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请访问新站 cq99.us 长青论坛 多谢支持。
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中国为何成了“整形共和国”

曹长青



美国三大无线电视台之一的ABC台,八月底播出题为“中华整形共和国”的专题报导指出,根据“国际美容整形外科学会”(ISAPS)的最新报告,中国的整形市场已居亚洲之冠,全球排名第三(仅次於美国、巴西),占全球市场的12.7%。中华人民共和国(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现已成了“中华整形共和国”(Plastic Republic of China)。

该报导说,中国的整形人口,主要是年轻人,在北京,高中和大学生占了近八成。中国的年轻人比亚洲其他地方的人更爱美、更有钱(整形很昂贵)吗?可能都不是,而是中国的就业市场迫使她们去整形,因为这样比较能找到工作。

中国年轻人所以刮起“整形风”,主要因为中国的女性就业歧视等,早已成为中国的风潮,女性在找工作等诸多方面,都受到歧视,而且情况越来越严重。共产党炫耀的什麽中国“男女平等”,“女性是半边天”等,都成为一种自我嘲讽。

早在几年前,法国《世界报》就在“中国存在性别歧视”的专题报导中举例说∶21岁的重庆大学女生刘丽(译音)就业应聘时,在上衣藏了答录机∶一个中年男性考官问她∶“你有男朋友吗?”“你赞成婚外性行为吗?”“如果客户对你提出性要求,你造择合作还是拒绝?”刘丽断然拒绝回答这些问题,摔门走了。她气愤地对记者说∶“这些问题跟我应聘的职位之间有什麽关系?这完全是个人隐私!”刘丽曾想起诉他们,因有录音证据,但最後还是放弃了,担心公开诉讼可能对自己将来找工作更不利。

德国的《南德意志报》去年底报导说“中国就业性别歧视问题趋於严重”,连许多中国国有企业和部委都几乎只招收男性。许多中国女性突然发觉,尽管她们上了大学并成绩优异,但仍无望得到一个职位。一名遭拒的北大女生说,该部委招聘人员当面对她说∶“你太矮了,我们只要1.65米以上的。”

性别歧视在中国不是秘密,连官方的《中国妇女报》也报导说,一些企业明确规定“不招收女职员”,或要新招收的女工在合同上签字保证“合同期间不怀孕”。

在中国失业率攀高,下岗严重的情况下,“在城市,跟男性相比,女性被解雇的机率更大。”北京《中国日报》说,即使女工保住了工作,她们的平均工资也比男性低30%。而在农村地区的性别歧视更严重,农村妇女的自杀比例高得令人不安。

几年前《中国青年报》做的民调(在六千人中)显示,三个受访者中,有两个以上认为,中国存在“性别歧视”。其中四成四认为,女性比男性更难找到工作。

2009年,北京大学法学院妇女法律研究与服务中心用了近一年时间,通过问卷调查和访谈等方式,在中国20多个省市自治区做了大规模调查,结果发现,中国的性别歧视现象非常严重∶平均每四个女性,就有一人因自己的性别而被用人单位拒绝录用;甚至在签《劳动合同》时,被迫签订“禁婚”、“禁孕”条款。

调查发现,九成以上的女大学生求职时,感受到性别歧视。56.2%的人在求职中遭遇过性别、户籍、学历、外貌、健康等就业歧视。在北京地区,不是本地户口求职遭拒的比例,高达93.9%。使中国的首都可能成为全世界最排外之都。

媒体报导说,中国年轻女性的流行语是∶“干得好不如嫁得好。”一些女性把自己袒胸露肩的照片贴在求职信上,或在简历写上“乐意晚上去喝酒”。一名女性在谋求一个办公室职位时甚至提示说,她在天津选美比赛中得了第二名。

虽然近年不论东方、西方,都有肥胖问题,很多人减肥瘦身,但中国的女孩子减肥,很多却是为了“工作需要”。据一份对女大学生的调查,有七成以上的女生在减肥,其中大部分人是为了找一个好工作。有评论说,因很多用人单位以“曲线”论“英雄”,不够“曲线标准”的会四处碰壁。这仍是一个围著男人转的世界,许多女性不得不进行这一“形象工程”。

到过西方旅游或留学的中国人,坐西方的飞机时,马上就会发现,西方的“空姐”远没有“空大妈”、“空奶奶”多。但中国的空姐,个个年轻、苗条、漂亮,几乎像选美小姐的候选队伍。因中国空姐招工,如不符合这些身高、脸蛋等的形象要求,就别想飞上天。

现在连中国政府的公务员招工,都明目张胆地有歧视条款∶据今年四月中国政法大学公布的《国家公务员招考中的就业歧视状况调查》,中央国家机关以及北京、黑龙江、浙江、广西四地的国家公务员招考中,不同程度地存在著八种就业歧视。例如,报考公务员的资格之一为“年龄为18周岁以上,35周岁以下”。等於人为地排除了任何其他年龄段者成为公务员的机会。

这还是中央国家机关,在小地方,就更肆无忌惮了。例如前年广东阳东县公开招聘政府接待人员,条件竟然是∶“身高1.62米以上,未婚女性,五官端正,举止大方,能歌善舞,能饮白酒一斤┅┅”。有明确的身高和婚姻状态要求,已是歧视,还具体规定能喝多少白酒,恐怕全世界找不到第二个国家,政府招工有这样的荒唐条款,这等於是公然把女性当交际工具。

在就业市场激烈竞争的中国,女性自然成了最先受冲击的对象。但中国女性仅仅靠“整容”就能真正塑起自信、自尊,并更有市场竞争力吗?中国成了“中华整形共和国”,女性就能真正站起来吗?在一个无法无天的社会,女性即使个个都成了西施,或许不仅不能地位提高,反而更沦为工具。

——自由亚洲电台评论,2010年9月7日

2010-09-08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