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请访问新站 cq99.us 长青论坛 多谢支持。
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亲共牧师与星云和尚们

曹长青

南韩牧师韩相烈最近到北韩演讲,歌颂金正日政权,结果返回南韩後被逮捕,因他未经政府允许而去北韩,在那里为共产党做宣传,涉嫌违反《国家保安法》。看到这条新闻,不期然让人想到台湾的星云等政治和尚,他们也是跑到中国朝拜,在那里歌颂共产党,最後也是回到民主台湾。不同的是,台湾没有《国家保安法》,那些为虎作伥的和尚、政客们,不仅逍遥法外,还自我得意。

跟台湾的星云被称为“政治和尚”一样,韩相烈则在南韩被称为“政治牧师”。他是个知名的统派,有强烈的大一统情结,担任“全国统一联合会”的常任委员。他曾因触犯《国家保安法》被判刑过两年半,後被赦免。

这次,韩相烈是先去北京,在那里跟北韩大使馆取得联系,获准後而进入平壤。由於韩相烈是出名的反美、反南韩的统派牧师,所以受到北韩当局的热烈欢迎,如同对待外国元首,在机场被妇女献花,鼓乐齐鸣,列队迎接。一个生活在民主富裕的南韩人,到贫穷而专制的北韩,大唱其赞歌,当然让北韩人大开眼界,惊讶不已。

韩相烈在北韩逗留了七十天,四处演讲、参观,同北韩当局的重要人士会面。他不仅高度赞扬北韩体制,同时批评谴责南韩。在平壤的群众欢迎大会时,韩相烈称北韩的军事独裁统治“不是好战的,而是和平的。”要求南韩政府“不要否定、无视或玷污北韩体制”;同时把民选的南韩政府称为“逆党叛贼”,说首尔 “正把战争引向朝鲜半岛”。

当时正是北韩鱼雷击沉南韩“天安号军舰”的南北韩关系紧张之际,韩相烈却在平壤的记者会上说,“天安舰事件的责任在韩国政府”,甚至公开指控这是韩国政府自编自导的,虽然他拿不出任何证据。他甚至公开吹捧北韩独裁者,说金正日“以他的谦逊、幽默、风趣、智慧以及明朗的微笑,给南方同胞留下深刻印象”。即使北韩派到韩国的特工,在他眼里也是“爱国统一烈士”。

但韩相烈这样夸赞北韩,最後还是选择回到南韩。媒体报导说,韩相烈在北韩成了“万人瞩目的人物”,受到热烈“追捧”,“连他那一身白色牧师服,都成为北韩民众心目中理想的爱国装扮。不少北韩民众被感动得热泪盈眶,很多人都期待一睹他的风采。”

但在北韩这麽受欢迎,为什麽韩相烈还是要回到南韩?为什麽不就永远呆在北韩,成为金正日的臣民,享受他所称之的“美好”呢?因为在他心里,他清清楚楚,南北韩到底哪一边好,哪一边适合他生存。

刻意为共产党张目的“政治牧师”在南韩被逮,已非第一次。一九八九年,韩国政府以同样罪名逮捕了访北韩後回国的文益焕牧师,判刑七年。当年文益焕还受到金正日“接见”,而这次韩相烈虽不断请求,但“金伟大”以身体不好拒绝。实际上是认为他没有当年的文益焕更有利用价值。

这就是统派们的最可耻之处。在台湾,那些星云们,连战们,他们也是清清楚楚,台海两岸哪边好,他们也是绝不放弃民主台湾的护照,但却不断跑到共产党的地盘唱颂歌。但台湾目前的政府,不仅不可能制定《国家安保法》惩罚那些助纣为虐者,而是自己也正越来越成为他们的一部分。

——原载《自由时报》2010年9月6日“曹长青专栏”

2010-09-06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