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请访问新站 cq99.us 长青论坛 多谢支持。
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印尼人的自豪和中国人的耻辱

曹长青

做印尼人值得自豪的是什麽?是他们可以用选票决定自己国家的命运,选择自己的国家领导人,实现民主政治。最近,印尼再次成功地总统大选。国际媒体对此赞誉到∶印尼已成为全球第三大民主国家(按人口仅排在印度、美国之後)。

从1998年开始的印尼民主进程,才短短10年,就成功地进行了两次总统大选,民主政治定型,社会稳定。它再次说明,只要实行民主制度,即使是伊斯兰文化背景,即使穆斯林占人口多数,也照样能够实现社会稳定、经济发展和选举政治。

全球有60亿人,其中13亿在中国,至今没有政治选择权。另外有12亿是穆斯林。而穆斯林国家,多数都没有实行真正的民主制度。对於穆斯林世界是不是能走向民主,有过很多讨论。做出肯定回答的,一般都会以土耳其、伊拉克、阿富汗为例,因这三个穆斯林国家,都成功地进行了民主选举。但这三国都有特殊性∶土耳其是当年开国之父凯末尔将军以军力为後盾,几乎是强行把这个穆斯林国家世俗化、民主化。即使今天,凯末尔的後代将军们,仍在土耳其的民主进程中扮演重要角色,时不时要出面,阻止任何要把这个国家拖回极端伊斯兰的尝试。

伊拉克和阿富汗的情况更有特殊性,都是在美国军队淫除了那里的专制统治後,在比凯末尔将军更强大的军力做後盾下,才实行选举制度。

这三个国家,可以说都在强力的保护和推动下,走向了民主。但印尼的情况则不同,它没有凯末尔将军那样的开国之父,早期的苏哈托军人政权,实行了长达32年的专制统治;更没有美国军队进入,强势协助走向民主的外力,完全是凭藉自己本身的力量,走向了民主。

印尼不仅没有土耳其、伊拉克、阿富汗这三国的上述优势,而且本身的很多条件,都给走向民主带来困难∶

印尼是全球穆斯林最多的国家,人口2.34亿,穆斯林占87%(信奉伊斯兰教的人被称为穆斯林)。印尼发生过多起恐怖袭击事件,著名的旅游胜地巴厘,就被炸过。最近还有两个旅馆遭到恐怖分子攻击。

印尼地处亚洲,这里盛行的是李光耀们的所谓“亚洲价值”,即不走西方民主选举的道路,主张由强人威权统治。而且家族政治文化盛行,在新加坡,李光耀把权力交给了儿子李显龙;在北韩,金日成把权力交给了长子金正日(正患病的金正日,已准备把权力再交给儿子);在台湾,蒋介石把权力交给了儿子蒋经国。

印尼是全世界人口第四多的大国(排在中国、印度、美国之後),属於人口众多、经济落後的第三世界。近年虽经济迅速成长,人均收入才达到2246美元(2008年);也属於中国御用文人们一向强调的人口多、底子薄、文盲多、教育水平低,不适合民主直选的地方。

但即使在这样的条件下,印尼人还是走向了民主。探讨其原因,起码有这样几个∶

首先,经过苏哈托的三十多年专制统治,印尼经济落後,政治腐败,人心思变,印尼人民有强烈的民主、变革愿望。五年前印尼第一次选总统,投票率就超过80%。这次有投票权的1.7亿人中,合格选票1.04亿,投票率也超过60%。由此可看出,人民对政治改革有强烈的热情。印尼人不像很多中国文化人那样,强调“稳定压倒一切”,而是认同“自由压倒一切”,通过民主选举实现自己的选择权,体现个人尊严。

其次,以独立媒体为代表的印尼知识精英,信奉民主宪政,强调和传播自由的价值。印尼并不像中国这样,媒体都被政府拥有和控制,而是一直有独立的私营媒体。这些独立媒体和印尼知识份子,致力传播民主思想,提供真实信息。媒体在结束苏哈托的独裁统治,在阻止瓦希德总统的政治倒退、并最後通过国会弹劾了他的民主进程中,都扮演了重要的推手角色。在很多中国知识人还热衷於歌颂胡主席、温总理、大救星,把自己不当人,习惯做奴才时,印尼的知识份子,却在勇敢地传播“人民是主人”、结束一切“大救星”(瓦希德总统曾自誉是大救星),建立民主制度的普世价值。

三是印尼的民主转型,没有出现大流血。苏哈托在年迈体衰之际,把总统权力交给了他的女婿,但後来被宗教领袖瓦希德取代。1998年,印尼政治出现危机,瓦希德想走苏哈托的独裁道路,要宣布紧急状态令,但被他内阁中担任首席部长的苏西洛(S. B. Yudhoyono)以及军方等正直人士拒绝,最後国会弹劾了瓦希德,推选印尼开国第一任总统苏加诺的女儿梅加瓦蒂接替。五年前,首次总统直选,苏西洛击败梅加瓦蒂而当选总统。

印尼和中国的最主要不同,就是印尼没有共产党掌权。苏哈托虽然独裁统治,并把权力交给了女婿,但看到独裁政治将结束,苏哈托没有像邓小平等共产党人那样,大开杀戒,以宁可杀二十万,也要独裁统治二十年的心态来血腥统治。而是淡出印尼政治(苏哈托2008年初才去世)。在宗教领袖瓦希德总统想宣布紧急状态令(实际就是要军事戒严)而被弹劾之後,他也接受了国会的决定,退出政坛。

再加上被视为印尼开国之父的女儿、信奉民主价值的梅加瓦蒂接替当了总统等,都为印尼的民主过渡、局势稳定等提供了一定的条件。而在五年前的首次总统直选中,苏西洛又是高票当选,没有任何争议(对手梅加瓦蒂没法提出异议,马上认输)。

四是印尼一直致力世俗化,没有把伊斯兰立为“国教”。把印尼和邻国马来西亚做个比较,更可看出这种不同。穆斯林在马来西亚人口中只占一半,但马来西亚的民主进程所以艰难,很大程度上跟马来西亚把伊斯兰立为“国教”有关。而穆斯林虽然占印尼人口近九成,但印尼即使在苏哈托独裁的时代,也没有把伊斯兰立为“国教”,而是保持世俗国家的性质。所以虽然人们常说印尼是全球最大的穆斯林国家,但它却从来不是政教合一的国家。这一点,也为印尼走向民主,提供了条件。例如苏西洛总统曾被批评说,他的妻子常在公共场合“露脸”,没有蒙上穆斯林的面纱;但印尼的选民,对此多是耸耸肩,人们更相信常识。

五是印尼人选择了一位杰出的政治家。今年59岁的苏西洛曾是三星上将,一生军旅,但却有儒雅的爱好,喜诗歌、音乐等,甚至出过三张个人唱片。退役後,他曾在瓦希德政府当首席部长,但他宁可丢官,也不支持瓦希德的紧急状态令。所以在瓦希德被弹劾下台後,苏西洛获得“正直军人政治家”的赞誉。在过去的五年总统任期中,苏西洛巩固民主制度,大力打击腐败,并以温文尔雅、坚毅稳重的形象和风格,尤其是“清廉先生”的称号等,深得民心。因此这次虽有44个政党参选(国会席位)、三对总统候选人,但苏西洛以60.8%的高票连任(超过两个竞选对手的总和),他所领导的政党,也拿到国会最多席位。

苏西洛早年曾就学於美国军事指挥学院(USCSC),受到民主思想和自由经济的启迪。他在首任总统时,大力推行市场经济,强势打击恐怖分子。苏西洛在位的五年中,他采取的自由化经济政策,使印尼成为东南亚地区发展最快的经济体之一。从2000年至今,印尼平均年经济成长率是4%,去年达到6%。苏西洛的强势反恐政策,也深得人心,并得到美国等西方国家的称赞。两年前,美国《时代》周刊就称赞印尼的强势反恐,该文标题就是“像印尼那样做”(Doing It Indonesia’s Way)。

针对印尼的民主选举,25年前曾担任美国驻印尼大使的前世界银行总裁、美国副国防部长沃尔福威茨(Paul Wolfowitz)在《华尔街日报》发表文章赞誉说,正是有了自由、公正的连续选举,印尼成为全球第三大民主国家。由於有透明的民主,印尼的分离运动几乎消失,公民团体大量出现,新闻更加独立、更有竞争性,同时伊斯兰政党的影响力下降。沃尔福威茨的文章标题是∶“印尼是穆斯林民主样板”。其实全球人口第四多的印尼,不仅是穆斯林的样板,也是中国的样板。在印尼人,伊拉克人,阿富汗人都能够选举,甚至独裁下的伊朗人都可以投票的21世纪,人数最众多的中国人却仍被剥夺选举权。这是所有中国人的悲哀,更是中国人的奇耻大辱。奇怪的是,极要脸面的中国人,对这麽耻辱的自身状况,却好像没什麽感觉;否则中共怎麽能够维持党天下?

2009年7月28日於美国

——原载《观察》

2009-08-04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