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请访问新站 cq99.us 长青论坛 多谢支持。
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中国“无足轻重”

曹长青



小小的足球,吸引了全球几十亿观众。世界杯的草坪,成了世界球迷的焦点。中国是全球最大的足球市场,北京《体坛周报》说,世界杯期间,中国有数亿观众。

中国虽然球迷众多,北京奥运还拿到最多金牌,但却缺席世界杯,连32强都打不进去,被视为“无足轻重”。中国球迷们质问∶难道14亿人就找不到11个能踢好足球的人吗?但事实是,就是找不到!

中国国家足球队,不仅打不进32强,其腐败形象,已成了民众嘲笑、奚落的对象。网上流行的中国足球笑话是,甲∶听说你哥哥在国家队踢球?乙∶你哥哥才在国家队踢球呢!你们全家都在国家队踢球!——堂堂国家足球队,居然成了耻辱的象征!

●宫廷体育爲腐败打开大门

中国足球爲什麽不行?《纽约时报》曾发过两篇体育专家的文章,探讨其原因。著有《爲中国而训练∶意识形态下的体育》的美国密苏里—圣路易斯大学人类学教授苏珊.布劳内尔(Susan Brownell)在题爲“中央计划的缺陷”的文章中分析说,中国足球无法进入世界等级,原因跟中国的游泳、田径项目的落后类似,因爲没有得到更广阔的人才来源。而国家投资的宫廷式体育项目,很小就开始训练孩子,就可以出成果。

苏珊认爲,中国足球问题,最主要弊端是政府对体育的中央集权式控制。现在中国走向市场经济,而足球等体育项目仍被政府控制,于是,足球也像中国的经济一样,是双轨制,体委和足协,同时有权力和金钱,这种制度爲腐败敞开大门。

很多中国人问,什麽时候中国能打入世界杯?苏珊说,回答这个问题之前,应先问一句,爲什麽中国要有这种国家掌控的体育系统,它主要是爲了拿奥运金牌,而不是爲了大众体育(grassroots sports)。根本答案是∶中国的体育系统,尤其是足球,是中国当今政府控制和市场经济混合制(弊端)的一个缩影。

●政府恐惧足球俱乐部

美国另一位专家、在富比士网页“中国田径”栏目写博客的麻省理工学院亚洲办公室主任楚池亚玛(Ray Tsuchiyama)则在“对政府的威胁”的文章中说,在足球发达的英格兰和巴西,城市的草根足球十分重要,那些足球俱乐部,是周邻青少年的中心,发现和培养未来的球星。这种俱乐部不仅提供基本的足球技能,并训练人的体育性、勇气、纪律性、以及忠诚。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时,一些英国的战斗旅,主要是从有足球俱乐部的城市招的兵,打仗前,军官把一只足球踢向德国战壕,标志进攻开始。

楚池亚玛认爲,过去几十年,中国官方培养体育“菁英”,提供资金、教练、培训,以及旅行特权等,主要是爲拿奥运金牌,由此来展示共产党政治制度的胜利和能耐。这种政策,给足球发展带来阴影。足球项目被当局控制,结果地方上独立的足球俱乐部没法发展。中国政府可能恐惧这种小小的足球俱乐部,在乡镇、城市,成千上万地出现,蔓延成“从底层开始”(bottom-up)的社会运动,从而挑战中共的统治。因这种足球俱乐部,会把城乡的家庭、邻居连结到一起,最后他们可能忠诚于这个俱乐部,而不是政府或体委的官僚。

两名专家的文章后面,有很多跟贴,其中还有从中国写来的评语。一位中国女性读者说,中国的足球爲什麽不行,原因很简单,因爲中国的孩子不能一块玩。从婴儿开始,他们就被奶奶到处抱着;放学了,被汽车、摩托或自行车接到家。中国的孩子之间缺乏社会往来。“在非洲,我看到孩子们在脏土地上玩,在北阿富汗,女孩们在学校操场跑起来,像一阵风。在中国,就看不到这种情景。再加上中国的一胎化政策,等于孩子的儿童期没有了。”

●吸烟有害健康,看国足有害生命

一位新泽西州的读者,曾在中国教英文七年。他评论说,中国足球上不来,原因很多,其中一个是中国的父母普遍不重视体育,而要孩子好好读书。在他教书的学校,学生一周上课六天,早上六点迷迷糊糊就要起床,一直读到晚上10点。一天几乎所有醒著的时间,都要埋首书本,以应付考试。到了下午,孩子们终于有了“课余时间”,但已精疲力尽,没有谁还想玩什麽,只想赶快打个盹。

但也有读者认爲,中国足球上不来,是中国人体能不够,因足球运动量大,冲击和竞争力强。但这种说法不攻自破,因爲多次世界杯,日本、南韩都打入,他们也是东方体能(日本已连续五次打入世界杯)。

一位纽约的美国读者说,说来说去,最根本的原因,是中国足球体制的腐败。他举例说,他的一位中国国家队的朋友披露,要想参加国际比赛,必须跟教练有“关系”,才能被推举。而在基层比赛,也要跟“评委”拉关系,才能拿到“好成绩”。中国不断出现“足球黑哨”(裁判造假)事件,绝不是偶然。中国的球迷们都愤怒这种造假,他们看足球赛,不是快乐,而是生气!中国网路上流传的名言是∶“看英超要钱,看国足要命。珍爱生命,远离国足!吸烟有害健康,看国足有害生命!”

●对中国足球上帝也发愁

在中国这种足球体制下,对中国打入世界杯,人们普遍不乐观。中国网站上流传最广的一个幽默,表达了这种悲观之情∶

一个韩国人,一个日本人和一个中国人有幸见到了上帝。

韩国人问上帝∶“我们韩国什麽时候能获得世界杯足球赛的冠军?”上帝说∶“50年。”韩国人哭了∶“呜呜呜┅┅我这辈子是看不到了!”

日本人也问上帝∶“日本什麽时候能获得世界杯冠军?”上帝答∶“也许100年吧。”日本人也哭了∶“呜呜呜┅┅我下一辈子也看不到了!”

中国人当然也问上帝∶“我们中国什麽时候能获得世界杯冠军?”没有想到,上帝哭了∶“呜呜呜┅┅我是看不到了!”

(旧文改写。原题∶中国足球为什麽不行?)

——2014年足球世界杯开赛之际

曹长青的推特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2014-06-15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