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请访问新站 cq99.us 长青论坛 多谢支持。
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鲁克∶美国的民主是指宪政共和


西方左派常常用“没有民主”和“没有人权”,抨击共产和毛拉神权的国家。

对於“人权”,独裁国家常常会这样反驳 “国家不同,意识形态不同,对人权理解也不同”。比如,中国领导人认为“吃饭”就是人最基本的人权。在一个普遍不承认“灵魂”,普遍习惯没有尊严,甘为奴仆,不求真理的国家,这样讲也有说服力。而且在美国,天天叫嚣为民权而战的ACLU的组织,基本上都是自由左派(他们的前身还是共产党)。他们把个人权利泛滥化,希望通过政府不断立法来保障和补助社会上不同类型的群体,让政府按照他们的方式来管制社会。

对於“民主”,也存在歧义,民主通常来说是指政府权力来自人民。事实上,委内瑞拉,朝鲜,津巴布韦,中国,古巴都有民主选举,不要忘记独裁者希特勒也是民选出来的。他们不仅举行选举,而且毫不避讳用民主作为国名,比如朝鲜,全称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前东德就简称民主德国。这些共产国家称自己是社会主义民主,是新民主主义,是资本主义民主的升级版。毛不是就写过《新民主主义论》麽?马克思主义者就是打著民主旗号起来造反的。毛共们说新中国是无产阶级的民主。

2006年,胡锦涛的“文胆”俞可平写了一篇评论,《民主是个好东西》,在互联网上疯传,引起了民间广泛讨论。中国官僚的这篇评论好像给了老百姓一线希望,天朝就要进行政治体制改革了。其实,并不是那麽一回事。此“民主”,非民众期待的自由,土共也不会有任何朝自由方向的松动,这个民主实质上他们常常讲的民主集中,是一种集体主义的统治方式,是加强中央专权的一种手段。

既然民主这个辞汇,被滥用,我们就一定要小心所谓的民主控们,尤其是乌有的民主控。著名政论家曹长青先生指出,追求“自由”胜过追求“民主”。他在《从否定五四运动开始》文章中写道∶

“美国起草独立宣言和宪法的先贤们,却很不喜欢用“民主”这个词。《独立宣言》全文没提到“ 民主”。而译成中文长达一万多字的美国宪法,甚至通篇都没有“民主”这两个字。这绝不是疏忽,而是美国先贤们经过多年讨论、辩论之後的一个非常清楚的共识。”“如果说只用两句话概括美国强大的原因的话,那就是美国重视并实践了这样的原则∶限制政府权力,保护个人权利。”

的确,美国宪法不是强调民主的宪法。虽然提到权力要通过选举产生,但其他部分大多是限制政府的权力。美国左派法学教授Sanford Levinson专门著书抨击美国宪法的不民主的地方,所谓(《我们不民主的宪法》(Our Undemocratic Constitution:Where the Constitution Goes Wrong,And How We the People Can Correct It)。敌对美国的中国左派网站乌有之乡,也刊登长篇评论《反民主的美国宪法》。

既然左派那麽喜欢抢“民主”,不妨就把这位“伟大”的德先生给他们,让他们去共用。我们追求真正能保障自己,捍卫自己,属於自己的“福“小姐。

写到这里,可能中国的一些自由主义学者,笃信民主能解决问题的知识份子会不高兴了。他们一直在争取民主,希望可以借此可以斗垮专制。不,不!争取民主的结果可能会让一些人置於多数暴政之下。对个体民众来说,专制的死敌是自由,不是民主。每一个普通百姓斗能拥有或者分享到国家权力,这是不可能的,但每一个普通百姓可以争取到,免受政府权力的侵害,享受个体权利的自由。

西方保守派,美国保守派,更乐衷的是给个人一个保障自由的女神。布什来中国,他要中国政府保障信仰自由。

其实美国保守派所说的“民主必胜”,这个“民主”并不是所谓权力产生的选举制度。他们指的是宪政共和。而宪政目的就是保障个体的三大自由,生命权,自由权,财产权。建国先贤不说享受福利权,他们说追求幸福的权利,因为他们知道政府无法保障每个人都人生快乐,因为快乐是每个人精神层面上的。再说政府不是私人企业,可以自己创造财富,把钱送给需要的穷人,政府只能靠财富再分配,也就是劫富济贫。但建国先贤深知自由乃是人生快乐的根本,正如圣经中所述,自由意志是万能上帝给的,没有一个囚徒是快乐的,即便你让他衣食无忧。

那麽如何保障三大自由呢?美国宪法对对政府的权力进行具体的限制,让权力之间互相制衡。所谓美国的宪政是把政府铐在宪法上,不能肆意侵害个体的自由。

所谓共和政体,是指政府权力来自整体社会力量的均衡牵制,比如美国总统的选举是建立在联邦各州竞争的基础上,拿下多数的州(即所谓选举人票数electoral vote)的优胜者,拿下联邦总统之位,於是摇摆州,摇摆县,摇摆选区,乃至某些个体选民,多能成为影响选举胜负的关键。如果大家还有印象的话,2000年布什和戈尔的选战,如果按照民主多数所谓大众选票优胜者胜出,那麽戈尔就当选了。
再看参议院,无论各州大小,人数多寡,参议院给各州都只设立两席。最近,麻州布朗胜选,让民主党不够60席,造成众议院版本的国营医改玩完。当然,众议院议员选举也是遵循“胜者全拿”制度,这种选择制度,保证了地方自治及其独立性。

因此,美国政府权力产生不是建立在阶层竞争的基础上的,当然在规定各州选举人票数,以及每州众议院议员数量,参照了人口因素,但选举并不是完全建立在这种民粹(式)民主基础上。在《联邦党人文集》(第十篇),詹拇斯•麦迪森特别区分了民主与共和的混淆,他说,“民主体制就成了动乱和争论的图景,同个人安全或财产权是不相容的,往往由於暴亡而夭折。”“共和政体,我是指采用代议制的政体而言,情形就不同了,它能保证我们正在寻求的矫正工作。”

没有尊重生命权,自由权,财产权的宪法保障,民主就是允许政府以民主的名义打土豪分田地,没有约束和制衡政府权力的宪政,民主选举就是在一批人中挑选出可以合法对人民专制的政府官僚。

美国的宪政共和制度做到了政府权力来自人民,人民也可以从政客手中和平地拿走这些权力。当然,这种代议制度,还有缺陷,进步派和左派,随时都可以钻其中民主的漏洞。因此,民主控千万不要再继续迷信民主,如果再争取民主,一定要记住,这个“民主”是指美国的宪政共和。

还是那句话,凡是左派宣导的,我们一定要谨慎。

以下是摘录的“民主”警句

亚当斯指出∶“以往所有时代的经历表明,民主最不稳定、最波动、最短命。” “记住,民主从不久长。它很快就浪费、消耗和谋杀自己。以前从未有民主不自杀掉的。” “民主很快就会倒退到独裁。”

《独立宣言》签名人拉什说∶“民主是恶魔之最。”

麦迪森说∶“民主是由一副由动乱和争斗组成的眼镜,从来与个人安全,或者财产权相左,通常在暴乱中短命。”

执笔宪法第一修正案的费雪道∶“民主是包藏著毁灭其自身的燃烧物的火山,其必将喷发并造成毁灭。民主的已知倾向是将野心勃勃的号召和愚昧无知的信念当成自由来泛滥。”

《美国宪法》签字人和执笔人之一莫里斯说∶“我们见识过民主终结时的喧闹。无论何处,民主都以独裁为归宿。”

汉密尔顿更直接指出∶“民主是一种疾病。” 美国开国元勋们对民主的深恶痛绝,《美国宪法》只字不提民主,反而明确宣示美国是共和政体(a representative republic)。

(——原载《标尺》网∶,http://standardworlddaily.com/blog/archives/3008)



鲁克∶进步派—美国自由之路的绊脚石

保守派VS自由派,还是保守派VS进步派(Progressive),这是一个问题。保守派如果把这点搞清楚了,未来运动的方向也就定调了。大概是经历了2008年大选的惨败,保守派开始重新审视自己,重新审视共和党阵营,为什麽在这个追求自由和崇尚个体主义的国家,居然会大输?而且输给民主党中极左变革派?

一年来,保守派猛批奥巴马新政,强烈抵制政府大规模的举债开支。但在这一年,他们有没有好好反思,为什麽当年没有用同样的标准来要求布什呢?当布什总统强调 “有同情心的保守主义”的时候,他们的信念和原则有没有因此动摇过,或保持沉默,或为布什政府过度开支辩护?

2月召开的保守派政治行动会显示,保守派现在认定最大敌人是进步派主导的大政府主义。所谓进步派者不仅在民主党,在共和党内也大有人在。

美国历史上,汉密尔顿的政治遗产继承者、共和党籍总统林肯,他反对自由贸易,要求提高进口品的关税,建立国家银行,政府补贴参与建设铁路和运河的公司,有学者认为林肯平灭叛乱的一个主要原因就是关税问题。林肯是不是共和党进步派的代表?难怪左派大力推崇林肯,他们认为当年林肯的重商主义以及联邦干预,是美国经济起飞的转捩点。

还有共和党总统希欧多尔•罗斯福(不是二战时那位罗斯福),一位环保主义者,对付大企业,被称为“托拉斯驯兽师”。他任内的政府大工程就是开凿巴拿马运河。罗斯福还推出了多项监管的法律,加强对铁路运输和跨州贸易以及对食品加工业的政府管制。卸任後,罗斯福和党内同志的分歧严重,他乾脆另起炉灶,成立进步党。

保守派和共和党如果要追随里根的道路,重新开展保守主义的运动,那麽对这些进步派都应该重新认识,而不能把他们看成是第三条道路。

奥巴马选前曾誓言“要从根本上演变美国”,所谓的演变,就是进步派推行的主张,和平地逐步瓦解美国资本主义的体制。奥巴马的确上台後,说到做到,从医疗改革到能源政策,他不遗馀力地在推动。

这激起了基层保守派的强烈反弹。他们把奥巴马画成列宁的模样。奥巴马真的是马克思主义的信徒麽?奥巴马内心怎麽想,我们不得而知。但多数美国选民不这麽认为,奥巴马也在就职演说中明确澄清他反对共产和纳粹。

进步派,奥巴马更喜欢这个称呼。无论是他在ACORN和SEIU的好友,还是他器重的Van Jones,他的精神导师Saul Alansky ,国营医改总“设计师”Robert Creamer,他的幕僚John Holdren,Cass Sunstein,Ezekial Emanuel┅┅这些进步派正竭尽全力帮助白宫改变美国。

格林•贝克说,进步派和马克思的信徒,唯一的区别在於前者是逐步演变,後者直接暴力革命。但他们的终点是一样的,都是要让国家政府接管民众一切。这就是他们所谓的民主,这就是他们所谓的公平正义,即便因此造成对富人的不公,对个体自由的侵害。

(Robert Creamer曾出书《听妈妈的话,站起来,进步派运动如何获胜》)

(——原载《标尺》网∶,http://standardworlddaily.com/blog/archives/2993)


(——作者鲁克为上海《路克邮报》创办人 http://lukepost.blog.hexun.com/)



2010-03-11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