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请访问新站 cq99.us 长青论坛 多谢支持。
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宏深∶对曹长青先生的批评


我经常拜读先生的文章,对您的见解很佩服。先生对西方左派和右派,自由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的差别,有很深刻的洞察力,您的文章对於希望了解西方世界政治经济文化的中文读者来说,有很大的帮助,我自己也从您的文章中受到很多启发。

但是,我认为先生对美国新保守主义过於推崇,没有区分新保守主义和旧保守主义的巨大差别。新保守主义表明上看起来很维护个人自由,提倡传统价值,但事实并非如此。新保守主义坏就坏在“新”字上面,不是真正的保守主义。

经过长期的阅读和思考,我认为新保守主义是一种非常有害的政治哲学,它表面上打著保守主义的旗帜,实际上却不断地加强中央极权,剥夺个人自由。里根和小布什是新保守主义者推崇的领导人物,这两位总统都极力宣扬小政府的理念,但是他们却创造了巨额的财政赤字,并极大地扩大了联邦政府的权力。这种理论和实践上的不一致应当使真正热爱自由的人士产生警觉。

2008年爆发的经济危机使得每一位信奉自由市场经济的保守派人士都非常沮丧,因为这次危机并非爆发在由左派民主党执政期间,而是爆发在小布什总统的任期内。这就给左派人士一个极好的机会,他们可以借机把问题推给自由市场,进而名正言顺地推行政府干预。对此,许多信奉自由市场经济的人感到哑巴吃黄连,有口不能分辨。相信先生也有同感。

面对危机,小布什总统的表现令人失望,他的救市计画和左派的理念没有什麽分别,而且给民主党政府树立了一个很坏的榜样,使得目前保守派人士根本无力反对奥巴马的种种荒唐的救市方案。更让人沮丧的是,包括像格林斯潘这样的“保守派经济学家”也开始承认自由市场的不足。这样,凯恩斯主义的卷土重来也就不足为奇了。

事实上经济危机并非自由市场造成的,而是过多政府干预造成的。问题的本质是新保守主义者打著自由市场的旗号,却不断地破坏市场秩序。真正的保守主义者应该和新保守主义决裂,回归传统保守主义。

20世纪的经济学界有三个流派∶凯恩斯学派,芝加哥学派,奥地利学派。凯恩斯学派明确地宣扬政府干预市场的社会主义理念,一贯受到左派的青睐;以弗雷德曼为代表的芝加哥学派表面上大力提倡自由市场经济,受到保守派的推崇,在里根和小布什任内,美国政府基本上是奉行弗雷德曼的经济理论,但是这种经济理论本质上是一种伪自由市场理论,具有极大的欺骗性。真正的自由市场经济学派是奥地利学派,领军人物是奥地利经济学家米瑟斯(Ludwig Von Mises),主要代表人物还有哈耶克和罗斯巴德。

芝加哥学派和奥地利学派都反对政府干预市场的运作,因此很多人认为这两个学派的差别不大,特别是哈耶克也曾经执教於芝加哥大学,很多人甚至把哈耶克也算作芝加哥学派的人物,这完全是误解。 芝加哥学派主张的是一种半吊子的自由经济,这一派最大的问题是宣导政府控制货币的供应。正是在这一点上奥地利学派坚决地反对以弗雷德曼为首的芝加哥学派,因此也强烈反对新保守主义的经济政策。奥地利学派主张政府非但不能干预市场的运作,商品的生产,流通,价格都应由市场决定,同时奥地利学派坚决认为政府也不能垄断货币的供应。货币应当由市场决定,这是奥地利学派绝不妥协的关键立场。

在人类数千年的自由贸易中,人们自发地选择了黄金和白银作为货币。金银最大的优点是能够长期保存,而且数量有限,不易伪造。但是现在各国通行的都是与金银脱钩的纸币,纸币的发行由中央银行垄断。政府通过中央银行可以随心所欲地印刷钞票,这就完全违背了自由市场经济的原则,因为在纸币制度下,市场经济中最重要的商品-货币,完全被政府所控制。因此,凡是建立在中央银行制度下的所谓市场经济,统统都是伪市场经济,奥地利学派敏锐地指出了这一核心问题。曹先生是洞察力非常敏锐的人,对此应该不难理解。

关於中央银行制度的罪恶,这里有一部短片解释得比较好:
http://www.youtube.com/watch?v=iYZM58dulPE&feature=PlayList&p=63A3587A8275A46A&playnext=1&playnext_from=PL&index=18

在美国政坛上,真正信奉自由市场经济的人不多,一个例外是前总统候选人,众议员Ron Paul,Ron Paul虽然在2008的初选中败给McCain,但他并未放弃自由理念,最近他发起了Campaign for liberty 运动,获得越来越多的民间支持。这里是Ron Paul的网址: www.campaignforliberty.org

Ron Paul是一个非常独特的政治人物,他的立场非常坚定,而且他在经济,内政,外交各个方面的见解都具有逻辑上的高度一致性。他主张有限政府,强调政府必须平衡财政预算,反对赤字,宣导低税收,反对政府福利制度,这些都是保守主义的传统理念,但是他与布什等人为代表的新保守主义不同在於他主张废除联邦储备银行(美国的中央银行),由自由市场决定货币的供应。在外交上,他坚持传统保守主义的不干预政策。Ron Paul是当今美国政坛上传统保守主义的代表人物,他所发起的运动虽然目前还不受太多关注,但是却极有可能在未来二十年内带来传统保守主义(古典自由主义)的复兴。

这里是Ron Paul最近在CPAC上的发言,较为全面地敍述了他的政治主张:
http://www.youtube.com/watch?v=X_aZn6wqAdQ&feature=related
http://www.youtube.com/watch?v=XGeR-ocMwfU&feature=related
http://www.youtube.com/watch?v=-9s937F9IWY&feature=related


曹先生恐怕很难接受传统保守主义的外交理念。不干预的外交政策看起来十分消极,好像是一种孤立主义。在共产主义制度下成长起来的人,痛恨一切专制制度,往往希望美国作为自由世界的领袖,运用强大的经济军事实力,打垮一切独裁者。这种感情不难理解,但是感情不能代替现实。无情的现实是,由於美国奉行的干预外交政策,造成了高额的财政赤字,为了弥补赤字,美国政府一方面向中国等国大量贷款,一方面通过中央银行大量印钞,前者使得美国逐渐丧失主权,後者使得美元贬值,产生大量的经济泡沫,已经随之而来的经济危机。从现实来看,希望美国政府给中共施加压力来改善中国的人权问题完全是空中楼阁,美国自身的危机已经严重到美国政府必须依靠中共政府的贷款才能继续运作。中共已经在很大程度上控制了美国的政治和经济。

所以,美国必须放弃新保守主义,回归传统的保守主义。传统保守主义认为,美国政府的效能是维护美国的独立和自由,而不是向世界输出民主。但是,从威尔逊时代开始,美国却开始放弃这一传统观念。过去一百年来,美国政府倾向於认为美国的自由必须依赖於其他国家的民主制度,好像其他国家不民主,美国的自由也就没有保障。这种对民主制度的过度迷信显然没有道理,因为美国的立国理念并非民主,而是建立在宗教和道德之上的个人自由。大部分人往往把民主和自由这两个概念混淆起来,从曹先生最近对五四运动的批判来看,您显然了解民主和自由的区别。

传统保守主义的“不干预”外交政策往往被其政敌讥讽为孤立主义。事实并非如此。这种外交政策的根源在於基督教新教神学,由於人性有罪,罪人并不真正喜欢自由,因为自由意味著人必须为自己承担责任,而罪人的本性是要逃避自己的责任。在这一神学观念下,一个国家之所以被独裁者统治,是因为其国民的罪性(奴性)。而外来的政治军事力量无法改变人民的内心。因此,对於中国,伊拉克这样的国家而言,除非人民反省自己的罪恶,从个人,家庭开始悔改规正,进而重建整个国家。否则外来的政治军事干预根本不可能建立起稳定的民主制度。如果美国要很好地发挥自由世界领袖的角色,最好的策略就是树立一个好的榜样,最大限度地发挥个人自由,限制政府的干预。新保守主义却推行军事干预,高额赤字,以及小布什总统的爱国者法案,no children left behind等做法无疑是起到了一个反面作用。至於7000亿美元的救市方案则是彻底暴露了新保守主义的虚伪本质。

即使先生不能认同传统保守主义的理念,我仍然建议您关注传统保守主义运动。目前美国共和党缺乏理念,没有强有力的领导人物,民主党的荒唐经济政策将使经济危机进一步恶化,因此民主党也很快会受到选民的抛弃。在这一背景下,由Ron Paul等人推动的传统保守主义回归运动将获得很大的空间。最近由Ron Paul提出的联邦储备银行透明法案(hr 1207)已经获得150名国会议员的支持,这在过去是无法想像的。随著联邦储备银行的罪恶逐步曝光,传统保守主义极有可能卷土重来。Ron Paul革命极有可能使里根革命相形见绌。

祝先生平安。

宏深

2009-05-13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