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请访问新站 cq99.us 长青论坛 多谢支持。
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政府不可做「裁判」——皮条客 Vs.宗教家

曹长青





上个星期台湾立法院协商「公职人员选举罢免法」修正法案时,朝野代表达成共识:广播电视的选举论政等如果不公正、不公平,可罚款二百万台币。这个消息实在令人吃惊,解除了党禁报禁二十多年的台湾,怎麽还要制定这种明显违反言论自由原则的规定?因为使用「公正、公平」这种极端抽象的标准对待政治评论,就等於给「仲裁机构」随意性的权力,逼迫评论家「闭嘴」,导致政治意见无法充分表达和交流。这种法律如果制定,不仅是对被视为亚洲新闻自由度最高之一的台湾的极大讽刺,更是损害台湾的民主制度的一大耻辱。

在言论自由和公正公平之间怎样划线?该不该划线?成熟美国经验值得借鉴。两月前,美国著名牧师福尔韦尔(Jerry Falwell)去世,成为一条醒目的新闻。不仅由於他是著名宗教家,还因他打了一个官司,成为美国言论自由的里程碑之一。

八十年代美国色情杂志《皮条客》曾刊登一个访谈,并配发漫画,画面是福尔韦尔和自己的母亲发生性关系。专访说,这位宗教家承认,他的第一次性经验,是和自己的母亲乱伦。

这位宗教家当然愤怒至极,因为这一切都是编造的,他从未接受过采访,更没有说过这样的话。他控告《皮条客》「诽谤,造成精神损害」,索赔四千五百万美元。

在地方和联邦法庭,虽裁决「诽谤罪」无法成立,但都认为确实造成这位宗教家「精神损害」,判被告赔偿二十万美元。

《皮条客》老板不服,上诉到美国最高法院,结果九名大法官一致裁决,「精神损害罪」不能成立。大法官们接受了被告律师提出的辩护:虽然专访和漫画是编造的,不是事实;但读者看到这些内容,不会真正认为宗教家和自己母亲乱伦;它只是一种嘲讽,一种政治意见的表达,而不是事实上诽谤。被告律师特别提到,二百年前美国建国时曾有一幅政治漫画,画面是一个农夫牵著一个驴子,上面坐著乔治.华盛顿,但文字却是农民牵著驴子去华盛顿,显然是嘲讽美国的开国之父。当时最高法院大法官说,对嘲讽性模仿,人们可以接受,乔治.华盛顿本人也可能接受,但是,能不能在拙劣的嘲讽性模仿和污辱之间划一条界线呢?辩护律师回答说:不能。因为假如我们让政治人物划这样一条线,这条线就会划穿我们的自由。

美国最高法院的判决,不是对「皮条客」这种低级趣味的色情杂的肯定,而是为了维护美国宪法保障言论自由、公民自由的原则,保护人们的选择权利不被剥夺,宁可付出有这样一份比「花花公子」杂更花花的裸体刊物的存在。同时强调,宗教家是一位「公众人物」,对公众人物的嘲讽和政治意见批评,应该视为言论自由的范畴。

美国的法律体系是判例法,高等法院的这个判例,就成为以後类似案例的判案原则。这个原则是,在包括色情杂在内的这种对人的品味和道德的破坏,和法律与政府对人们选择权剥夺的破坏之间,人们更应该防备的是政府和法律,而应该最大程度地保护人的自由选择权。

今天,如果台湾立法院要在言论自由和意见公正公平之间「划」一条线,其结果一定会像美国大法官们所确信的:损害甚至剥夺表达自由。美国人宁可付出意见表达不公平、不公正,甚至趣味低下、野蛮的代价,也要保护新闻和言论自由。因为对议政公正与否的评判,不能交给政府,更不能由法律惩罚,而应由「媒体市场」的消费者(大众)做出裁决。只要有信息自由流通的「市场」,民主社会的公民一定会选择正向价值。

——台北《自由时报》2007年7月23日「曹长青专栏」

2007-07-23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