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星期专论》∶马英九和柔性二二八

曹长青

近日马总统宣布撤回选举期间他提出的所有诽谤官司;这是马英九上台後在「蓝绿和解」上做对的第一件事。虽有评论说,马英九那些官司都很难打赢,多案一审时都已败诉;而且真的对簿公堂,马英九当年是否做「职业学生」、那些把台独等同恐怖主义的党国论文内幕等,都会密集出现在媒体上,而这些「历史」都非马总统乐见公开的。但不管出於哪种考虑,撤案是对的。然马总统还应促其夫人周美青及国民党撤销选举期间提出的所有诉讼案,才能体现真正的诚意。但马英九表示,周美青是否撤回告评论家金恒炜诽谤案,由她自己决定。这显然无法服人。周是第一夫人,是总统身边最有权势的人之一。这个案件不撤,等於警告所有人,任何文字和说法,如果惹了「第一夫人」,就要吃官司,由此导致言论和新闻自由的被压制,台湾民主受损。

马英九在美国留过学,应该清楚,在美国,指控第一夫人的情形实在太常见了,无论真有其事,还是望风捕影,甚至连影子都没有。例如作家凯莉曾写书指南茜.里根跟歌星斯纳卓有染,并指出约会地点等细节。但无论是南茜还是那个歌星都从没有去告凯莉。後来克林顿做总统时,第一夫人希拉莉也被报导说,白宫法律顾问、原来的律师夥伴福斯特是她的「蓝颜知己」,两人有私情。後来福斯特自杀身亡,报称也与此不无关系。但希拉莉也没打诽谤官司。

今年希拉莉竞争民主党总统提名人时,有新书《希拉莉的真相》,说她当年是同性恋,并点出她的两个「恋友」名字;还说希拉莉和克林顿是「幌子婚姻」,只是为了实现其政治野心。该书登上亚马逊网上书店畅销榜,被认为对希拉莉的仕途造成杀伤,因美国人很关心价值和道德问题,但希拉莉也没有去法律诉讼,只是由她的发言人出面否认而已。

最近更有美国小报《国家问询报》说,总统布什和女国务卿莱斯有染,第一夫人劳拉要离婚(这种消息没有一家美国大报会理睬,但港台大报却都当真编译刊出)。但迄今也没见第一夫人打诽谤官司,更别说莱莱斯和布什总统了。

在美国别说官至最高位的总统及家人,连小地方议员都几乎从不打诽谤官司,除了不想造成「以势压人」的形象,还因为美国法律对官员和名人打诽谤官司有「三原则」的限制(以保护言论和新闻自由),他们几乎无法打赢。因如果官员和名人动辄打赢诽谤官司,那媒体和公众对他们的监督就将无法进行。在台湾司法非常不健全、而且基本延续国民党时代体制的今天,以哈佛法学博士作为重要资格之一当选总统的马英九,最应该做的是引进、仿效美国的法治精神,尤其是牵扯到和他本人有关的案子。

另外马英九应该做的,是促使撤销陈水扁的国务机要费案,以及所有绿营首长的特支费案。马英九本人的特支费不仅汇到了自己的私人帐号,而且把没用完的特支费当作私人财产申报,这是迄今为止所有特支费案中最明显的「贪污」,但他已被判无罪。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对前民进党政府的多位部长,前民进党主席游锡堃,以及卸任的陈总统等,却以所谓报帐发票不符等定罪的话,这就不仅是双重标准,更是再明显不过的政治清算。

我支持对马英九的无罪判决,而且在他刚被起诉的时候,就撰文表示这是历史遗留的制度问题,在制度没有解决之前,随便查任何一个首长,都可能有同样问题。那麽查谁、放谁,就必定成为打击政治对手的手段。马英九在美国学的是法律,更应知道美国主要是判例法(而不是条文法),高等法院的一个判例,就为以後同类案件确立标准。马总统的美国「法学博士」是否应该在促使台湾走向真正法治化上有所作为?尤其是目前这一堆「特支费」案都和马本人的案件一样,只是程度全都比他的轻!

马英九在选举期间和就职演说中都强调族裔和解。但国民党上台後却近乎穷凶极恶地反攻清算,制造族群对立。马政府逢「绿」就撤,也可以理解,一朝天子一朝臣嘛。但他用最意识形态化的国民党「真调会」主委出任法务部长,另一「真调会」要角做国防部长(上台就强调自己是国民党员),就已经显得过於嚣张;而这些人的上台,不是打击前任、就是反攻倒算。正是在这一片清算、报复气氛中,才会有偏绿教师选举期间用错一个字就遭解雇、深蓝份子对前驻日代表许世楷施暴,甚至袭击陈前总统这样的恐怖事件发生。

国民党这种做法,就是一场「软性二二八」。两者都是要迫害、摧残那些梦想建立独立国家的台湾人精英。二二八後,蒋介石靠暴力和洗脑,都无法完全窒息台湾人的记忆和反抗。今天,马英九刚上台,就利用行政、立法,还有司法、媒体的优势,对台湾本土精英反攻倒算。这只能刺激台湾人心底的旧恨新怒。在「冻蒜」时代,没有哪个党会有「不散的筵席」,国民党如果继续这般嚣张下去,就等著自食其果吧。

--原载台北《自由时报》2008年7月27日「星期专论」

2008-07-27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