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请访问新站 cq99.us 长青论坛 多谢支持。
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伊斯兰世界错在哪里

曹长青

三月,是春暖花开、赏心悦目的季节,但对尼日利亚的苏菲娅朵(Sufiyatu)来说,则是个恐惧的月份。因为这个月伊斯兰法庭将对她的“通奸案”做最後裁决,如果定罪,她将被处以“乱石打死”的刑罚。

《纽约时报》杂最近报道了苏菲娅朵的遭遇:今年35岁的苏菲娅朵是非洲国家尼日利亚北部索科托州乡下的一个农妇。她两年前和丈夫离了婚,因丈夫根本不管她和两个孩子。尼日利亚虽然刚刚庆祝了(从英国殖民地)独立四十周年,但苏菲娅朵所在的这个有三千人的村子,仍是茅草泥房,人们仍使用原始的井水,去年才开始建第一所学校。就像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奈保尔所痛斥的,那些非洲的独裁者们,把那片土地弄得更糟糕。

苏菲娅朵说,村上一个六十岁的老头看上了她,并向她示好。在一次郊外偶遇时,那个老头强奸了她;後来又这样做了四次,於是苏菲娅朵怀孕了。不知被谁告发,警察来把苏菲娅朵带走了。那个老头开始时承认他和苏菲娅朵有性关系,苏菲娅朵也没有说出是强奸。但後来那个老头听说法庭会判决他必须和苏菲娅朵结婚、并要抚养那两个孩子时,就改口否认有这件事。於是索科托州的伊斯兰法庭判决,那个老头无罪(因没有证据),苏菲娅朵则犯了“通奸罪”(证据是“怀孕”),按伊斯兰教惯例,处以“石刑”(众人用乱石打死她),并确定了“刑期”,在苏菲娅朵的10个月的孩子断奶後执行。

苏菲娅朵一个大字都不识。美国麦克阿瑟基金会出资支持的尼日利亚保护女性协会给苏菲娅朵提供了律师,帮助苏菲娅朵向地区伊斯兰法庭提出上诉。她的案子将在三月中旬最後裁决。

●通奸是仅次於污辱“阿拉”的重罪

在尼日利亚北部12个省中,有10个实行这种严厉的伊斯兰法。但更恐怖的是当地司法官员、专家和大学教授们,很多都支持石刑。

《纽约时报》记者曾为此采访了索科托州检察长阿利宇(Aliyu),这位司法官员说,在伊斯兰世界,最严重的“犯罪”是污辱阿拉,其次就是“通奸”。他说如果苏菲娅朵被裁决处以“石刑”,他将执行。他目前考虑的是怎样执行,是挖坑把人放进去,用石头砸死;还是把人绑在电线杆或树上施刑。但他可以肯定的是,将有很多人仍石头,而且都是经过训练的,人数由伊斯兰法庭确定。他说如果法庭裁决他第一个向苏菲娅朵仍石头,他将感到“非常幸福”。在被问到用多大的石头时,他说不会太大,但也不能太小,然後举起拳头说,“这麽大吧”。这位检察长说这番话的时候,他的两个小女儿正在他的脚边玩耍。

伊斯兰世界的知识份子怎麽看这个案子呢?索科托州府Dan Fodio大学法学院长赛义德(Sa'id)对《纽约时报》记者说,如果法庭裁决他去仍石头,他不仅会毫不犹豫地去做,而且会感到“相当高兴”。“通奸损害穆斯林社会,我作为公民当然要执行法律,而且更是执行阿拉的意愿。”

赛义德是索科托州法律起草者之一,去年七月这个州一个年轻人因为偷了一只羊而被法庭判决砍去右手,执行的外科医生事先为那个年轻人打了麻醉药。这位法学教授说,苏菲娅朵怀孕这一条就是处以石刑的“足够证据”。

当记者提到这位教授办公室贴著的“联合国人权公约”时,赛义德理直气壮地说,对於酷刑要看用什麽标准衡量,谁来确定这个标准。“而且你们西方人必须明白这里的人民是不是把它视为酷刑和不人道。”

当被问到尼日利亚前政府的将军和高官们巨额贪污,怎麽没被处罚砍手或石刑,而偷一只羊却要处於这样残忍的刑罚时,这位法学院长说,按照伊斯兰法律,贪污并不严重;而偷羊这种事更严重。

尼日利亚人对这种伊斯兰法并不是没有异议,但多恐惧不敢说出。较开明的尼日利亚司法部长伊格(Bola Ige)去年因说石刑“严厉和残忍”,并承诺“这种事情在2002年的尼日利亚绝不会再发生”,竟在去年底被暗杀。

●阿拉伯世界拒绝改革

荷兰阿姆斯特丹大学教授彼得斯(Ruud Peters)是研究“石刑”的专家之一,他说这种刑罚不仅在尼日利亚北部省份,也发生在其他穆斯林社会,在巴基斯坦和利比亚竟被全国通用。但这种残忍的刑罚,至今没有受到穆斯林社会,至少是知识份子的强有力的批评和谴责,反而有很多的“赛义德”们在维护它,赞美它。

911事件後,关於伊斯兰的书在美国成为热门读物,最近又有一本分析伊斯兰世界《到底错在哪里》(What Went Wrong)的书上了《纽约时报》的畅销榜,作者是普林斯顿大学近东研究教授路易斯(Bernard Lewis)。路易斯的同行,也是历史学家的肯尼迪(Paul Kennedy)在最近的书评中说,在伊朗革命那天,他邀了路易斯等四个朋友共餐,但由於路易斯去接受一家电台采访而迟到了。当时路易斯在电台分析说,伊朗革命将意味著伊斯兰世界更大的封闭和宗教专制。但在普林斯顿校园,左派学生们在欢呼伊朗的革命性变化,路易斯的观点被视为肤浅、右翼和愚蠢。但肯尼迪感叹说,20年过去了,事实证明路易斯的预测是完全对的。

路易斯在他的新著中毫不客气地指出,大约从十八世纪後叶起,以英、法、美国为代表的西方国家开始走向一个新的世界:增加世俗、民主、工业化和宽容。後来俄国、印度及美洲也开始跟进。但伊斯兰世界却拒绝走这条路,他们的领导者和知识份子们面对西方的挑战,不是选择改革,而是寻求更加封闭,用石刑、砍手的严厉镇压,以及反美反西方的仇恨、激愤、受害者主义来维护和强化伊斯兰式的专制。但这一切都无法解决阿拉伯国家的问题。这位历史学家的结论是,伊斯兰世界错在拒绝改革(把一切问题都推给外部世界)。今天,到了他们不得不面对改革的时刻。

(载《开放》2002年3月号)

2002-01-22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