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请访问新站 cq99.us 长青论坛 多谢支持。
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奥巴马和美国第四次左倾浪潮

曹长青




在美国以至整个西方,过去一百年来,一直存在左、右两大理念之争。左派的基本理念是倾向社会主义,强调“平等”和“均贫富”,推行高税收(把钱从富人和中产阶级那里强行收来,再分给穷人)、大政府(由政府进行财产二次分配,因此政府规模越来越大)、高福利(向穷人提供优惠待遇)等政策,在国家力量的主导下,实现社会平等。

右派的基本理念是倾向资本主义,强调“自由”和“竞争”,推行减税(让人民拥有、支配自己的财富)、小政府(政府只是保护人民安全的“守夜人”,规模越小越好)、低福利(尽量控制福利,以避免养懒汉)、市场经济(自由竞争、优胜劣败,而不是平分财富)等政策。

●不损害他人的“利己”是文明的源泉

左派理念从来都占据道德高地。因为照顾穷人,把财富分给弱者,体现所谓“善”的价值。这不仅由於人类自古以来就有“利他就是善”的传统,更在於影响西方文化至深的《新约圣经》基调是反富的,耶稣说富人进天堂比骆驼穿针眼还难。基督教的反富倾向对西方文化的深远影响至今仍很浓烈。但非常自相矛盾的是,支持右派理念的多是信基督的右派中产阶级;而支持左派理念的则以无神论知识份子为主。

右派对推行资本主义,在很长时期内无法理直气壮,因为市场竞争造成贫富差距,被视为有悖道德。右派认为只有竞争才能激发人的想像力和创造力,从而创造财富,使人民富有;资本主义在效率上比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优越。但右派并没有拿出强有力的理论从道德意义上为资本主义辩护。直到二十世纪四十年代,来自俄国的女哲学家安.兰德(Ayn Rand)写出畅销书《源泉》、《阿特拉斯耸耸肩》等(中国都已有译本),提出并建立“客观主义”哲学体系,提出“利他是共产主义乌托邦的源泉之一”,强调“个人为自己负责”,不损害他人的“利己”是推动人类发展的“源泉”。她是第一个鲜明地、强烈地从道德角度为资本主义辩护∶资本主义不仅是可行的、有效率的,更是道德的;而剥夺私有财产、泯灭个性和人的创造能力的社会主义,才是真正不道德的。安兰德甚至指出∶文学作品中最不道德的形象,是人们历来欣赏的、劫富济贫的罗宾汉,因为他用抢劫的方式,把富人的财产分配给穷人。典型的共产主义逻辑。

後来又有深受推崇自由市场经济的哈耶克和弗里德曼影响的哈佛大学教授、美国哲学家诺奇克(Robert Nozick)发表的《无政府、国家和乌托邦》,也从理论上为资本主义和个人权利辩护,提出著名的“权利大於善”的理论,即“个人权利”大於社会的“善和道德要求”;如果视“善行”高於权利,就自然会发生社会主义、甚至共产主义——以国家的名义,人民的名义,善的名义,道德的名义,以及各种群体的名义,剥夺个人的权利,实行集体主义、国家主义的统治。最後不仅不会有真正的平等,人的自由更会被剥夺。

●左派和纳粹的内在一致性

虽然有安.兰德、诺奇克等哲学家为右翼提供了理论和思想源泉,但由於美国,以致整个西方基本都是左翼知识份子主导(在报纸、电视、大学等上层建筑领域,左翼都占绝对压倒多数,因知识份子天生就有为民请命、要占据道德高地的倾向),因此左派的理念,几乎一直占上风;由此也导致美国一次次出现左倾浪潮。

第一次左倾浪潮发生在二十世纪交替之际,自由派的威尔逊当总统时达到高潮。1920年之前的三十年,被称为美国的“激进时代”(the Progressive Era),因为从那个时候,左派开始推行照顾穷人的政策,要迈向“社会正义”。结果政府权力被扩大,“国家”被视为解决问题的根本。美国史学家认为,这是自由派第一次偏离美国宪法,因美国先贤们制定的宪法有两个明确原则∶一是保护个人权利,把它视为人与生俱来的自然权利,因此无论政府还是其他任何力量都不可剥夺;二是强调有限政府,即限制政府的权力。但当时的威尔逊等左翼认为,美国宪法已经过时了、无法解决当代的经济和社会问题;甚至有左翼高喊,“在人民需要煤炭的时候,让宪法见鬼去吧!”这个“激进时代”影响深远,连今天曾竞选民主党总统提名的前第一夫人希拉里还宣称,她是“自豪的、现代的激进时代人”。

西方左派的理念和共产主义理论很相像,都是想通过国家力量来均贫富,推行“社会正义”,而不把个人权利和自由放在最重要的位置。这也是西方左派虽然否定、谴责希特勒等极右派,但对造成更大人类灾难和死亡的共产主义则不相提并论、更不等量齐观的主要原因之一。

最近,美国学界对一本新书《自由派法西斯主义》(Liberal Fascism)进行热烈讨论,因为该书把美国左派和希特勒右派连到一起,提出美国的自由派,实质上是一种法西斯主义,因为两者都崇拜国家主义,都向往社会主义,都要通过政府力量来主导人类生活。希特勒的纳粹政党,全名是“国家社会主义工人党”,从党名就可看出,一是强调社会主义,二是强调工人等所谓穷人。该书作者戈德堡(Jonah Goldberg)是美国《国家评论》的社外编辑,他在书中指出,在上世纪二十年代,美国很多知名自由派人士,都推崇意大利的墨索里尼,把这个纳粹首领视为英雄,因为墨索里尼提出照顾“穷人”(the little guy)。戈德堡认为美国左派的兴起,和意大利、德国法西斯的兴起,有一种呼应性,都倾向国家崇拜(state worship),社会主义,大众主义(populism)。

无论法西斯主义、社会主义,其哲学根源都来自德国的黑格尔;同时还和美国的“社会福音运动”有相当的关系,因为基督教的强烈主张平等、均贫富等,等於给左派的社会主义乌托邦、法西斯的国家社会主义提供文化和舆论基础,戈德堡甚至在他书中把这种现象称之为“某种形式的基督教法西斯主义”。

●威尔逊和罗斯福是“准独裁者”

美国的第二次左倾浪潮,发生在三十年代经济大萧条、左翼罗斯福总统执政之後。就像今天美国出现两房等次贷危机,左派可以理直气壮地谴责华尔街、批判资本主义、强调政府要主导经济一样,那场经济大萧条,也是给了政府干预经济提供了绝佳机会。罗斯福立即推出“新政”,主要目的是扩大政府权力,由国家主导经济,而不是由自由市场。像今天美国出现严重金融问题的两房公司的房利美(Fannie Mae),就是罗斯福执政时建立的国营银行,主要是给穷人贷款。虽然後来其国营性质有所改变,但仍是由政府资助。那场经济危机,给了左翼强化政府控制个人财产、增加社会福利的机会。罗斯福曾一度甚至想把钢铁厂等都收归国有,但由於最高法院裁决“违宪”才没实现。後来美国的高福利、高税收,大政府,强行的社会安全基金等政策,都是罗斯福新政的遗产。因此戈德堡在他的新书中把威尔逊和罗斯福这两位左翼总统称为“准独裁者”(quasi-dictator)。

第三次左倾浪潮,发生在六十年代民主党总统约翰逊执政期间。约翰逊提出著名的“伟大社会”(Great Society)的口号,要用国家力量来进行财产再分配,消灭贫困和族群差异、实现平等。戈德堡在他的书中指出,约翰逊的那些要建立“伟大社会”的项目,实质是“法西斯乌托邦”(fascist utopia),它是威尔逊的“激进社会”、罗斯福的“新政”的继续,都是反对资本主义、剥夺个人权利,通过均贫富,推行国家主义和群体主义。而且左派那种动不动就街头运动、游行示威,尤其六十年代的左派黑bao党激进团体的行动,和纳粹的先锋队式的街头运动也相当类似,都是要造反、要革命的激进主义。

●“奥巴马是最左的参议员”

但在六十年代反越战时达到高潮的左翼运动,随後就开始走下坡路,保守主义在美国回潮,有了尼克松(福特)8年、里根8年、布什父子12年,前後四分之一多世纪保守派共和党主掌白宫。

这次美国总统大选奥巴马获胜,民主党在国会占多数,左翼要尝试掀起第四次左派浪潮。主要因为奥巴马立场极为左倾。他虽然当参议员才四年,但有94次国会投票支持增税的记录,等於平均15天一次。

奥巴马更是一个非常党派化的议员,据美国《评论》杂志的“奥巴马的左派主义”(Obama’s Leftism)一文,奥巴马在国会投票时和其所属民主党的一致性,高达98%,被称为美国“最左的参议员”;更不要说奥巴马青少年时,在夏威夷就曾受黑人共产党员戴维斯的影响,并和美国恐怖分子艾尔斯是朋友,还和高喊“上帝诅咒美国”的反美黑人牧师赖特保持20年的情同父子关系。奥巴马早期参选伊利诺州议员时,就得到由社会主义者、共产党员等左派分子组成的当地“新党”(New Party)的支持。但奥巴马如果想回报这些共产分子,并谋求实现自己的左倾社会主义梦想,掀起第四次左倾浪潮,在今天的美国能行得通吗?

——原载香港《开放》月刊2008年11月号

曹长青的推特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2014-07-01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