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请访问新站 cq99.us 长青论坛 多谢支持。
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江泽民到底是不是“卖国”?

曹长青

由於我写过一篇题为“中俄签约,莫斯科渔利”的文章,纽约新唐人电视台“透视中国”节目主持人希望我能在他们要拍制的“江泽民卖国”专题中说几句话。我不是历史学家,也没对中俄边界问题做过认真研究,因此答应采访要求後,从书架上搬出了那套买来还没动过的白寿彝主编的22卷本《中国通史》,做家庭作业。

这套《中国通史》的编写者都是中国知名的历史学教授和学者,每一卷都有几十人参加,卷首页都写著“中国哲学社会科学六五期间国家重点项目(十年完成)”,应该说在史料上有一定的权威性。该书第14卷《中古时代.清时期》专列了“中俄关系”一章;该书第19卷《近代前编》专列了“俄国侵占中国领土”一节。据这些史料记载,三百多年以来,俄国通过一系列不平等条约,割去了中国144万平方公里的土地,相当於40个台湾。

●中国领土被割去三分之一

在中国历史上,俄国是和中国签约最多(17个)的国家,也是夺取中国领土最多的国家。在17个条约中,最重要的有4个:

第一个是距1989年天安门事件正好300年前签署的中俄《尼布楚条约》(1689年)。虽然《中国通史》的作者们指出“清朝谈判代表缺乏经验┅┅对俄国更有利”,但认为它“是中俄两国在平等的谈判基础上所订第一个条约”。按这个条约划分的中俄边界,现在黑龙江北面的100多万平方公里土地(後被俄国夺去)都是中国的领土。

该条约签署後,两国关系较和睦,并开展贸易,交换学者。俄国访华学者比丘林返回後,奠定了俄国汉学的基础;他是俄国科学院通讯院士,并是诗人普希金的朋友;普希金从他那里了解了一点中国文学。另一个俄国学者库尔德采夫则带回了35册的《红楼梦》手抄本,引起了评论家别林斯基的注意并给予评论。

第二个重要条约是距毛泽东“大跃进”正好100年前签署的中俄《瑷珲条约》(1858年)。上述史料说,在鸦片战争爆发後第18年,“俄国乘英法联军进攻天津之际,用武力强迫(清朝)黑龙江将军奕山签署了该约。”

该条约把《尼布楚条约》规定的中国境内100多万平方公里土地分成了三大块,第一块约60万平方公里,划入俄国版图;第二块,约40万平方公里,由中俄共管;第三块,约7万多平方公里的“江东64屯”继续归清朝管辖。史料说,“清政府没有批准这个条约,并对奕山等人予以处分。”

两年後,中俄又签署了《北京条约》(1860年),这是中俄之间的第三个重要条约。史料说,“俄国乘英法联军攻占北京的时机”,逼迫清政府签订了这个条约。该约把《瑷珲条约》中划分的三大块,第一块和第二块都正式划入俄国版图,仅留下“江东64屯”给清朝;但在1900年,俄国用武力占领了这块土地,把当地5,000多中国人赶入黑龙江里杀害。这个条约使中国正式丧失了等於现在东北三省面积总和的土地。

第四个条约是距“文革”约100年前签署的中俄《勘分西北边界约记》(1864年)。史料说,“俄国陈兵(新疆)塔城卡外以为威胁,┅┅清廷屈於俄国的武力威胁”被迫签定此约,俄国把新疆塔城等西北部“约44万平方公里中国领土”割占去。

《中国通史》的结论是,“在第二次鸦片战争中,俄国通过不平等的《瑷珲条约》、《北京条约》和一系列勘界条约,侵占了中国144万多平方公里的领土。”

也有提法说俄国割占去中国300万平方公里土地,那是指把俄国耸恿和支持外蒙古独立、脱离中国(15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也算上,加上144万,正好约300万(相当於中国现有领土的近三分之一)。因此也有人说俄国从中国割占了约100个台湾(台湾面积是3点6万平方公里)。

●蒋介石、毛泽东、邓小平的立场

清王朝被推翻後,中国近代主要政治领导人蒋介石、毛泽东、邓小平等,几乎都对“中俄不平等条约”持不认同立场:

第一,蒋介石的态度:

曾任联合国南斯拉夫战犯法庭法官,最近去世的中国法学学者李浩培在他的《条约法概论》一书中,不仅强调“按照现代国际法,不平等条约是无效的”,而且介绍说,1924年中国政府和俄国谋求缔结新的平等条约,其中重要条款是,“中国政府与前俄帝国政府所订立之一切公约、条约、协定、议定书及合同等项,概行废止。”俄国代表参加了一半会议就回国,这个条约没有签成。但从这个史料可以看出,中华民国政府试图废除以前俄国强迫清朝签订的一切不平等条约。後来出任中华民国领袖的蒋介石,也对俄国强加给中国的不平等条约是不认同的。

第二,毛泽东的态度:

毛泽东能够打败蒋介石,很大程度在於中共军队得到进入中国东北的斯大林红军的帮助,得到东北这个重工业基地,进而夺取了整个中国大陆。随後不久爆发的“抗美援朝”战争,毛泽东更是依赖斯大林的军事援助等。但即使在如此得益、有求於俄国的情况下,毛泽东政府和苏联在五十年代签订条约时,仍特意回避了斯大林极力想涉及的两国边界问题。毛不仅是共产主义者,更是民族主义者,他强调,“新中国”不承认“旧政府”与外国签订的一切不平等条约。1972年毛泽东会见美国总统尼克松时还说∶“苏联占领我们的领土太多太多了,其中包括沙皇帝国和红色苏联占领的。”毛泽东在没有实力和俄国人交涉时,把这个问题“搁置”。

毛虽然不愿承认历史上俄国的不平等条约,但毛的“新中国”出版的地图(从建政至今都如此),却把俄国割占去的144万平方公里土地划到了中国边界线之外,而没有用国际惯用的虚线方式,把这些土地列为未定、争议区;只是对俄国霸占的那些土地上的城市,仍使用中国原有名称标记,如海参崴、伯力、库页岛、海兰泡、尼布楚、双城子、外兴安岭等,而不使用俄国人後来起的名字。

第三,邓小平的态度:

据《邓小平文选》记载,1989年5月,邓在北京会见来访的戈尔巴乔夫时说,“後来中苏进行边界谈判,我们总是要求苏联承认沙俄同清王朝签订的是不平等条约,承认沙俄通过不平等条约侵害中国的历史事实。”邓的这番谈话显示,在他领导下的中俄边境谈判,中国政府的主要目标是要求俄国承认原来的条约是不平等的,在这个问题上没有让步。

●江泽民一反前例,承认全部中俄条约

江泽民执政後,和俄国签署了两个条约,一个是1999年底和叶利钦签的中俄边界“议定书”。这个条约对以往俄国强迫中国签署的所有不平等条约一律没有提及,等於用这个新条约方式对俄国过去割占去的全部144万平方公里中国领土给予法律上的认可和确定。

第二个是2001年7月江泽民和普京签的《中俄友好条约》,该条约对1999年的那个边界条约给予认定。

海外华人提出江泽民“卖国”,主要是指这两个条约从法律层面认可了过去俄国强加给中国的所有不平等条约,使俄国割占去的144万平方公里中国领土再无法律交涉根据。

当然,客观地说,由於俄国强迫清朝签署的条约历史已久(距今已近150年),世界上国家之间的边界多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时确定,现在中国政府想要回被俄国割占去的那些土地,可操作性很低,因为俄国人绝不可能轻易退还土地。但江泽民政府这种正式签约、认可原来的所有不平等条约的方式,等於使今後任何一代中国人都丧失了向俄国交涉这些土地的法律根据,因为即使有一天江泽民政府垮台了,中国出现民主政府,按照国际惯例,也得继承这些(江泽民们签的)条约。

蒋介石可以拒绝,毛泽东不愿承认而搁置,邓小平要据理力争,为什麽江泽民要一反前例,全部承认历史上俄国强迫中国签署的条约?在苏联解体、俄国国力下降,中国国力提升的背景下,江泽民不仅可以继续搁置这个边界问题,而且更可以像邓小平那样据理力争,起码要求俄国承认历史上那些条约是“不平等的”,今天中国让步签约承认这种历史,俄国要给予某种形式的补偿。

例如日本就采取这种方式,它向中国提供的几百亿美元低息贷款,就是为二战侵略中国行为的一种变相补偿,因为中国政府放弃了对日战争索赔;日本对南韩的经济援助,也是同样意思。最近小泉首相访问平壤,同意向北韩提供100亿美元援助,也有补偿二战侵略朝鲜的损失之意。这都是公开的秘密。

现在俄国想和中国签署友好条约,让中国方面用法律条约方式认可过去割占的144万平方公里土地,应该给予中国一定的补偿。例如俄国正和中国谈判,准备铺设石油管道到大庆,向中国输出原油,那麽俄国是否可以在管道铺设上多承担费用,或在原油价格上给予优惠等。但从江泽民签的条约来看,中国人任何形式的补偿都没有得到,而且俄国人对黑龙江的两个江心小岛都不予归还(这是中俄边界问题中唯一没有解决的争端),俄国人不仅不还“西瓜”,连“芝麻”都不让步。他们摸准了这个说到俄国“有到家的感觉”的留苏工程师江泽民的脉搏。

江泽民政府既不在《人民日报》上登出和俄国签署的边界条约详细条款,也不把这个问题交给撰写《中国通史》的那些历史学家和对中俄边界问题有研究的学者公开讨论;整个和俄国的边界领土谈判、签约的过程都是秘密进行的。这种黑箱作业,本身就说明江泽民是心虚的,他恐惧这些问题全部公开,允许13亿中国人自由讨论,人们就会对江泽民“盖棺论定”:他和俄国签约,在本质上是“卖国”的。

(载《观察》2002年12月30日)

2002-12-30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