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请访问新站 cq99.us 长青论坛 多谢支持。
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进入《汉语词典》的二奶

曹长青



由於中国没有民主政治,再加上走所谓“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的双轨经济,即专制体制下的市场经济与国家垄断的混合经济,结果为权力者的贪污腐败提供了巨大机会。在当今中国,几乎无官不贪。官员信条是,有权不使,过期作废。所以以权谋私,已不是哪个官员的个人品质问题,而是一种制度性的腐败。早有人形容说,如果把中国处级以上官员全都拉出来枪毙,可能有冤枉的,但隔一个毙一个,一定有漏网的;说明贪腐的普遍性,严重性。

在这种无官不贪的官场中,主要以男性为主,结果以权谋“性”成为普遍现象,甚至达到“顺理成‘脏’”,成为腐败文化中的一个特“色”。

最近,台湾《看》杂志(http://www.watchinese.com)就此问题作了专题报导,其中引述的具体事例和分析等,令人触目惊心。该刊引述中国法制学者巫昌祯的统计说,中国被查处的贪官污吏中,95%有情妇,60%以上的领导干部的腐败案都与“包二奶”有关。因而网上流传说,“贪官将情妇从床上培养到主席台;情妇将贪官从台上培养成阶下囚”。

《中共高干情妇档案》一书的作者方延鸿说,当今的中国是红(权力)、黑(腐败)、黄(色情)混在一起的“腐臭的酱色”,一个高官背後就会有数个、数十个二奶。

最近中国爆红的电视连续剧《蜗居》,就是写有权有势的中共市委秘书怎样“包二奶”的故事,引起全国关注。由於包二奶现象太普遍,人人皆知,连中国的《现代汉语词典》,也在最新的第五版中,专列了“二奶”词条,解释是∶“有配偶的男人暗地里非法包养的女人”。

词条上说是“非法”,但在当今中国笑贫不笑娼的现实社会中,几乎有权有势有钱的,都在包二奶,人们不仅见怪不怪,甚至很多女性还羡慕“二奶”被包被养的养尊处优生活。而更多的男性,不仅没有羞耻感,更以包多少二奶而自豪。

《看》杂志引述说,中共大连市委开会时,有人说自己有两个二奶都感到抬不起头来,说这证明自己的魅力不够。结果一圈发言下来,平均每人有六个二奶。

像最近被揭出的中国四大直辖市之一的重庆市司法局长文强(做过16年重庆公安局副局长),就有上百个情妇。到重庆的电影女星、歌星等,很多都被他包养包用,甚至重庆公安局刑侦总队女队长、被评为“中国十大女杰”的中共十七大代表陈光明,也是他的情妇。

即使中国官方媒体上,也有很多这种报导。例如在文强之前,就被揭出,重庆市委宣传部副部长、市广播电视局长张小川包养70多个情妇;深圳中级法院的副院长有六个女法官情妇,碰到那些有油水(可以进贡、受贿)的案子,这个副院长就“拨”给情妇法官,让她们发财。

而在这之前,因情妇联手上告而落马的中共海军副司令王守业,被揭出至少包养了五个情妇。前上海市委书记陈良宇,被调查出包养了两名情妇。中共湖北省天门市市委书记张二江,被称为“五毒书记”,因为吃喝嫖赌,五毒俱全,情妇多达107个。

北京《检察日报》的文章引述说,中国网路上,有对贪官放荡生活的嘲讽排行榜,也被称为“全国二奶大赛”名单∶中共江苏省建设厅长徐其耀,包养情妇146人,获得“数量奖”;重庆市委宣传部长张宗海,包养17名未婚女大学生,获“素质奖”;海南省纺织局长李庆善,撰写性爱日记95本、保存性爱物证236份,获“学术奖”;安徽省宣城市委书记杨枫,运用MBA知识管理7名情妇,获“管理奖”;福建省周宁县委书记林龙飞,召集他的22名情妇举办群芳宴并选出最美者,获“团结奖”。

中国官场的包二奶,名扬中外。香港《星岛网》的投票民调显示,95%相信“中国官场的情妇现象普遍”。常言说,“每个成功的男人背後必有一个相助的女人”。但这句格言,在中国被改为∶“每个贪官的背後总有一堆情妇”。据中共官方媒体报导,1998—2008这十年间接受调查的41名中共省级官员,其中36人包养情妇。

在当今中国,甚至连广告,都毫不掩饰地宣传“二奶有理”。《看》杂志引述说,最近在浙江台州新建的“万家华庭城市公寓”的广告图上,写的一句广告标语竟是“如果你给不了她一个名分,那就送她一套房子”。甚至在大学校园,也出现招聘二奶的广告。最近中央戏剧学院校园内,就有“诚招二奶”的广告,开价是∶每天2,000元。去年在江苏无锡江南影视艺术学院大门对面的公车站,则有“急聘二奶”的启事∶“试用期一个月,月薪5,000元;转正後月薪15,000元;满一年後奖金15万元。”招聘者是温州一家资产二千多万元的大型企业CEO。

中国的二奶文化引起国内外关注,甚至被经济学家认为,对中国的“奢侈品”销售产生重要影响。《看》杂志引述说,香港滙丰银行的分析师在近期一份报告中预测,在今年的全球奢侈品成长中,中国所占比例有可能超过三分之一。在广州,英国产的最新款手机,加上关税,售价达7万英镑(约50多万人民币);各种世界名牌店在中国各大城市生意火热,价格超过10万英镑的手包供不应求。英国《经济学人》说,中国可能是全球唯一被男性统治的奢侈品市场,而情妇现象推动了奢侈品的消费。

《纽约时报》3月30日在“中国海南的暴发”的报导中说,海口市的高尔夫球场,打一场要180美元。当地五星级酒店,今年春节时,要价每晚1500美元,即使住在酒店外的帐篷,每晚还要80美元。当地一家80个成员的游艇俱乐部,仅仅是私人快艇的停泊费,就要92,000美元。

西方经济学家说,中国经济不是真正的是市场经济,而是“盗窃经济”;是权力变金钱的经济。权力,就是打开国库的钥匙。而“二奶”,则是这场大盗窃中,那些用瓜分到的“零头”而哄抬起来的一种特殊商品。虽然“富贵思淫欲”在哪里都不奇怪,但如此“壮观”的包二奶大潮,只能发生在中国特色的“暴发户怪胎”中。而只要一党专制仍在,盗窃经济就不会停止,由瓜分国库而产生的“二奶”现象,也只能愈加繁荣“娼”盛。

2010年4月1日

——原载“自由亚洲电台”

2010-04-07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