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请访问新站 cq99.us 长青论坛 多谢支持。
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政坛的三支“奶油冰淇凌”

曹长青



“听到日本首相鸠山辞职的新闻,脑海中闪出前日相中曾根康弘评断(预测)鸠山命运的名言∶鸠山的理念像“奶油冰淇凌”,味道甜美但很快就会消融不见。但鸠山也实在“消融”得太快,从去年九月当上首相,做了还不到九个月。

日本首相多“短命”,过去四年,就有五个首相,平均每年换一个多。这不仅是政治人物本身的问题,也跟“内阁制”有关,因在这种体制下,首相不是全民直选产生,而是由国会多数党的党魁出任,所以党内总是有权争的暗流,因为谁当上党魁,谁就成为首相。另外,这个国会多数党如席位没过半,还要联合其他小党组阁,而任何小党退出,内阁就可能垮台,首相做不下去。像亚洲的印度(按人口是全球最大民主国家)也是内阁制,就不断有倒阁、小党退出而导致总理换人,或被迫提前大选的劳命伤财情形。

这次鸠山辞职,也是由於其联合内阁中的一个小党退出,再加上他所属政党内部权争,迫使他下台。

●鸠山完全没有领袖能力

日本过去四年有五个首相,而美国四年才选一个总统。美国总统在任期中,只要不被国会弹劾或暗杀等意外发生,一般都会做满,绝不会出现日本这种国家元首走马灯的政治景观(近年日相做得最长的是小泉,但也只做了五年半,比美国一届总统任期多一点)。

鸠山下台的原因,他自己解释说,是由於“驻日美军天普间基地迁移”和“政治献金”这两大问题,但从根本上说,是他理念不清、优柔寡断,完全缺乏领袖能力(Leadership)。这从他写的书就可找到线索。鸠山在《我的自由主义——友爱革命》中说∶“近代历史可以视为选择自由还是平等的历史,自由多了就失去平等,平等太过就失去自由。”那鸠山做怎样的选择?他提出一个抽象、虚无缥缈的政治理念,叫做“友爱”,把它当作“自由与平等”的结合体。鸠山在书中说,“我反复强调自由主义就是爱。这里的爱是指‘友爱’”。

鸠山对自由主义的理解完全离谱。因为自由主义的核心价值是自由,是人的选择权利。正如作为美国建国之本的《独立宣言》所说,是人的“生命,自由,追求幸福”的权利。正因为自由主义的核心价值是人的自由,所以西方才发展出保护私有财产、最有效促使个人劳动成果(包括思想成果)自由交换的资本主义。今天西方左派、右派两大理念和势力的斗争,也就是围绕在自由与平等,哪个为核心价值的认知上。

●自由的价值高於平等

左派强调“平等”,把它作为主要价值。所以左派要大政府、高税收(从中产阶级和富人那里强行徵收)、高福利(对社会财富进行二次分配)。右派强调“自由”,把它作为根本价值,所以右派追求小政府,最大限度限制政府规模、减税、充分的市场经济。两者的根本区别是,左派朝向社会主义,右派坚持资本主义。

坚持自由,不等於放弃平等。而是只有在坚持自由下,才有相对的平等;而且主要是机会平等,而不是财富均等。人的才能不同,更方面都有差异,强求财富均等,不仅不公平,更不道德,实质也做不到,除非像斯大林、毛泽东、柬共波尔布特那样,用暴力强行均贫富,结果是大家一起受穷,同时也都被奴役。

鸠山连这些基本的道理等没弄明白,胡喊什麽“自由主义是友爱”。结果他上台後,就爱错了方向——疏远美国,亲近北京,提出国家战略“脱美入亚”,要疏远美国和西方,跟红色中国拉近关系。

鸠山想另立“山头”,结果被人民淘汰。他刚上台时的支持率高达七成以上,一路跌至不到二成。最後这位首相只好识相地下台。所以前首相中曾根康弘预测得一点也不错,鸠山的“友爱”理念就像“奶油冰淇凌”,虽甜言蜜语,好像很对胃口,但很快就融化消失。前首相小泉说得更直接,竞选时乱夸海口的鸠山“用自己的言语勒住了自己的脖子”。

●陆克文哭著“融化”

和鸠山有点相似的是澳大利亚总理陆克文(Kevin Rudd,他会汉语,所以给自己取了个中文名),他一上台,也是跟北京拉关系,专家批评说,陆克文的对外政策是“以中国为中心”,围著北京转。但他倒没有唱什麽“友爱”的高调,而是实实在在地推行均贫富的左倾政策。最近他的“资源暴利税”政策就引起轩然大波,遭到商界和民众的强烈反对。所谓“资源暴利税”,就是陆克文政府要大幅调高对矿业的税收,以“社会平等”为由,强行徵收企业的“超额利润”税。这种政策明显将会损害澳洲经济,因企业利润资金多被政府收去,就没法扩大再生产,难以增加就业机会,结果失业增高,经济滞缓,最後大家一起受穷。

陆克文刚上台时,民众支持率跟鸠山一样,也是高达七成以上,结果也是连续下跌。媒体报导说,如现在投票,陆克文的工党支持率只有32%,而反对党(联盟党)高达68%。研究领导能力的国际专家格雷.格劳瑞(Greg Lourey)说,陆克文只“善於辞令”。他也像“奶油冰淇凌”,虽油腔奶调,说得比唱得还好听,但也是很快“融化”。最近工党的大佬们出手,经密谋政治,拉拢到陆克文的副手(副总理)吉拉德,由她反戈一击,夺了陆克文的权。陆克文在辞职记者会讲话时几度哽咽,因他绝没想到,亲手选拔的副手,竟为了权力,背後插他一刀,结束了他的总理生涯。

●升起像火箭,跌落像拐棍

亚洲政坛的另一支“奶油冰淇凌”,是台湾的马英九总统。他两年前就职时,民众支持率也是高达七成以上,现已跌至只有二、三成,简直要跟鸠山“比低”。美国学者认为,马英九有“鸠山病”,上台後更是推行“疏远美国、亲近北京”的政策,甚至要国共联手,尤其是要签两岸经济合作架构协定(ECFA),更导致强烈反对声浪。在野党提出,对重大纷争政策,应该公投,但马政府拒绝,於是蓝绿对立、朝野对恃,更加严重。

马英九竞选总统时,曾信誓旦旦,说两岸签重大协议,先要求中共撤飞弹(现已增至一千多枚),甚至说他“烧成灰也是台湾人”。但马英九的高调,也像“奶油冰淇凌”,味道甜美,但很快就“融化”。他的民意支持度,当年升起像火箭,现在跌落像拐棍。以目前台湾的民意走向,如现在大选,马英九可能会成为“前总统”。前美国在台协会理事主席卜睿哲最近在台北的研讨会上说,2012台湾出现新总统,美国的对台政策也不会改变,似乎在这位美国专家眼里,马英九也“融化”得差不多了。

亚洲、澳洲政坛的三支冰淇凌,鸠山、陆克文已完全融化;马英九只剩下一小截,不到三分之一。看来,不管多麽表面亮丽、味道甜美的“奶油冰淇凌”,最後都逃不过“融化”的命运。

(网络版增加了陆克文下台的内容)

——原载《看》双周刊2010年6月24日

2010-06-24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