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请访问新站 cq99.us 长青论坛 多谢支持。
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扁案检察官的“闹剧”

曹长青

陈水扁案终於结束旷日持久的法庭辩论和审理,准备进入一审。从去年底检方公布的那份“起诉书”的煽情语言,到这次结案时两名检察官的“激情演出”,司法不专业到像演出马戏的程度,实在不是令人吃惊,而是令人震惊。

扁案的检方起诉书已经不专业到几成笑料,居然有很多与陈述事实完全无关的形容词,什麽“贪得无厌,品行甚差,大肆干政,贪婪成性,濫用权势,败坏官箴”等等。这哪是法律用语?简直是把泛蓝名嘴的煽情语言写进了起诉书。更荒唐的是,起诉书中指控陈水扁“贪污”的几个关键钱数都是空格,後遭媒体广泛质疑,新版本才补上。这不仅证明是先定罪、再找证据(钱数),也说明检方对起诉书全文都没仔细看一遍就急於公布,急於给陈水扁定罪。检方的草率和不专业,简直可进世界司法纰漏大全。

这次检方最後“论告”的不专业,像是故意和“起诉书”首尾呼应。检察官林怡君在法庭大谈良心,大批贪婪,完全是用司法专业之外的语言来辩案。谁都知道,“良心” “贪婪”等,根本不是法律用语。一个检察官,居然都不懂得“用证据说话”。至於引宋太宗的话批扁,更是荒唐。且不说宋太宗是中国最下作、残忍的皇帝之一,一个当代民主台湾的检察官,怎麽可以引用中国独裁者、残暴君王的话作为法理依据?如果必须引用,为什麽不引用现代有民主法治思想的法学专家的话?一个满脑袋中国专制皇帝语录的人,怎麽可能是称职的民主台湾的检察官?

至於林怡君用报纸简报当法律依据,更近乎是法盲行为。在美国等法治国家,不要说检察官绝不可使用媒体报导作司法依据,即使陪审团成员,在审案期间,多被禁止看报纸电视,以防影响独立判案。作为堂堂台北地检署的检察官,难道都不知道这些司法常识?

在最後结案“论告”时,另位主任检察官林勤纲的发言更像是演戏,居然“全程边哭边说了一个多小时” “频频哽咽拭泪”(中时报导)。还“主任”呢,连最普通的检察官也应知道最基本的规矩∶法庭论辩,应是最严肃、最理性、最体现司法专业的时刻。一个检察官怎麽可以痛哭流涕?人们在其他哪个民主法治国家,看过检察官当庭哭个不停?这哪是办案,这不是马戏团演出吗?

林勤纲竟宣称,他是在“心灵对话”。他以为这是“灵修”场合,布道会?简直无规无矩到了无边的地步。而且林勤纲像林怡君一样,也是张口不离中国皇帝,他扯的更远,居然提什麽“王莽”。早些时法官蔡守训也曾引用中国宋朝的例律来判案。这些法官、检察官,言必提中国皇朝,牢记独裁暴君的圣旨,无怪乎马政府的司法部,简直成了中国皇帝的“刑部”。

林怡君、林勤纲能做到北检的检察官,是真的不懂基本司法常识到了荒腔走板的程度?还是为了打扁而急於表现,宁可不顾基本专业操守?因为只要凶狠打扁,不仅能获得泛蓝阵营的青睐,成为媒体“名人”(中时不就说林勤纲“一炮打红”嘛) ,更可能在马政府的“刑部”运气亨通。

台湾的司法,居然可以在光天化日之下如此拙劣表演(对岸中国不地道的时候,还得关起大门封死),实令人目瞪口呆。或许检察官真的不知道,他们的表演已经“专业”到闹剧的程度。

——原载《自由时报》2009年8月3日“曹长青专栏”

2009-08-03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