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请访问新站 cq99.us 长青论坛 多谢支持。
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左派为何在澳洲失败

曹长青



前天(21日),澳大利亚进行了有史以来最激烈竞争的国会改选,结果两大政党都没拿到多数席位(要76席),但执政的左派工党明显是输家,因从原来的83席降至72席,而保守派联盟(自由党和国家党)则从原63席增至73席。今後几天,左、右两大党,谁能拉到独立派议员(四席),谁就可组阁。独立派的四个议员中,有三位原从保守派联盟出走,在理念方面,应说跟保守派更近,所以澳洲很可能像不久前的英国大选一样(也是两党平分秋色,国会没产生多数党),最後是保守派联合小党议员而组阁出任总理。

近三年前,工党打败了连续执政11年的保守派霍华德政府,气势如虹,工党领袖陆克文的支持率高达七成。但为什麽只有两年多,这只腾空的陆总理,就像流星一样陨落著陆?

首先,陆克文在竞选中的改变全球气候过热的夸口,根本无法兑现。因它不仅涉及全球,并是一个假议题,根本不是哪个国家可解决的。而为气候过暖而限制企业发展,等於人为制造经济困境。陆克文是两头不讨好∶环保绿党及支持者愤怒,重视经济发展的企业界和民众也不满。

其次,陆克文上台後,推行社会主义经济政策,用国家资金大手笔“救市”,结果债台高筑。上届霍华德政府留下的172亿财政盈馀,被陆克文的救市计划花掉,还出现321亿的财政赤字。为补漏洞,陆克文要对矿业增收40%的税,结果怨声载道,民调暴跌。

曾学中文,会说流利汉语的陆克文,上台後全面亲近北京,希望依赖中国市场扭转澳洲经济,但并无效果。结果导致原来支持者反感。例如前台湾总统府顾问、澳洲昆士兰大学教授邱垂亮,曾多年支持老友陆克文,但这次选前就撰文反戈,称陆克文“大概是世界民主国家中最亲近专制中国的国家领袖”。

第三,看到陆克文民调暴跌,工党急中生“蠢”,临阵换将,以密谋方式把陆克文拉下马,陆的副手吉拉德接任,并提前大选。此举在陆的家乡昆士兰省引起强烈反弹,结果工党在这个票仓(第二大省)的支持率降至三成。吉拉德为权力而无情出手、政治刺杀,导致愤怒的昆省选民要用选票为同乡打抱不平。

第四,在野党领袖亚伯特虽去年底才出任自由党主席,但他目标清晰,理念坚定,选战策略得当,以三大诉求赢得了选民共鸣∶制止住涌入澳洲的非法移民;削减赤字;减税,以市场经济再创繁荣。另外这位前橄榄球运动员性格直率、作风质朴,“在选民心目中更像一位普通澳大利亚人,更具亲和力。”

如保守派组阁,将再创澳洲记录,因过去79年,澳洲从没出现仅维持一届的政府。吉拉德的首位女性总理梦不仅破碎,也成为工党历史的噩梦。而从全球角度,G7加澳洲,八个西方主要国家,出现英国、法国、德国、意大利、加拿大、澳大利亚等六国都是保守派执政的局面,左翼政府只剩下美国和日本。而日本的菅直人内阁,经上次参院选举惨败,已是势如危卵。而美国两个月後就国会改选,民调显示,奥巴马的民主党将是输家。现在五个美国人,就有一个认为奥巴马是穆斯林(虽然他自称基督徒);近半美国人不清楚奥巴马到底信仰什麽。这在美国历史上,是从来没有过的。如现在美国选总统,在野的共和党不论谁出来,都会打败奥巴马。看来,干预经济、试图垄断人们生活的大政府,在哪个国家都会短命;人们用选票教训那些走社会主义的政客。

——原载《自由时报》2010年8月23日“曹长青专栏”

2010-08-23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