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请访问新站 cq99.us 长青论坛 多谢支持。
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美国精英输给草根民众

曹长青

美国年底要国会改选,现在两党都按惯例进行党内初选。但初选却频频爆出冷门,不见经传的新手,打败了有总统、党内元老支持的政坛老将,这个现象被视为美国民众对(首都)华盛顿愤怒,对当权派不满。它对年底的选情具指标意义,令人瞩目。

在共和党方面,最大的冷门发生在肯塔基州,在党内初选(联邦参议员候选人)时,47岁的当地眼科医生、毫无从政经验的兰德.保罗(Rand Paul),竟然打败了由本党参院领袖“钦定的候选人”。而且是以59比35,获得横扫般胜利。兰德.保罗将代表共和党,年底跟民主党对手争夺该州的联邦参议员席位。

兰德.保罗打败本党领袖支持的候选人,本身就是新闻,更令人瞩目的是,他是全美反对奥巴马大政府的“茶党”运动的最强有力支持者,被媒体称为“茶党的最爱”、“反(首都)华盛顿的政治煽动家”。

阿特拉斯不再“耸肩”

兰德.保罗是libertarian,这个词被译成“绝对自由意志论者”,它的主要意思是∶强烈主张个人自由,反对大政府剥夺个人权利,尤其反对用高税收、高福利,进行财富二次分配。“绝对自由意志论者”跟“保守派”(conservative)有区别,它不那麽强调宗教内容,在社会问题上,更多著眼於个人自由。

例如,兰德.保罗的政见主要是∶反对涨税,强烈要求限制政府开支。他说,如当选,将在国会提出议案,以立法方式要求国会财政平衡,不得通过高赤字预算。他还主张限制参议员任期,取消教育部,认为教育应属於教师、家长,而不是由华盛顿的权力者决定孩子应知道什麽。

美联社的报导评论说,在几个月前,兰德.保罗在政坛还默默无闻,人们只知道,他是全国大名鼎鼎的“绝对自由意志论”领袖、德州共和党众议员罗恩.保罗(Ron Paul)的儿子。罗恩.保罗在2008年曾参选共和党总统提名人,有全国名气。但他的影响力,更来自他的政见,他被视为信奉“绝对自由意志论”哲学的“茶党”运动的代表人物。在奥巴马的政府出资救市、垄断医疗保险等社会主义政策推行之际,罗恩.保罗的保护个人自由和权利、恢复原本资本主义的政见,更受民众欢迎。

保罗父子的哲学,明显是来自安.兰德( Ayn Rand)。今天在美国各地风起云涌的“茶党”运动,基本是安.兰德哲学思想的体现。安.兰德是美国客观主义哲学创始人和畅销书作家,她歌颂资主义、强调个人主义、痛斥集体主义,反对共产主义和社会主义。安.兰德虽然在八十年代初就去世了,但她的书仍十分畅销。她的推崇个人主义和资本主义的小说《源泉》、《阿特拉斯耸耸肩》,以及《致新知识份子》等作品,成为libertarian的重要理论源泉。

保罗父子,前美联储会主席格林斯潘(安兰德弟子),福克斯电视的老板默多克,当红的电视政治脱口秀主持人格林贝克等等,以及无数的茶党运动参与者,都受安兰德客观主义的哲学影响。茶党运动,或者说安兰德的哲学思想,对共和党的影响,从兰德.保罗在党内初选的压倒性胜利,明显已可看出,对年底国会改选的影响,更被人们拭目以待。

“叛将”不被人们接受

共和党的对手民主党,这次党内初选,也是爆出冷门∶在宾夕法尼亚州,政坛老将斯佩克特(Arlen Specter)败给了政治新秀、众议员塞斯塔克(Joe Sestak)。斯佩克特得到了总统奥巴马、副总统拜登等民主党重量级人物的支持,奥巴马甚至喊出“我爱斯佩克特”;副总统拜登出生在宾州,更是近水楼台,全力助选,但这些“加持”全都没有作用。而在几周前,塞斯塔克这位退休海军中将(2006年当选众议员)的民调支持率,曾落後20个百分点。

斯佩克特原是共和党籍,已当了五届30年的联邦参议员。由於他支持奥巴马的救市和医疗保险计画等,遭到共和党支持者批评,他担心党内初选无法胜出,所以数月前跳槽到民主党。由於他“叛变”,导致共和党在参院席位减至40,因而不能用“冗长发言(filibuster)”杯葛奥巴马议案。由於他有这样“特殊分量”,奥巴马和民主党方面保证支持他,打赢党内初选後,代表民主党参选。这位现已80岁的老人,想玩政治,结果被选民淘汰。可见人们对“政治交易”的反感。

斯佩克特的落选,对自由贸易有好处,因他一贯在贸易问题上持强硬立场,去年底他还敦促美国政府对中国输美钢管做出反倾销制裁,甚至主张废除中美间的一系列贸易条约。

安兰德 Vs. 奥巴马

自奥巴马上台,民主党接连败选,在新泽西、维吉尼亚,民主党当任州长都败选。在民主党大本营的麻州,已故肯尼迪参议员的遗缺补选,也被共和党拿去。再加上这次奥巴马支持的“共和党叛将” 斯佩克特又输得很难看,美联社的报导评论说,这不仅使奥巴马“尴尬”,更令人怀疑他的“声望”对年底助选还有多大作用。美联社最新民调显示,美国公众对奥巴马的工作能力,强烈质疑的有33%,强烈支援的22%。它至少说明,奥巴马的魅力不再,字幕机前的激情演说和口号,已无法再迷惑住公众了。

被视为“茶党”新星的兰德.保罗在胜选演讲时的话,代表很多美国民众的心声∶击败奥巴马的大政府,“把我们的政府夺回来”!

今年底的美国国会改选,很可能是两种哲学思想的对决∶安兰德的“个人主义”“资本主义”Vs.奥巴马的“社会主义”。对决的结果,不仅决定美国的前途命运,对全球经济和世界走向也将有相当的影响。

——原载“自由亚洲电台” 2010年5月25日

2010-05-26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