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请访问新站 cq99.us 长青论坛 多谢支持。
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米奇尼克给中国知识份子的启示

曹长青



在波兰结束共产专制的抗争中,有两个著名的人物,一个是波兰团结工会主席瓦文萨,後来做了波兰首位民选总统。另一个是办报的米奇尼克(Adam Michnik)。他虽然是一个文人,但跟瓦文萨一样,坚定地对抗共产主义,在结束波兰共产政权的斗争中,起到了重要作用,甚至被称为“波兰的甘地”。

最近,在柏林墙倒塌20周年之际,米奇尼克到纽约访问。美国发行量最大的报纸《华尔街日报》居然拿出近一个整版的篇幅,发表了对米奇尼克的专访。在我的阅读经验中,这家美国金融大报,拿出这麽大的版面,不是报导和采访哪个国家的总统,而是一个报人,好像还没有过先例,可见对这位波兰知识份子的重视和推崇。

米奇尼克在这篇专访中,对柏林墙倒塌事件,对波兰及全球的重大影响,以及当今世界的焦点问题等,发表了看法。

在被问到怎样看待当年柏林墙倒塌事件时,米奇尼克说,“太惊奇,太令人震撼了!在波兰四百年的历史中,从没有过像柏林墙倒塌後的这20年∶我们(波兰)成为西方阵营的一员;我们有了自己的主权;我们尽最大可能保障了人权;我们有了民主选举;我们开放了边界;我们不再有新闻检查。这是奇异的变化。”

柏林墙倒塌後,原苏联的十个卫星国,不仅都结束了共产政权,走向民主,并都成为欧盟的成员。米奇尼克强烈主张东欧国家加入欧盟,认为这可以增加它们的安全感,不再受俄国的威胁。米奇尼克对克里姆林宫持批评态度,认为普京政府强调“主权民主”、“秩序”等,是在加强国家权力,削弱个体权利。他认为俄国的自我身份认同(identity)是“非西方的”(un-Western)。“但这是可以改变的,而且必须改变,俄罗斯没有其他选择。但这需要时间,我们要有耐心。”他说,“今天威胁俄国的不是自由的欧洲,不是自由的美国,而是非自由的伊斯兰和非自由的中国。”

他回顾说,波兰团结工会没有强烈的意识形态,甚至没有想建立一个“理想社会”(ideal society),“它只是想生存,能够生活。它的理想更接近美国革命,而不是法国。”

米奇尼克和捷克总统哈维尔等,当年都曾强烈支持美国领衔的伊拉克战争,在今天反伊战的奥巴马当选总统的情况下,米奇尼克说,他对支持伊拉克战争“不後悔”。他说,当美国和邪恶、野蛮、谋杀的极权主义发生冲突时,作为知识份子,我的责任是站在美国一边,呼吁美国干预,捍卫人权。

因此他称赞当年美国总统里根对波兰团结工会的公开支持,说这应该是奥巴马总统的榜样。1981年波共领导人雅鲁泽尔斯基宣布戒严时,美国公开表示站在波兰人民一边,对抗共产政权。“当年美国公开支持我们,很有成效。今天我们必须支持伊朗人民,他们不喜欢那个疯狂的内贾德总统,那个伊斯兰—毛主义分子(Islamo-Maoist)。”

在波兰的关键时刻,米奇尼克参加了那次著名的团结工会代表和波兰领导人雅鲁泽尔斯基面对面谈判的“圆桌会议”,最後雅鲁泽尔斯基同意全国大选。结果波兰团结工会囊括了99%的国会席位,波兰走向民主。米奇尼克虽被雅鲁泽尔斯基下令关押过,但他後来强烈反对审判、惩罚雅鲁泽尔斯基,并和这位将军成为朋友。他在接受《华尔街日报》采访结束时说,“我们必须改变波兰和波兰的习惯。不能你赢了,就把对手关进监狱,那是布尔什维克的手段。”“一旦政治进入法庭,司法正义就会从另一个门走掉了。”

《华尔街日报》在采访米奇尼克的文章中说,这位波兰著名的知识份子,今天还是一个左派。他跟哈维尔很相像。他们可以强烈支持伊拉克战争(这一点和美国及西方的左派不同,也许是他们经历过共产主义,亲身体验了什麽是邪恶),坚定反对共产主义,但在其他很多问题上,尤其经济问题,还是跟西方左派基本在一个思路,也是主张均贫富,强调平等(而不重在自由),反对资本主义。

但是对中国人,尤其中国知识份子和民运人士来说,米奇尼克至少提供了三个重要的借鉴∶

第一,他坚定反对共产主义,进行体制外的抗争。米奇尼克的父母都是党员干部,他早期虽对共产党不满,但还是对共产党充满期待,主张体制内改革,是个党内改革派。但他在坐了共产党的监狱之後,完全改变了了,变成了一个体制外抗争派,一直都坚定地主张结束共产党统治,而不是从内部改革、改造等。

第二,在二十年前的天安门事件时,很多中国知识份子,喜欢在抗议民众和政府之间做说客。而米奇尼克却直接参与团结工会对抗共产党的斗争,他和瓦文萨并肩战斗,还创办了“保护工人委员会”,担任团结工会的顾问,全力支持工人的斗争。

第三,米奇尼克不以获得权力为目标,而是一直坚持做权力的监督者和独立知识份子。米奇尼克虽然一度当选过国会议员,但很快就退出,仍然做他的报纸主编。用舆论来监督政府和权力人物。这种独立知识份子的角色,使他在共产党掌权时,强烈批判共产政权,而在瓦文萨当总统後,又成为民主政府的监督者。而中国的民主运动中,权力梦太强,很多人都想著回中国做总统、做总理。缺乏理想性,於是内斗、丑闻不断,而实际效果甚微。

也许,正因为波兰有不迷恋权力的独立知识份子,波兰才成为整个东欧第一个结束共产党统治的国家。在1989年中国“六四”屠杀之际,在中国人还不相信共产党会屠杀的时候,波兰人民恰恰在那一天,用选票埋葬了共产党。这种不同,也来自两国知识份子对共产党的认识,对权力的认识的根本性不同。

2009年11月17日於美国

——原载《观察》

2009-11-19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