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请访问新站 cq99.us 长青论坛 多谢支持。
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断背山》和李安的反道德

曹长青

李安的新片《断背山》( Brokeback Mountain) 不仅获得金球奖 最佳影片和导 演等四个重要奖项,还得到八项美国奥斯卡提名,似乎有望成为三月初将揭晓的奥斯卡“黑马”。(注:李安五日得到最佳导演奖)

在华人世界,更是“一片欢呼”,虽然李安来自台湾,但在中国官方媒体上,却歌颂李安“领导中国团队攀登世界电影高峰”;台湾媒体更是谄媚,说“他来自台湾,征服全世界”,所有台湾人“都沾了李安的光!”海外的不少华人,也跟著起哄,说什麽这是华人的伟大成就。而李安本人也莫名其妙地对美国之音记者说,“得奖是对中国电影界一百年来努力的一种肯定”,然後他又用高行健式的“玄奥”说,《断背山》将“影响美国文化,是东方文化向西方文化回流。”

事实上,《断背山》获奖和中国电影界毫无关系。那些评委们只是评选一部美国电影而已。而李安的这种说法,等於是说好莱坞因为李安是华人,才给他这个奖;等於说美国人为了肯定什麽百年中国电影的努力,给了一个照顾奖。这种自我矮化、自我贬损,实在令人不可思议 。

虽然《断背山》获得了美国左派媒体几乎一致的赞誉,并连续地这个奖那个提名,炒得不亦乐乎,但这部电影即使成为奥斯卡的赢家,也绝不会成为“经典”,因为它除了给好莱坞留下一个“政治正确”的标本之外,没有任何经典作品中那种高扬道德、升华心灵的东西。

●西部牛仔同性恋是“卖点”

如果说该片有什麽“创意”的话,那就是李安敢把西部牛仔拍成同性恋。因为美国虽然有过不少关於同性恋的作品,但把西部牛仔拍成同性恋,还从来没有过。不是没人打过这个主意。据CNN 报导,这个根据小说改编的电影剧本已经写出来七年了,在好莱坞的所有大电影厂转了一圈,都没人愿接,那些大牌导演们,即使左疯们,也都担心触怒中产阶级为代表的主流社会,而不敢拍这个电影。但李安为什麽却主动要拍这个题材?大概是因为在无神论社会成长过来的人,对基督社会的道德准则没有清晰的感觉,所以很“勇敢”地拍了。而好莱坞的左派们,就对李安做了他们自己想做却没胆做的事而给予极尽其能的奖励。

美国西部牛仔向来是男子汉、真正男人的象徵。名牌香烟“万宝路”那个深入人心的广告,就塑造了这种典型的西部牛仔形象∶一个潇洒的硬汉,头戴牛仔帽,手挥驯服野马的缰绳,豪气十足。而这次李安把他们拍成是阴性十足、苟苟且且、背著妻子儿女,暗中偷情的双性恋者。典型地颠倒传统审美价值观。

这部电影的剧情相当简单,是根据《纽约客》上一个短篇小说改编。写六十年代两个西部牛仔,在怀俄明州的断背山上放牧时,发生了同性关系。下山後,两人各自结了婚,有了妻子和儿女。後来两人旧情复燃,瞒著各自妻子和孩子,以钓鱼为名,偷偷约会,而且保持了二十多年这种偷情(性)关系,最後一人意外死亡,故事就结束了。这麽简单的情节,硬是拉成两个小时的电影,可想而知其节奏多麽缓慢,因为没什麽戏剧性。有评论家说,它只是靠两个西部牛仔的同性恋,才造成“卖点”;如果故事换成是男女之间,这个电影大概连拍都拍不出来,更谈不上获奖。

● 先天“性倾向”就要被尊重?

这部电影所以获这麽多的奖项,除了好莱坞要肯定李安反传统、反道德的“勇敢”之外,还因为那些影评家要用支持这部电影来表示对同性恋的支持,甚至是对上次总统大选时,美国绝大多数州的民众都投票反对同性恋结婚的反弹或报复,它是美国长期进行的左右派文化战争的一个插曲。事实上,这部影片获奖,和政治的关系远超过和艺术的关系。这部电影牵扯到的,不仅仅是应该怎样看待同性恋的问题,而且关系到人类基本道德准则的问题。男女相爱、成年男女之间才可以有性关系,这是人的规定性。同性恋者强调,他们的性倾向是“先天的”,由此寻求同性行为的合法性和道德根基。但迄今为止的科学研究,并无法完全证实它是先天的。

退一步说,即使它是先天的,那麽先天的倾向是不是就合乎人类的道德标准?先天的倾向是不是就等於社会要为这种倾向开“绿灯” ?比方说,大概多数异性恋的男人都有想和众多漂亮女人发生性关系的先天欲望;只是由於後天的教育、道德的约束、理性等,才控制了这种原始欲望。那麽男人们可不可以用这种“先天”的性心理作为理由,要求合法地拥有三妻六妾,大红灯笼高高挂?还有一些人,他们先天就喜欢玩弄未成年的孩子,那麽他们那种先天,要不要受到尊重,受到保护?

在刚来美国的那些年,由於受西方左派媒体的影响,我也曾对同性恋者相当同情,并采访过多名同性恋者,写了同情甚至认同他们的那种先天观的文章。後来,随著对这个问题的深入了解,包括自己的采访经验,发现事情远不是那麽简单。我采访过的同性恋者,几乎无一例外,全部都是後天的,都是在青春期或刚成年时,被年长的同性恋者引诱的。

●"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断背山》"?

李安则比这种“先天观”走得更远,他在拍完同样是认可同性恋的《喜宴》之後曾经说,如果同性恋是後天选择的,更应该支持。也就是说,他没有一个基本准则,只要是人自己的自由意志选择,就可以做,就应该支持(这是早已被西方左派都扬弃的萨特的“自由意志论”的观点)。他针对《断背山》解释说,“爱是没有界限的,不仅可以在男女之间,也可以在男人和男人之间,同性之间。”精神层面的爱当然是没有界限的,但如果包含性意识的爱也没有界限的话,人类的道德底线就会崩溃,人的规定性就没有了准则。

李安的同事,台湾的另一个知名导演蔡明亮也是宣扬这种乱伦的“爱”。一位朋友看过他拍的《河流》,其中有这样的场面,在洗澡堂的朦胧蒸汽中,同性恋的儿子竟然和同性恋的父亲发生了性爱。朋友介绍说,法国的一个男导演,还拍出儿子和母亲性爱的电影《我的母亲》,其中有这样的场面,母亲死後,这个做儿子的还在母亲尸体前手淫。这就是西方左派们宣扬和追求的“自由”;人都这样自由起来,那就和动物、畜生没有区别。

李安在香港对《断背山》还解释说,“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断背山”,也就是说,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瞒著亲人的秘密。这不等於是公开推崇这种瞒著妻子儿女进行同性恋的欺骗行为吗?《断背山》中的两个西部牛仔,既然已是同性恋,为什麽还要各自和异性结婚,然後又生儿育女,这不是人为地在给妻子、儿女带来痛苦的同时,也给自己的同性恋伴侣带来痛苦吗?李安不是在肯定这种双重的不道德吗?

而且什麽叫双性恋?哪来的先天“双性恋”,它只不过是有些人要为所欲为、纵容和实践非分幻想的藉口而已。美国著名广播电台主持人萨维奇(Michael Savage )评论说,李安的《断背山》实在让人“做呕”。

●”强奸万宝路的男人形象”

一位朋友说,他邻居家十多岁的儿子去看了《断背山》。我真的替那家父母担心,在那种对道德、性都处於朦胧阶段的孩子,看了这种电影,如果出於好奇心,也去尝试一下,就可能一下子把性心理搬了道岔,影响他的一生,或者说毁了他的一生。因为我采访过的同性恋者,全都说不幸福,并表示如果再生,绝不选择做同性恋,因为不仅被歧视,性关系也不稳定;因为俗话说“男人要性,女人要情”,男女形成的家庭可以性情互补而趋向稳定;而两个要“性”的男人在一起,可想而知,是怎样“性”趣多多,即使建立“家庭”,关系也难以稳定长久,他们同样因“感情”而痛苦。而且那些男同性恋者,因为有女性心理,都希望找个真正的男人,但他们也知道,真正的男人要的是女人。

美国福克斯电视主播欧莱利(Bill O'Reilly) 批评说, 这部电影其实是为同性恋做宣传。《世界网路日报》(wnd.com)评论家库皮廉(David Kupelian )认为,这部电影,是“强奸万宝路的男人形象”,是对三千年犹太—基督(Judeo-Christian)文明价值的攻击。电视脱口秀主持人贝内特(Stephen Bennett)则说,这部电影标志著,好莱坞已堕落到“道德最低点”。

近年来,随著经济全球化,文化事业等也越来越全球化了。许多非西方人(包括华人、西裔、非洲人等)得到西方的各种艺术奖项。以我这些年的观察,这里面有少数的确是靠作品的出类拔萃,但绝大多数却是由於迎合了西方左派的“政治正确”倾向(反战、支持同性恋、支持女权主义、支持堕胎、赞美单亲母亲,等等);而且由非西方白人这麽喊,让西方右派很难开口批评(因为一批评就是种族歧视)。所以西方左派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给非西方人施舍,奖励那些符合他们观点的作品。

李安的《喜宴》和《断背山》获奖,都因为他是标准地走在这条左派的路子上,这次更是大快“左”心。所以那些垂涎西方奖项的所谓艺术家们,如果照著李安的样子学,一定成功有望,因为西方所有文学艺术奖项的评委,十有八九都是左派。

--原载《开放》2006年3月号

2006-03-15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