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请访问新站 cq99.us 长青论坛 多谢支持。
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The world will miss you——悼念法拉奇!

曹长青



人类有史以来最勇敢的记者、最杰出的女性、最伟大的自由战士之一的法拉奇,几个小时前,在她的家乡意大利佛罗伦萨去世,享年77岁。

法拉奇所以被称为伟大的记者,因为她采访过霍梅尼,邓小平,基辛格,英迪拉.甘地,阿拉法特,卡扎菲,武元甲,布托,阮文绍,梅厄夫人等世界权势人物,她毫无媚俗、大胆挑战,尖锐提问(追问),树立了一代记者之风。她的采访录集结出书——《采访历史》,迄今仍是很多西方新闻院校学生的必读书。

她采访霍梅尼时,直接问到他是个独裁者问题,气得那些毛拉们要杀了她。她采访邓小平时,问天安门上的毛泽东像什麽时候摘下来,并告诉邓小平,你们说文革是四人帮,可中国人举出五个手指,还有一个毛泽东。她采访基辛格,这位尼克松副手事後说,这是他一生做过的最蠢的事,同意接受这个采访。

她所以被视为伟大的女性,因为她一生充满热情、激情、豪情,正义感,有一个big heart!她曾在二战中抵抗纳粹;在墨西哥采访时被打了一枪,差点死掉;在德黑兰采访时面对被毛拉处决的危险;在采访希腊游击队领袖时,三天後就坠入情网,和他生活了三年,其半自传著作《男子汉》(Man),即是写这段经历。即使在70多岁高龄,并患了乳腺癌的情况下,她还充满激情地写了长达报纸四个整版的讨伐伊斯兰的长文《愤怒和自豪》,对极端伊斯兰的暴行「愤怒」,为西方文明而「自豪」。欧洲的穆斯林们以诽谤罪把她告上法庭(在法国、比利时、意大利等几国同时告她),至她去世,她的诽谤官司还没打完。还有伊斯兰份子要杀她,她的回答是,我可不是那麽容易被吓住的人,并幽默地说,我已经七十多了,用自杀炸弹杀我,是不是「太浪费了」?

法拉奇的最令人敬佩之处,就是她坚持原则,绝不退步,敢於表达自己的观点,即使冒犯流行看法,即使和天下所有人的意见不和。她毫不畏惧,敢「冒天下之大不韪」,说常人之不敢言。九一一後,西方知识分子几乎异口同声,说伊斯兰教是好的,恐怖份子只是一小撮。但法拉奇却公开指出,伊斯兰教是落後的,黑暗的。恐怖份子只是冰山一角,下面的一千四百年的黑暗伊斯兰教,才是底座。她痛斥毛拉们的专制、虚伪、狂热,毫无人性。她说,伊斯兰文化,就是欺负女性,女人不值骆驼钱的文化。

法拉奇在1975年出版的书《写给没有出生的孩子的信》曾连续几年登上意大利畅销榜首。她在911事件後出版的《愤怒和自豪》一书,登上欧洲几国的畅销榜,在意大利更是洛阳纸贵。她的最後一本著作《理性的力量》(The Force of Reason)今年三月出版。

法拉奇因热爱美国而长住纽约,十年前被查出患了乳腺癌,十多天前,她返回家乡佛罗伦萨,九月十五日下午在当地一家医院因肺癌去世。她没有结婚,没有子女。但她留给这个世界丰富的遗产——思想的旗帜,记者的食粮,激情的火焰,震憾人心的一生!

法拉奇,这个世界怀念你,因为有了你,许多人变得更加勇敢!

2006年9月15日

2006-09-15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