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请访问新站 cq99.us 长青论坛 多谢支持。
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郝龙斌又攻下一个山头

曹长青

台北市长郝龙斌最近下令,禁止市内三百所学校订阅《苹果日报》,同时台北市立图书馆和学校的网路,也被禁止与《苹果日报》联接,理由是该报内容影响“青少年身心健康”。

政府以行政权力限制一家报纸的发行和流通,是不可以被接受的;因为只有专制国家,才由政府决定和左右媒体。在民主国家,由於不同程度的社会主义倾向,导致公立学校和政府资助的各种项目。但政府并不可以用出资为由,就来干预学校或项目内容的筛选。否则政府的行政力量就会左右大众思维,最後走向专制。

在美国早就发生过这种争议,但解决的方向,却是朝向保护言论和新闻自由。1999年,纽约市布鲁克林艺术馆举行名为“耸动”(Sensation)的展览,其中一幅作品是∶圣女玛丽亚身上被涂上大象粪。当时的纽约市长朱利安尼在画展前批评说,如展出这种作品,市府将撤销每年给这家艺术馆的七百万美元资助,“你不能拿政府的钱,来亵渎宗教”。

但朱利安尼的“威胁”,遭到美国媒体的强烈批评,认为是干预艺术表达自由。虽然该艺术馆是市府资助的,但政府却不可以因此干预具体的展览内容。如果这种干预被允许,那麽同样由政府资助的市立图书馆、博物馆等,进什麽书,办什麽展览,邀请谁演讲,是不是市府官员都有权审查和决定?最後纽约市政府的威胁起到了完全相反的作用,那件作品不仅得到展出,而且由於这一反面广告而观众倍增,政府也没敢停止拨款。

虽然那件展品完全是极左派的垃圾,但对言论自由的保护,是不可对言论本身的内容有所筛选的,否则就不叫言论自由。也就是说,不是“好”的言论就被保护,而“坏”的言论就被封杀或限制。这个“好”和“坏”由谁来决定?最没有决定权的是政府。

台北市府以“为孩子们好”的所谓“善”的名义,禁止对一家报纸的订阅。如果这开了先例,政府就可以用同样的名义,明天禁止一个电视节目,後天限制一家电台或杂志。在美国,那些专门登猎奇、煽情、耸动内容的小报(Tabloid),像《国家询问报》、《星报》等,每周发行一千万份,政府从未下令禁止中小学订阅。但这不等於学校就会都去订。

孩子们应看什麽读物,不是政府选择,而是由各学校董事会或教师等专业人员决定。如果学校“允许订阅”,而家长反对,那麽家长可以起诉学校,或让孩子转学。同样,如校方“拒订”,学生家长认为错误,也同样可告学校,到法庭为孩子争阅读权,最後由法官裁决。总之,孩子的道德教育和成长等问题,不可由政府决定。

有人强调,有六成民调支持台北市府决定,因为这是保护孩子。但这种涉及言论和新闻自由的争议,不同於选举,它不属於靠民调、大众解决的范畴。而是靠专业、独立的司法,靠对言论自由的根基有深入理解的各级法官来裁决。总之,政府对言论的内容没有裁决的权力,更没有限制的权力。台湾曾长期在独裁统治下,很多人对政府限制言论自由警惕不够。但不要忘记,人类最沉重的灾难,都是在高举“好”和“善”的大旗下进行的。

郝龙斌当选台北市长後,对他的国民党军头父亲说,“报告总长,山头攻下来了!”现在他又攻下了一个“山头”。如此攻下去,不用等到马英九跟对岸终极统一,台湾就会回到郝柏村的“戒严”时代了。


——原载台北《自由时报》2009年11月30日“曹长青专栏”

2009-11-30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