路易斯去了纽约,还自行决定把“中美总商会”也带走了,这更使何伟麟等人不满。最後在老布什总统的哥哥Prescott Bush出面下,才把商会从吴征手里要了回来,现总部设在芝加哥,何伟麟是副会长。

中美总商会在吴征主持後一年多,在1994年底的时候就不能自负盈亏。据了解内情的消息来源说,吴征连在7777号大楼里租的那一个房间的租金都赖账,和业主Steve闹僵了。另一位知情人证实说,“因为从会员那里拿来的钱都被吴征花光了,说是拿到中国开发业务去了。到中国请广电部长呵,请河北省长呵。还有请新华社的人到美国来,都是用的商会的钱。”

虽然1994年底吴征就离开了商会,但在1998年吴征参与香港亚视转股交易时,仍声称是“中美总商会”执行委员。然而该商会网页从头至尾(包括介绍历史中)都没有一个字提到吴征。

商会要支撑不住了,但这块政治和经济的跳板却把吴征弹向了另一个高度,所以他潇洒地挥别商会,踏上了新一轮实现他商业野心的东征“阳光之旅”┅┅

(未完待续)

(载《多维网》2002年2月)

2002-02-10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