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请访问新站 cq99.us 长青论坛 多谢支持。
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参加藏汉会议的高兴和悲哀

曹长青

8月6日到8日,在瑞士的日内瓦,召开了三天的藏汉国际会议,有一百多名汉人知识份子和藏人学者参加,会议主题是“寻找共同点”。达赖喇嘛和西藏流亡政府的民选总理(噶伦)桑东仁波切,都参加会议并作了讲话。

在会议开幕式上,达赖喇嘛和桑东仁波切坐在主席台上,两位喇嘛穿著红色的袈裟,格外引人注目。作为一个长期关注西藏问题的汉人,我坐在台下,看著这两位都超过七十岁的长者,心里一阵高兴,一阵悲哀——

高兴的是,今年74岁的达赖喇嘛这样健康、长寿。西藏至今有14位达赖喇嘛,只有第一世(82岁圆寂)和现在的第十四世,寿命超过了70岁;其他多达九位达赖喇嘛,甚至都没活过50岁。

在14位达赖喇嘛中,现在的第十四世是第一位走向世界的领袖。他从西藏高原的一路风雪,走到印度平原的一路泥泞,又走进世界舞台的一片镁光灯中,成为诺贝尔和平奖得主,成为全世界无数人尊敬和爱戴的人生启迪者。

美国《纽约时报》曾说,“达赖喇嘛在美国受欢迎的程度达到了历史顶峰”;美国另一家大报《华盛顿时报》感叹,达赖喇嘛“简直成了好莱坞巨星”。他几年前在纽约曼哈顿公园演讲,有五万人聆听。他最近到德国访问,又是引起轰动。德国知名的《明镜周刊》以他作封面人物,专题报导。该刊做的民调显示,达赖喇嘛在德国民众中受到的欢迎程度,甚至比罗马教皇还高出两个百分点。除了他强调的慈悲、同情、爱心、非暴力哲学得到普遍共识以外,他个人特有的自然、随和、谦恭,且带些孩子气等风格特色,也使他成为一个非常具有个人魅力的人物,这在他赢得世界性的声望和尊敬中起到了相当的作用。这样一位精神领袖的健康、长寿,当然令人高兴!

但除了高兴之外,看到台上两位老人,内心又有一种深深的悲哀。1959年,当年24岁的达赖喇嘛,率领八万藏人,逃到印度;桑东仁波切当年才20岁,随达赖喇嘛逃亡,今年也已70岁。两人都流亡了50年。人生有几个50年!这无论对任何一个个体生命来说,都是一个巨大的悲剧。更不用说对那六百多万遭中共政府殖民统治的西藏人和有家不能归的海外流亡藏人。这是一个民族的悲剧。

多年前,我曾到印度的藏人流亡社区采访,见到不少当年才几岁跟父母一起逃亡到印度的藏人。几十年过去了,这个习惯於生活在高原、有著自己非常鲜明的生活特色的民族,对他们自己家园的思念,是外人所难以想像的。一位在印度南部西藏人居民点“洪素”的藏人曾对我说,有一次他到尼泊尔,特意走到和西藏的交界处,他跨过边境线,把脚踩在西藏的土地上,激动得一直流泪。他说那十几分钟,是他一生最难忘的时刻。

今天,不管中国政府如何宣传丑化,说达赖喇嘛搞藏独,要分裂祖国,但了解真情的人都知道,达赖喇嘛二十年前就公开宣布,不追求西藏独立,承认西藏属於中国,但要求西藏真正自治。在这次日内瓦的藏汉会议上,达赖喇嘛又一次强调了他的中间道路政策不会改变。

达赖喇嘛不仅赢得西方人的广泛尊敬,西藏问题得到国际社会的高度关注,也正在得到越来越多的汉人知识份子,包括普通中国人的同情和支持。在这次藏汉会议上,不管人们在其他方面有多少分歧,但有一点是共同的,那就是支持流亡藏人返回家园的权利,尤其支持达赖喇嘛回到西藏。

中国政府蛮横地关闭大门,不跟达赖喇嘛谈判,继续对西藏殖民统治,只能向世人展示,中共是恶龙,凶悍残暴;而达赖喇嘛和流亡藏人像小海豚,无助而受欺压。它只能促使世界上更多有良知的人,同情达赖喇嘛和流亡藏人的处境,给予他们更多的道义声援,而这次藏汉会议,就是这种声音的一部分。

2009年8月18日,自由亚洲电台评论。

——原载“自由亚洲电台”网

2009-08-20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