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请访问新站 cq99.us 长青论坛 多谢支持。
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什麽都“没有啦”的政府

曹长青

被统派媒体“化妆”吹捧,甚至歌颂到“DNA”都跟常人不一样的马英九,经过这场风灾,脸上的光环脂粉终於被冲掉,露出其绣花枕头本相。他的领导能力“没有啦”,现在终於全世界都知道了。

这场风灾中马英九和其团队的表现,真可谓给民主国家政权大煞风景的极品经典。中共大概可以拿来做“民主政府没效率”的政治课教材。

在风灾来临之夜,马英九不仅还有去喝喜酒的兴致,甚至有跟娶了中国新娘的红衫军新郎讲冷笑话的闲情,说什麽是两岸三通後的“四通”。在美国,且不说是国家面临灾难之际,即使是风和日丽的情况下,如果总统敢当众开这种色情玩笑,非得被媒体的口水淹死不可。

但面对如此丑闻,马英九事後不仅不痛心道歉,甚至辩解说他不知道有风灾。这个“不知道”本身,就让人纳闷,马先生的职业究竟是什麽?连外国电视都报导的飓风,可正在风口浪尖上的台湾总统居然不知道。

最近更有特勤人员披露,在风灾肆虐的时刻,马英九还照常早晨去游泳。灾民们在水中挣扎,马元首在水族馆胜似闲庭信步般潇洒。上行下效,难怪行政院长刘兆玄在救灾的关键时刻,若无其事地去理发染发。那边飓风肆虐,这边吹风机下洋洋自得地端详那个比“三八”还掉一个档次的“九流”脑袋。

这令人想起第二次世界大战时,在德国坦克涌进苏联,苏军全线溃退,大半俄国领土沦陷之际,有西方记者采访斯大林时观察到,那个大独裁者却有闲情逸致把他的手指甲修理得整整齐齐。民主台湾的马英九、刘兆玄们,怎麽在大灾难前的行为举止跟大独裁们如此神似?

这般九流院长手下的秘书长薛香川,在灾民喝西北风、抱著亲人尸体痛哭之际,他仍有到豪华饭店享受“父亲节”的脉脉温情。如此“人情味”的父母官,还煞有介事地声称∶一年多来他几乎每晚都在办公室工作到九点之後,每天只吃三个便当。真是第一次知道在台湾还有人早饭顿顿吃便当。马政府难道都是这种“三便当+九点钟”的扯谎官僚吗?

退一万步说,绣花枕头政府面对灾难没有丝毫应对能力,属意料之中,尽管他们离谱到如果要写一个嘲讽政府的戏剧不用再绞脑汁编情节的地步。但更令世界跌破一地眼镜的是,当这一切讽刺剧般的情节发生後,“九流政府”的主角们不仅不道歉,甚至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还理直气壮,咄咄逼人。刘兆玄的办公室主任火冒三丈∶“理发难道不行吗?这是什麽世界!” 薛香川更委屈∶ “吃饭有什麽不对,父亲节耶。”

死不认错是中国文化的经典、绝活。两千年帝王代代相传。对中国帝王将相如数家珍的“九流政府”自然而然承袭其经典。按老祖宗的传统做,有什麽错呢?

说得也是。千错万错,是台湾人的错。怎麽能把一个什麽都“没有啦”送进总统府呢?他不仅自己什麽都完全“没有啦”,更要把台湾这个国家弄得“没有啦”。这可是远比飓风更可怕的。别等到那一天才像今天这麽吓一跳吧。

——原载《自由时报》2009年8月24日“曹长青专栏”

2009-08-24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