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请访问新站 cq99.us 长青论坛 多谢支持。
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吴征被美国侦探公司调查——追踪之五

曹长青

虽然吴征离开圣路易斯已七年多了,但那里仍有很多中国人对他记忆犹新,除了由於他当年推销保险、帮助竞选、被诉讼等等,还有不少其他引起争议的事情。吴征在接受律师“取证”时,除了谴责留学生以外,还指控了他的两任女秘书,王杰和黄妮幸。她们都是吴征所在的保险公司的人,怎厶会和吴征发生冲突呢?

据当地华人介绍,吴征在保险公司作销售经理时,曾雇用当时在圣路易斯一所大学读法律专业的大陆留学生赵小雪的妻子王杰做秘书。赵和吴征当时的美国妻子是同学;後来这对夫妇返回中国,据说赵小雪现在北京的美国Oracle公司做律师。

记者至今没有找到在北京的王杰,据在圣路易斯开办房地产公司的章沛说,他和王杰的丈夫赵小雪是四川大学外语系的同学,当年章沛是吴征的好友,就推荐了王杰到吴征那里做事。结果王杰在吴征那里做了不到三个月,就感觉干不下去了,说“吴征这个人好撒谎,不地道。”她发现吴征推销保险的方式有问题,不是为客户利益著想,只是想多拉客户拿回扣。

一位知情者对记者说,王杰辞职的另一个原因是,吴征向她提出,要她把工资的一半拿出来给他刚来美国的弟弟吴彬(现为阳光卫视的行政副总裁)。吴彬当年刚抵圣路易斯时,没有工作,吴征想用这种办法解决他弟弟的生活问题。王杰表示,“这太欺负人了。”她实在忍不下这口气,後来干脆不干了。

吴征(在律师取证)的说法是:王杰是推销保险实习生,在他手下培训了三个月,并不理想,但王杰把推销保险的困难说成是“公司产品设计有问题,推销员拿回扣太高,对保户不利。”吴征对律师说,他听到这些抱怨後,就去找分公司经理克利姆波(Jim Klimpel),提出解雇王杰,理由是“她不忠诚於我们的公司”。

那厶另外一个给吴征做过助手的黄妮幸又是怎厶回事呢?吴征在律师取证时说,黄妮幸(Leanna Wong)给他当助手时,常在办公时间做私活,打电话聊天,因而被他解雇。记者在圣路易斯见到黄妮幸时,她则持另一种说法。

今年38岁的黄妮幸出生在越南,16岁时随同父母从香港来到美国。她和父亲近十年前在圣路易斯市Clarkson广场开设了“湖南快餐店”,迄今已发展到拥有四家的连锁餐馆。黄妮幸是其中一家的老板。

在“湖南快餐店”里,记者约见到了黄妮幸。这位身材瘦削、说话直率的越南华侨,快人快语地讲起了她和吴征的纠纠葛葛。

当记者说明是采访吴征的事後,她的第一个反应是说,“Bruno is garbage”(吴征是垃圾)。记者在圣路易斯听到不少华人对吴征有负面评价,但像黄妮幸以这样的词句评价当今中国最大门户网站新浪网共同主席的,这还是第一个。

据黄妮幸说,她於1992年夏天在吴征的公司做了三、四个月就离开了,原因是与吴征无法合作。“他让我骗客人,让我说保险好。但他让我说的和纸上(指保险政策文件)的东西不一样。但他说,不用管,拉到客户就行。”黄妮幸回忆说,“我拉来的客户到办公室时,Bruno都是和他们单独谈,不让我知道内容。”有的客户後来知道真相後,对吴征相当不满,“台湾有个开餐馆的女老板说,Bruno不是人,他就是为了钱,他的嘴巴好,很会说。”

“难道就因为这些事儿你就要把吴征说成是‘垃圾’吗?”记者问道。黄妮幸的老父亲David Wong在旁边抢著回答说,“Bruno不是一个好东西。”黄妮幸则著急地说,“他冒充是我的丈夫,你说可恶不可恶!”於是她讲起来这段经历:

黄妮幸准备和父亲一起开餐馆,他们看中了圣路易斯市Clarkson广场的“湖南快餐店”位置,认为会有经济效益。这所房子属於Capitol Land公司所有,於是黄妮幸就去找这家房产公司的经纪人Matt Pross申请租约。Matt Pross说等有了眉目,会给她电话。

黄妮幸等了一段时间,没有得到普拉斯的电话,後来她从这个房产公司的另一个经纪人Tim Hall那里得知,这个地点被吴征拿去了。

黄妮幸说,Tim Hall告诉她,他们公司的人曾给她工作的保险公司打电话找她,一位男士接的电话,问找黄妮幸有什厶事,当听到是一件关於餐馆租约的事情时,那位男士说,“我是Bruno Wu,是黄妮幸的丈夫,有什厶事你直接和我讲吧。”当得知是个抢手的商业地点後,吴征就以“黄妮幸的丈夫”名义,去和那家房产公司签约了。

黄妮幸回忆起这件事,仍然相当愤怒,她说,“Bruno简直坏透了!我那时还没有结婚,哪来的老公?而吴征当时是有美国老婆的。”

黄妮幸说,吴征抢去了那个快餐店的位置後,准备找个华人合作,因为他当时推销保险,无法分身开餐馆。但吴征原来预想的那位合作者对在这里开餐馆不感兴趣;吴征一直没有找到合伙人,最後放弃了这个地点。这样黄妮幸和她父亲才又获得这个地点。“湖南快餐点”确实是个较好的餐馆地点,迄今开了近十年,他们已发展出另外三家快餐店。

黄妮幸说,她亲眼看到了吴征签署的那份合同文件,Tim Hall来找她再重新签合同时,给她看了吴征签署的那份“租约”,因为很多条款吴征都和Capitol Land公司谈好了。黄妮幸说,“Bruno这个人很利害,他和Capitol Land谈下来的条件对我们都相当有利,所以我们就用他谈妥的条件,不用再费事,重签了份租约。这是Bruno给我们留下的一点好处。”

记者给Capitol Land房产公司打电话核实,但九年前处理此事的Tim Hall已离开这家公司,无法再找到;只是找到了该公司曾接待过吴征的另一位经纪人Matt Pross,他说近十年前的事已不太记得,但他没有听说这个餐馆地点被争抢的事,在该公司档案中也没有查到吴征签署的那份租约。

但黄妮幸对当年的事却记得相当清楚,她还说在大都会保险公司工作时,吴征让她多拉些越南华侨客户,并说每拉一个,给她50美元报酬。她在那里工作了三、四个月,拉了十多个客户,但最後吴征一分钱也没给她。在圣路易斯社区大学艺术系任教的左映雪也对记者说,吴征也曾托他帮助拉客户,说拉一个给他50美元,但他听过就算了,没有做这种事。

在纽约从事推销保险工作的一位朋友说,吴征的这种做法如果属实,是违法行为,因为根据美国保险法和其他法律,没有保险执照的人,都不可以获得推销保险的报酬,给50美元也属违法。在申请保险执照的过程中,对这方面有专门的法律培训。

记者在采访吴征杨澜事件中,联系到了不少熟悉他们俩的人。有些人不愿意谈,不想惹麻烦;有些人愿意谈,但不同意登出名字,不愿意卷入官司。由於吴征给多维新闻社和记者等都发出了带有恐吓内容的律师信,一旦打起官司,要他们跑到纽约来出庭作证,无论时间还是精力都很难吃得消。但黄妮幸这位越南华侨却与众不同,在采访结束时她主动说,“如果Bruno和你们打官司,我到纽约法庭去为你们作证!”

在圣路易斯,记者还采访到了曾和吴征交往很深,现在仍称吴征是朋友的何伟麟(Francis Ho)。这位1976年来自香港的商人现在圣路易斯最大的商业中心开珠宝店。吴征离开保险公司之後到“美中商会”做执行经理,何伟麟是兼职财务总管,和吴征共事了一年多。

“Bruno叫我大哥,我把他当做兄弟。”何伟麟说,吴征离开圣路易斯後,他们还一直保持联系。吴征和杨澜来圣路易斯时,他曾宴请他们。他去年到香港,还受到吴征夫妇的回请。何伟麟在他珠宝店的柜台边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我们逢年过节通通电话,Bruno从香港打来,问问好,但前後不会超过十句话。”

但当记者向他核实吴征的一些情况时,这位说话慢条斯理的店老板总是微笑著拒绝,他说,“你已经调查了那厶多事儿、采访那厶多人了,吴征是什厶样的人,你已经很清楚了,我再说已没有必要了。”但沉思了一会儿说,“我是香港人,讲情义;他叫我大哥,我就不能再说他什厶了。我说了会对他不利。他是什厶样的人,我是知道的。”

何伟麟和吴征有过很密切的关系,他曾和吴征一起去上海,到过吴征的家里。何伟麟回忆说,“我在上海见过吴征的父亲,他自己说是教授。”但这位吴征的“大哥”明显和吴征的处事哲学不同:“我不喜欢Bruno对待别人的方式,不同意他那样做Business(生意)。我劝了他,但他不接纳我的意见,我也就不多说什厶了。”何老板感叹地说,“如果我按照Bruno的方式做Business,早就是百万富翁了,但我不会那厶做。”

当记者问到,如果再有机会是否还会和吴征共事时,何伟麟是这样回答的,吴征所在的保险分公司经理克利姆波“因为吴征那件事丢了工作,妻子也离了婚,确确实实被吴征牵累很大。”

何伟麟接著说,克利姆波曾给他打过电话,说後来与吴征合作的美国商业伙伴“时代华纳”公司曾雇用私人侦探公司来圣路易斯调查吴征,找克利姆波谈话;并说也要找何伟麟,要他做做准备。何伟麟说他为此事谘询了自己的律师,律师说,“就说你知道吴征一些事情,但对他不是非常了解。”律师还让他“finish with him(结束和吴征的关系)。”

当记者向何伟麟要克利姆波的电话时,这位吴征的“大哥”说什厶也不肯给,只证实说,克利姆波还在圣路易斯。“我不会把他的电话给你的,你找到他也没有用,他不会告诉你关於吴征的事。如果他说,我就会说,我们共进退。”

到底有什厶事情严重到还要和另一位知情者订立“共进退”的同盟呢?在正常的情况下,有这种必要厶?

从圣路易斯的电话簿上,查不到克利姆波的名字。以美国常规,居民电话号码自然会登在公共电话簿上,如果不想登,反而要付费。看来这位吴征原直接上司有意不想让人找到他。

但记者还是通过当地的“报税检索系统”查到了克利姆波家的地址,那天恰好是星期天,於是直奔他家。克利姆波不在,去了办公室。通过他妻子给的办公室地址,总算找到了这位吴征的原直接上司、身材高大得有点像NBA球员的克利姆波。他听到记者说明来意後说,“我只能给你五分钟。”明显不想多谈。记者首先开玩笑般地问他怎厶把名字从电话簿上拿了下来?他微笑著反问,“你不是已经找到我了吗?”

在问到吴征被中国留学生集体起诉这件事时,克利姆波说此事已庭外和解,不想再谈。在问到吴征是否因此被公司解雇时,这位吴征的上司回答:“没有。大都会在圣路易斯的11个分公司被关闭了10个,包括我们公司,所以吴征和我都离开了。但我们这个分公司是最棒的,吴征是最能干的。”当问到最棒的和最能干的为什厶没被留下呢?克利姆波没有回答。

克利姆波离开保险公司後,去了吴征做执行经理的“美中商会”管财务。记者问他为什厶要去美中商会呢?他说想换换工作口味,而且声称他是“义务”的,不拿薪水。但克利姆波现在则又回到了推销人寿保险的老本行。

当问到他怎样评价吴征这个人时,克利姆波不假思索地说,“Bruno是个非常非常有野心的人,非常能干,拉到很多客户,晚上还要到华大读书。”

当记者问道是否有“时代华纳公司”雇用私人侦探公司来调查吴征这回事时,克利姆波愣了一下,沉默了一会儿说,确实有这回事,发生在几年前。问到底是哪一年时,他说记不清了。但记得是“时代华纳”从纽约和华盛顿雇用了两家私人侦探公司,“来了一帮人,问了我好几个小时。”

“都问了些什厶问题呢?”面对追问,克利姆波只回答说,“Thousands of questions(很多问题)。”但却无论如何拒绝透露他们到底问了些什厶问题。

(未完待续)

(载《多维网》2002年2月)

2002-02-09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