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请访问新站 cq99.us 长青论坛 多谢支持。
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台湾人王敏昌——挽救了无数男人的英雄!

曹长青

五月的一天,像以往一样,在晚上关电脑之前,再看一下电子信,突然发现加州柑县FAPA副会长余哲明先生来信说,我们共同的朋友王敏昌被查出癌症,而且是晚期。赶快拿起电话,王敏昌夫人叶秀卿在电话那端,悲伤地证明他先生被查出胆管癌。

这实在是难以令人置信的。去年台湾大选时,我们还在台北一起吃饭、聊选情。几个月前,秀卿电子信说敏昌消化道不舒服,稍有些紧张地做过一些检查,结果回来没什麽大事,有些炎症,吃点药就可以了。於是他们出去到埃及等地旅游,一路都很开心。怎麽现在一下子变成了癌症?胆管癌?以前从来没听说过这种癌症。而且是晚期,还说是急性的。谁听说过癌症有急性的吗?不管怎样,这个消息令我非常伤心,和他们夫妇相识、交往的一幕幕浮现在眼前。

●呛声「尼克松图书馆」

自五、六年前开始,我时常在美国的台湾人社团做一些演讲,和台湾朋友们一起探讨台湾前途。每次在加州洛杉矶以及附近城市的演讲中,总能看到一位非常绅士的先生,在漂亮的太太陪伴下坐在观众席中。有一次讲完大家在一起聊天,不知一个什麽话题引起我和妻子谈起了我们非常欣赏的美国作家安.兰德(Ayn Rand)。以往的朋友中很少有人知道这个在美国人中非常著名,但由於被学界排挤,在华人中却很少有人了解的作家;但毕业於台大外文系的秀卿不仅知道安.兰德,而且读过她的名著《源泉》,很喜欢。於是我们的谈话越发投机。交谈中我妻子谈到安.兰德研究所就在离洛杉矶不远的Irvine,一直想去看一看。秀卿说她家就离Irvine不太远,於是後来敏昌夫妇陪我们夫妇一起去拜访了安.兰德研究所,一了妻子多年的心愿。随後敏昌夫妇又介绍尼克松图书馆就在他们住的Yorba Linda市,於是我们又一起参观了尼克松图书馆。其中一个小插曲还颇有意思。

在参观尼克松图书馆时,有一位馆员问我们是从哪里来的。秀卿说,他们俩来自中国,我们俩来自台湾。这位馆员很了解所谓尼克松打开了中国大门之说,也知道台海两岸的隔阂。他对我们这两对来自两岸的夫妇能和睦相处,一起参观尼克松图书馆感到很高兴,并讨好我们说,中国和台湾一定会统一。不料秀卿马上反驳说,台湾不会和中国统一,台湾不是中国的一部分,台湾会独立!

●挽救了无数男人的生命

秀卿善言谈,却对沉默寡言的敏昌顶礼膜拜。交往多了,才知道这个从来不张狂、不多言语的王敏昌是个了不起的科学家,他挽救了无数男人的生命!因为著名的检测男性前列腺癌的PSA,就是他的发明。

前列腺癌是男性最常见的癌症之一,在美国,据加州癌症基金会的报告,约六分之一的男性都会被诊断患有前列腺癌。但在所有癌症中,前列腺癌相对来说不那麽让人吓得半死,主要就是因为靠王敏昌发明的PSA,可以早期发现,其准确率高达百分之九十八点九九。人们能随口叫出的很多美国名人,都得过前列腺癌,多年过去了,人还活得好好的,皆因PSA的早期发现。像曾被《时代周刊》评为「年度风云人物」的前纽约市长朱利安尼,前美国国务卿鲍威尔,领导美军打赢了伊拉克战争的史瓦兹克夫将军、前共和党总统候选人鲍博.杜尔等等等等。

王敏昌的发明之路,甘苦寸心知。他是高雄凤山人,1961年毕业於台大农化系,後到加拿大的阿尔巴达 (Alberta) 大学留学,在知名癌症专家 Patterson 教授的指导下,专攻癌症化疗药物,拿到博士後,被导师推荐到美国顶尖的Roswell Park癌症研究所及医院当研究员。他主持PSA的研究,一做就是十年,终於成央A并在1984年获得专利。

●造福人类和健康最重要

但即使在台湾人社会,也很少有人知道,这项挽救了无数男人生命的PSA测试是台湾人王敏昌发明的。一是因为敏昌向来低调,保持著台湾人那种憨厚、诚实、不夸张矫饰的本色。二是他虽为主要研究和发明者,但他花费大量时间和苦心撰写出的「研究基金申请书」,却被用其上司(系主任)之名去申请,好在申请专利时,美国专利局规定申请者必须是「创意」(new idea)的提出者,或是真正「做实验」的人,专利证书上才有了王敏昌的名字;但同时却又被加进一个上司的博士学生。敏昌表示,这个博士只做了很少的PSA研发工作,但这个上司和博士却抢功争风头,拿奖牌。面对这些不公平,敏昌却不去争、不去夺,他说,反正同僚们都知道,这是他的研究心血结晶。他是那种不善於争夺、也不热衷宣扬自己的科学家。全世界有那麽多病人得益於这项发明,他就满足了。他说,荣华富贵,都是过眼烟云,造福人类和健康最重要。

在和敏昌的交往中,他从未谈过自己的「伟大发明」,是秀卿为自己的丈夫感到骄傲,给我们做过介绍。敏昌谈起的,从来都是台湾。作为台湾人,敏昌夫妇虽然多年生活在美国,但仍非常关心台湾。我每到南加州演讲,他们夫妇不仅都来听,还热情地说,他们来做「司机」,有好几次都是他们夫妇机场接送。敏昌驾车,就像他为人和科研一样,谨严、稳当、认真,而且从来都很守时。

●不能「只看近利,不看远祸」

五月中旬我到加州柑县演讲,本来说好他们夫妇来机场接,没有想到他却突然接到了这晴天霹雳般的诊断。他本人是癌症专家,比平常人更清楚这种恶性肿瘤的後果。

到了洛杉矶机场,朋友Jenny驾车,带我直奔王敏昌的家。看到敏昌,一阵心酸。他明显消瘦了,身上插著导管,怀里抱著水袋。但他精神仍好,竟跟我谈了好久。谈二二八他父亲被抓,谈他初中时就「觉醒」,知道国民党独裁,因中学老师被关,蒋介石到当地的陆军官校视察,到处都戒严,他们这些孩子都不准出门,更不能到山上去玩。他说,中学时虽被灌输「三民主义」,但他是个「很会想的人」。

本来以为见到他,会谈些有关健康的问题,但敏昌却一直谈台湾。看到他很费力地讲话,真是很不忍,但他那些语重心长的心里话,真可谓是给台湾人、给所有人敲一记警钟。他强调说∶马英九上台後,明显倾中,台湾的前途岌岌可危。可有些台湾人,看到近利,没有看到远利;看到近利,没有看到远祸。这就像抽烟致癌一样,不管有怎样警告,有些人照抽,因为不会马上死。癌症是积累二、三十年才发生的。

●生死关头,仍牵挂著台湾

自1996年台湾首次总统直选,每次大选,敏昌夫妇都回去投票,全是投绿营的候选人。敏昌对目前台湾的局势忧心地说,国民党有钱,有组织,绿营又不团结,假如马英九联共,台湾被中共拿去,对台湾是灾难,对中国人也不好,因为台湾继续民主,对中国人是个启示,台湾能,为什麽中国不能?

看著这个虚弱、讲一会就要休息一下的人,在生命的如此阶段,还这麽关心台湾,关心那块他生长的家园,真是让人感慨。一个发明了癌症测试方法,挽救了无数病患的人,今天,他自己却进入生死关头。他仍牵挂著台湾的前途,牵挂著他的牵手、与他共同度过四十多年风风雨雨的妻子秀卿。在打电话向秀卿询问敏昌的病情时,秀卿就一直说,敏昌是天下最好的男人,最好的丈夫,最有善心的人。而敏昌谈到自己的妻子,也是赞不绝口,说秀卿是最漂亮,最能干的太太。当然秀卿不仅是人长得漂亮,为人热情坦率,更是持家能手,他们家几乎一尘不染,每一个地方的摆设,都可看出女主人的匠心和细心。熟悉他们的朋友,都知道他们俩几乎形影不离,总是出双入对,是一对典型的恩爱夫妇。

●给台湾人争光的科学家

敏昌在一天天消瘦,而在听到病情的消息不到十天,秀卿也瘦下去好几磅。但爱的力量,在支撑他们走下去,面对一切。

敏昌是幸福的,他有一个美满的家庭,儿子和女儿,一个是麻醉科医师,一个是金融专家,都学有所长。全家人都在给敏昌鼓劲,支持他度过生命的难关。更有他的台湾人教授协会以及FAPA的朋友们,都来看望他,向这位挽救了无数男人的生命、给台湾人争光的科学家英雄,献上最大的敬意和安慰。

这是一个台湾人的故事,这更是一个似乎默默无闻,却是真正为人类做出了不起贡献的、真正的英雄的故事。敏昌,所有做过PSA测试的男人都感激你,所有爱那些男人的女人们,还有他们的子女们,都感激你。你的名字将永远留在科学家的历史中,在台湾人的记忆中,更在那些因为你的发明而延长了生命的幸存者的感激中┅

作者附记∶如有读者想跟王敏昌夫妇联络,请致电叶秀卿女士(714-833-2554)

——原载美洲《台湾日报》2009年7月14日

2009-07-15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