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请访问新站 cq99.us 长青论坛 多谢支持。
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米奇尼克正被波兰人抛弃

曹长青



在上期《开放》上,我写了“米奇尼克给中国开错药方”一文,评介波兰团结工会的重要参与者、波兰《选举日报》主编米奇尼克在北京的谈话。

我的文章上网後,波兰驻台湾记者沈汉娜(Hanna Shen)发来电子信,说完全同意我的观点,她还说,“米奇尼克非常左倾,希望中国人不要听米奇尼克的建议。”

沈汉娜在共产波兰出生、成长,後到美国留学,近年生活在台湾,为波兰报刊撰写评论等,她跟波兰知识界有密切联系,相当了解波兰的情况。

沈汉娜随後又写专文指出,米奇尼克“也给波兰开错了药方”。她写道∶“自一九八九年起,作为《选举日报》的主编,米奇尼克尝试在波兰社会左右舆论、建构标准。他一度曾被称为波兰的‘政治正确’之父(代表最做作的那类知识份子)。但在最近几年,他的影响力消失,他的报纸的销售量也骤减。为什麽那麽多的波兰人,包括一些波兰知识份子听不进去米奇尼克的话?回答很简单∶米奇尼克给共产主义垮台後的波兰开的药方没有效果。”

米奇尼克给波兰开错药方

那麽米奇尼克开的是什麽药方?沈汉娜介绍说,主要是以所谓“和解”之名,反对《除垢法》(Lustration),即反对追究和清除(仍在政府机构的)前共产党高官和线民。米奇尼克甚至曾撰文说∶波兰共产党的财产不应退回给人民,後共产党人有拥有那些财产的权利。沈汉娜就此评论说,“由於这份资源,前共产党精英得以继续主导波兰的银行、工业和媒体。”结果“导致波兰在转型过程中缺乏司法正义的追求,阻止了我们重新构建信任社会、修复被摧毁的司法制度、以及促进各方和解。”沈汉娜感叹说,“现在,波兰人民开始懂得,米奇尼克给我们开的药方是错误的。但我们花了二十年才意识到这一点。”

为什麽米奇尼克反对除垢法是开错了药方? lustration(除垢)是源自拉丁文的捷克辞汇,意思是光线,指以光明照亮黑暗角落,清除“藏污纳垢”。在东欧共产政权垮台後,东德、捷克都相继通过《除垢法》,对前共产党线民等迫害者,进行法律追究和清理。但在波兰,由於有米奇尼克这样的知识份子,还有他所主编的波兰最大报纸《选举日报》的强烈反对等,波兰的《除垢法》比东德、波兰晚了近二十年才通过。

民运名人是共产党特工

最早通过《除垢法》的是捷克。该法规定∶曾在共产党政府任职情治系统或特务机构的人员、线民,前共产党高层党工,五年之内不得在政府、学术部门、公营企业中担任某个层级以上的职位。共产政权倒台後,捷克公布了曾给秘密警察做线民的名单,他们中有政治人物,有作家诗人,有大学教授,有神职人员,几乎各行各业,都有秘密线民。名单中有刚当选的十六名国会议员,其中六人选择辞职,另十人不辞,他们的名字在全国电视上公布後,他们被撤职。 据统计,在名单公布的五年中,有四万多人从政府、军队、警察、司法、国营电视和电台等机构的高级职务上被撤换。捷克清查了三十多万人,其中一万五千名前共产党线民和帮凶被判为五年内不得担任公职。

也有数百人提出上诉,强调他们当年做线民,是被迫的,在当时那种社会条件下,他们无法拒绝当局的要求(例如要他们监视同事言行并报告等)。但是,其中一半人的上诉被驳回。秘密警察的档案显示,在那些被当局认为可做线民候选者的人中,有三分之一完全拒绝充当告密者。说明即使那样的社会条件,仍有相当多的人坚守道德底线。

德国的情况也类似,两德统一後,德国议会也通过了《除垢法》,对前东德政府中的共产党高官,法官,检察官,警察局长,校长,尤其是共产党线民等,进行了清理。被公布的东德秘密警察档案显示,很多人原来是线民∶作家妻子定期向秘密警察报告丈夫的言谈行踪;授课老师偷偷记录学生思想动态;异议人士大病一场,原来是医生按安全部指令,给他开了损害脑神经的药物。甚至民运名人,都是共产党的特工。东德政权垮台时,有一万六千袋秘密档案没来得及销毁,只是用绞纸机剪成碎片。德国利用美国惠普电脑公司发明的纸片文字重组软体(重组准确率达八成,能复原七成的碎片文件),把文件复原,由此发现了很多东德的名流,原来是共产党线民,包括曾是著名异议诗人的安德森(Sascha Anderson)。东德的十八万教师中,有两万人经审查後被解聘,前东德的法官和检察官近一半被免职,四万两千名前东德政府官员被革职。

团结工会发言人也是线民

在波兰,同样存在线民等“藏污纳垢”问题。例如,秘密警察档案显示,自由欧洲电台(RFE)波语部主任纳科德,曾给共产党做过线民;曾任“团结工会运动”对外发言人、像电影明星般的知名异议人士涅扎碧妥斯卡小姐也曾与波共合作,她在警察局档案的秘密代号是Nowak。连华沙大主教、被称为“波兰天主教会最有权势的人”维尔格斯,竟是跟秘密警察合作二十年之久的告密者。一位波兰神职人员著书说,有三十九名神父的名字,在秘密警察的线民档案中,其中三人是现任的大主教。

这些“告密者”,不知伤害了多少无辜的生命。在东德,就有七万八千人被控“危害国家安全”而坐牢。因告密而失去工作、无法晋升等等失去个人利益的,则就无法统计了。有的甚至丧失了性命。例如波兰近年拍出纪录片《三位好友》,记载了共产时代的真实故事∶瓦兹坦,皮雅斯,梅勒斯卡,三人在大学念书时成为好友,因都有反共理念。但没想到,梅勒斯卡早就身兼密探职务,他把好友的言行上报秘密警察。结果皮雅斯被残忍殴打致死,因他开始怀疑梅勒斯卡是奸细,秘密警察为避免失去如此有价值的密探,下令暗杀了皮雅斯。

中国菁英不能盲目跟从

幸存的瓦兹坦(後成为波兰著名异议作家和新闻记者)强烈要求彻底检视共产党的过去,是《除垢法》的热忱支持者。但米奇尼克和他的报纸,却是《除垢法》的强烈反对者。这些波兰左派强调要跟共产党人和解,甚至对陷害他人的线民,也不要追究。例如《三位好友》中的那个有人命的共产党线民梅勒斯卡,竟被米奇尼克请到他主编的《选举日报》做了专栏作家,写评论。可想而知,梅勒斯卡们,怎麽可能支持《除垢法》。

沈汉娜的文章介绍说,“在波兰,米奇尼克领导的报纸指控除垢法的支持者有独裁者倾向。那些主张司法追究前共产党高官责任的人们,也受到米奇尼克的指责。┅┅当时还有一个对波兰共产党人实行的‘爱的政策’,米奇尼克是创建者之一。”

直到三年前,波兰才冲破米奇尼克等左派的阻挠,通过了《除垢法》。给波兰开错了药方的米奇尼克,当然被波兰人抛弃。正如沈汉娜文章所说,“米奇尼克的影响力消失了,他的报纸发行量也骤减。”这样的米奇尼克到中国开药方,可能会加倍的“没有效果”。而且如果中国文化人们盲目跟从,不仅无助中共垮台,而且即使共产党倒台了,也可能像波兰那样,使中国的转型正义迟迟无法完成。

2010年8月17日於美国

——原载《开放》2010年9月号

2010-09-01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