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请访问新站 cq99.us 长青论坛 多谢支持。
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捷克总统克劳斯∶欧元区何时崩溃?

鲁克 译

目目前欧元区所遇到的问题是关系到欧元的生死存亡。作为一个长期批评欧洲单一货币的人,我并没有就此幸灾乐祸。在深入探讨希腊债务危机之前,我得说明一下“崩溃”的具体定义。对於目前欧元处境,至少让我想起两种解读。第一种就是所谓欧元区项目,或建立一个共同欧洲货币的专案,已经崩溃了,它未能实现预期良好的效果。

建立欧元区是基於一个明确的经济效益,就是造福所有愿意放弃本国货币的国家,虽然在这些国家地方货币已经流通了数十年,上百年。在推出单一货币之前,相关研究,准科学的研究已经广泛地见诸於世。这些准科学研究承诺,欧元有助於加速经济增长和降低通膨,并特别强调,欧元区成员国有望抗衡各种不利的经济乱像或外来的冲击。

欧元并没有导致欧元区经济增长

然而,显然上述的情况根本就没有发生。自欧元区建好後,其成员国经济增速比前几十年,反而放慢了。在经济增长速度上,欧元区国家和其他地区的差距拉开了,落後於大经济体,美国和中国,小东南亚经济体和部分发展中区域,所谓欧洲的中欧和东欧,那些不属於欧元区成员国的。

20世纪60年代以来,欧元区国家的经济增长缓慢,欧元的流通并没有扭转这一趋势。根据欧洲央行资料,欧元区国家平均每年经济增长3.4个百分点,20世纪70-80年代增长2.4个百分点,在20世纪90年代2.2个百分点, 2001年至2009年(欧元的10年)只有1.1%,类似的经济下滑的情况在世界其他任何地方并没有出现过。

欧元区国家没有融合

连预期中的整合欧元区国家膨胀率,这都没能实现。在欧元区内的国家形成了两大群体,一部分国家低通膨和另一部分国家高通膨(比如∶希腊,西班牙,葡萄牙,爱尔兰和其他一些国家)。而长期贸易不平衡的情况也在恶化。一方面,贸易平衡的国家,出口大於进口,另一方面,一些国家的进口多於出口。这不是巧合,後者的国内通膨率较高。建立欧元区的并没有带来任何成员国的均衡。

全球金融和经济危机只是加剧和暴露了欧元区所有经济问题,当然它不是造成这些问题的原因。之所以如此,我并没有感到惊讶。由16个成员国组成的欧元区,不是所谓的“最优货币区”,正如基本经济定理告诉我们的那样。 前欧洲央行理事、首席经济师奥特马尔•伊辛(Otmar Issing)曾多次指出,建立欧元区主要是一个政治决定(最近的一次是2009年12月在布拉格演讲提到)。

这一决定并没有考虑单一货币计画在一整群国家的适用性。但是,倘若现有的货币区不能构成最佳货币区,那麽欧元区建立和维护所需的成本一定会超过收益,这是无法避免的。

我的话用“建立”和“维护”这两个词语,决不是偶然的。建立共同货币区是第一步,既容易而且表面上花费不多,大多数的经济评论员对此感到满意,就更不要说非经济评论员了。这造成了一个错觉,所谓欧洲单一货币计画,一切都OK,没有问题。这是一个错觉,在欧元诞生之日起,至少我们中就有人指出了这个错。不幸的是当时没人听。

我从来没有质疑这个事实。在欧元诞生时,加入欧元区国家的汇率变化,或多或少地反映当时欧洲的经济状况。然而,在过去十年中,成员国的经济表现开始出现分歧,单一货币的束缚性对个别成员国的负面影响已经显露出来。在经济形势一片大好,那些隐藏问题不会浮出水面。

一旦危机或“恶劣天气”到来,但是,成员国之间同质性缺乏表现得十分明显。在这个意义上,我敢说,欧元区作为一个项目,承诺给成员国的可观经济利益——这宣告失败。

欧元的隐性成本

不像经济学家,非专业人士和政客更感兴趣是“欧元区体制是否会崩溃”。对於这个问题,我的回答是否定的,它不会崩溃。大量政治的资本注入以维系欧元体制,欧盟被封合在一起,推向超级国家之路。因此,在可见的未来,欧元区肯定不会被废弃。它会继续,但是代价非常高,欧元区国家的公民不得不为此买单。(那些保留本地货币的欧洲人会间接地为此付出代价)

欧元区经济的低增长率是维持欧元付出的代价。欧元区经济缓慢的增长造成了其他欧洲国家的经济损失,如捷克共和国以及在其他地区。大宗资金被调拨到陷入经济和金融困境的欧元区国家中,这是欧元付出最明显的代价根源。

这种没有政治结盟的资金调拨是非常困难的,早在1991年时,德国总理科尔就明白其中的道理。他说∶“近来的历史,不仅是德国史,告诉我们,维持一个经济与货币的联盟,却没有政治上的联盟,这是荒谬的。“不幸的是,随著时间的推移,他似乎已经忘记了。

在可见的将来,希腊得到的总救助款会被许多欧元区居民分担,每个人都能轻易地算出自己贡献。然而,非经济学者很难考虑到其中“机会”成本的损失。倘若从牺牲更高的,潜在的增长的角度来分析,会令人更加痛心。不过,是政治因素造成的,对此我毫不怀疑,欧元将付出的巨大代价。而且,欧元区的居民永远也无法发现真正的欧元成本有多大。

总之,欧洲货币联盟虽然并没有被取消之忧。但是,维护它的代价还将继续上升。

捷克共和国没有加入欧元区,因此迄今为止没有出错,坚持有这样理念的,我们并不是唯一的国家。2010年,4月13日《金融时报》有篇斯瓦沃米尔(Skrzypek)的文章,他是已故的波兰央行行长,认识他是我三生有幸, 在他写完这篇文章不久,遭遇到空难,与之随行还有许多前去俄罗斯摩 斯克的波兰政要。

在这篇文章中,瓦沃米尔说,“作为一个非欧元成员,波兰已经能够从波兰币灵活的汇率中获利,这有助於经济增长和降低经常帐赤字,同时又不出现输入型的通胀。”他补充说,“10多年来,周边的欧元成员国正在失去竞争力,这是一个不错的教训。”此语足够,无须多言。

原英文∶When Will the Eurozone Collapse? By Vaclav Klaus,载美国智库CATO研究所网页∶http://www.cato.org/pub_display.php?pub_id=11838

——译文转自《标尺》网∶http://standardworlddaily.com/blog/?p=3328

2010-06-02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