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请访问新站 cq99.us 长青论坛 多谢支持。
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中国的知识分子一直在找善良的狼

曹长青

(大纪元讯)评论家曹长青先生应《大纪元时报》加西分社邀请,於2月19日星期天下午在温哥华《九评共产党》研讨会上发表演讲。曹长青风趣幽默、深入浅出的演讲被听众热烈的掌声多次打断。他主要讲了三个方面的问题。

第一,罗马尼亚、南斯拉夫、阿尔巴尼亚等共产政权在欧洲都垮了,苏共比中共还强大都垮了,怎麽中国共产党没垮?第二,现在中国经济崛起,对中国意味著什麽,好在哪里坏在哪里?第三个问题是,怎麽解决中国的问题。

以下内容根据录音整理,小标题为编者所加。

现在讲第一个问题,为什麽欧洲全部共产政权都垮台了,中国共产党就没垮呢?当然原因很多,我重点讲其中一个原因,就是知识份子的责任。

* 共产主义是邪恶的 不可改良

俄国有两个著名的知识份子,《古拉格群岛》作者索尔仁尼琴,著名人权斗士萨哈罗夫。捷克还有两个著名的知识份子,哈维尔和昆德拉。这些知识份子跟中国的很多知识份子不太一样,他们很早就指出共产主义是邪恶,邪恶是不可以改革的,没有温良的邪恶,邪恶就是邪恶,邪恶就是撒旦,撒旦只能被结束。

他们一开始就强调,共产党剥夺我们的自由、剥夺我们的尊严、剥夺我们的生命、剥夺我们的信仰,是最不道德的。尤其索尔仁尼琴强调我们不仅要从政治意义上结束共产党,更重要的是从道德意义上否定它,人们都做一个有道德的人才会有一个有道德的社会。

索尔仁尼琴曾说,不是斯大林在迫害人,是人在迫害人,是人心中的邪恶在迫害人,人心中的撒旦在迫害人,人心中不道德的成分、黑暗的成分在迫害人。结束了古拉格、结束了斯大林统治、结束了邪恶的共产制度,还仅仅是第一步,最重要是结束人心中的黑暗,那不道德的部分。

刚刚过去的一百年,20世纪,是人类有史以来最灾难深重的一百年。这一百年中因为战争、意识形态而丧生的人数比过去十九个世纪1900年的总和还多。共产主义几乎在全球蔓延,怎麽能发生这麽多灾难?谁造成的灾难?不是农民,全是那些戴眼镜的知识份子,他们的想法是乌托邦,要改造世界,包括马克思、恩格斯、尼采、列宁、斯大林、毛泽东,他们老想改造外在的社会,但他们都失败了。共产主义失败了,为什麽?改变了外在没有改变心,这个世界主要是由人构成,有好心的人、善良的人,有人性的人、有道德的人,才会改变这个社会,改变人心才能改变这个社会,只把财富平分了,不能改变社会。

这是两种哲学、两种思路,一种是斯大林毛泽东等,他们的想法是改造社会、均贫富,从外在来改造。另一种思路象索尔仁尼琴提出的是内在的改造,改变人的心,要有信仰、有道德。而改变心的最大障碍是共产主义和共产党,它是最大的不道德集团。所以索尔仁尼琴从最开始就完全否定共产党,并且在与共产主义的抗争上,毫不妥协。

在他的作品言论里从来就没有什麽支持党内改革派,反对强硬派等等,没有,而是非常斩钉截铁地提出∶共产主义就是邪恶,共产党是邪恶集团,必须结束,而且这个结束的责任在於每一个人,每个人都可以做贡献,每个人都可做一些具体的事,用真实的行动拒绝共产党的谎言。

* 中国的知识份子一直在找善良的狼

我们比较一下中国的知识份子,想法不一样。中国五十年代大规模迫害知识份子的「反右」运动,打了五十多万右派。而今天看这些右派的言论,几乎全是为共产党好,给党提点意见,结果就被打成右派。只有极少数是否定共产党,绝大多数是给共产党提意见的,根本不是否定共产党。

第二场知识份子运动是邓小平复出以後,中国的知识份子很活跃,当时几乎是一面倒的歌颂邓大人改革、支持邓小平、支持改革派。代表性的作品之一是刘宾雁写的《第二种忠诚》,给党提意见,强调第二种忠诚,它的思路是,我们支持温和派,打败强硬派,找一个更好的共产党,让共产党改革得更好。还是寄托在共产党的温和派上,这是中国知识份子习惯性的做法,老是在党内寻找温和派、改革派。

原来邓小平被视为改革派,华国锋是强硬派;江时代朱熔基被视为改革派,现在胡锦涛是改革派,什麽春节包饺子,做出什麽姿态了,老是想寻找党内好一些的形象、温和一些的,最根本的想法是寄望温和派,希望共产党改革,把共产党变成好的党。

打个浅显的比喻,共产党是只狼,那你去找一只好一点的狼,通过改革让它变好一点,让它不吃羊,可狼不吃羊怎麽叫狼呢?狼的本性就是吃羊、吃人,你要是对它充满了期待,那不是狼的问题而是你的问题了,你看花眼了吧?你不知道狼的本性,是这个问题。中国知识份子总是要寻找善良的狼、好的狼、改革的狼、温和的狼,结果不断地被狼吃掉,有些成为狼的一部分,虽然可能不是主观上,最後中国还是被狼统治。

* 把希望寄托於人民的觉醒

东欧前共产国家波兰、罗马尼亚、匈牙利、保加利亚以及俄国,他们的知识份子不是总想什麽支持改革派,而是等待机会结束共产主义。俄国有70多年的共产主义历史,当年有一万枚导弹瞄准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和美国,多麽强大,西方的苏联问题专家都说,这怎麽可能垮台,结果只有三天就垮了。叶利钦站在路障上振臂一呼,人民就响应,人民已经接受了那些真正知识份子传播的信息,所以他们没有找赵紫阳,没有找胡耀邦,而是给共产党找永远的墓地,埋葬它!

中国人老找赵紫阳在哪里,胡耀邦在哪里,我们看赵紫阳,当然在六、四没有镇压学生,表现人性的一面,但是到死也没有退党。包括胡耀邦啊,他在当政的时候很多观点和邓小平一样的左,当年我在《深圳青年报》做编辑,学习胡耀邦的新闻讲话,他和现在的江、胡一样的口气,限制新闻自由。

不是说开明不好,但是不能把希望寄托在共产党内部统治集团的变化上,而是应该象东欧的知识份子那样,把希望寄托在人民觉醒後的力量上。这是两个方向。不是依赖共产党内部的变化,而是依靠人民知道真实,人民觉醒,人民的力量上。 《大纪元时报》的《九评》已经讲得非常清楚,共产党是邪恶,人们要退党。 这是解体共产党的重要途径之一 。

=======================================
第二个问题,中国现在经济强大对中国带来的好处和坏处。

好处是显而易见的,中国人的生活水平当然比毛泽东时代有很大提高,这是有目共睹的,政治空间、各方面比原来也宽松很多。但另外一个方面,经济发展,所谓的强大,也带来很多负面。

第一个负面,增加中国人的民族主义情绪。

七、八十年代,中国青年人,包括知识份子开明些的,几乎全部是亲西方的,不是亲西方的金钱,而是亲西方的自由民主价值和制度。

这几年,中国发生很大变化,喊出21世纪是中国人的世纪,还有就是反美,什麽美国反对我们中国统一,美国反对我们中国强大,煽动中国人的民族主义情绪。其实美国一年和中国做的贸易,就让中国赚了二千亿美元,相当於中国全部外汇存底八千亿美元的四分之一。美国是不是非得和中国做贸易?美国的全部外贸只占其经济的16% ,即便美国不跟全世界做生意,也可以通过84%的内部经济运转。

而中国就不行。中国的外贸占全部经济的75% ,因此,不是美国要依靠中国的市场,而是中国要靠外国的市场。中国外部最大的市场就是美国,美国市场上到处都是made in China的产品。

美国确实有批评中国的声音,但那是批评中共。共产党把中共换成中国,利用中国人的民族主义情绪,说中共代表中国。包括四十年代末,很多海外华人抱著爱国的情结回去了,回到共产党怀抱,就是因为他把中共当成了中国,这是共产党宣传的结果。

现在中国经济强大了,中共又称这是共产党领导中国强大,给你松绑的结果。这是一个简单的常识,松绑了,那全松开、一点也不绑不是更好吗?如果从来都不绑,不是更好吗?现在松绑了让中国人民感谢它,说邓小平是伟大的设计师,他设计什麽了?不就是羞羞答答的实行资本主义吗?资本主义在西方也有几百年的历史了。松绑还用设计吗?我们大家谁不会松绑呀?

中国不少知识份子就知道感谢邓大人皇恩浩荡,给我们松绑了,中国经济发展了。既然松绑了,那绑了你那麽长时间,要不要道歉?如果不绑的话,中国人早就发财致富了。

连英国前首相撒切尔夫人都说,中国人天生有做生意的细胞;但却被中共说成共产党的功劳,然後又煽动民族主义,说是什麽敌对势力,什麽大纪元搞退党要搞垮中国,其实这都是偷换概念。人们要搞垮的是中共,只有结束共产党,中国才能真正强大。

* 严重的贫富不均

一般外国人去中国,看的都是深圳、广州、上海的辉煌,比温哥华显得还现代。但是你看农民,七千万中国人,每年人均收入75美元,合100多加币,也就是几个人去次餐馆的开销。如果去网路上搜索一下,可以看到很多照片真是让人痛心,难以想像到了21世纪,还有人生活如此贫困,很多孩子因没钱而上不了学。

前段时间看一个报导,相当感慨。一个农家有两个孩子,一儿一女,因父亲不能供两个孩子同时上学,为了公平,就采用中国传统方法抓阄,首先让女儿抓,一打开纸上是「无」,女儿一看没有希望了,後来跳崖自杀,结果摔下去,没有死,被放羊的发现了。她父亲非常痛心,後悔,因为当时做了一点手脚,两张纸写的都是「无」,为了儿子先上学。

堂堂的所谓中华人民共和国,联合国常任理事国,政府投入教育的经费甚至低於乌干达 。

曹长青先生在演讲中,还引用了大量中国官方统计局、卫生部公布的资料,论证中国存在的严重贫富不均,普通中国人的生活环境恶劣,身体健康状况不容乐观,各种社会问题严重,官民冲突层出不穷,日趋尖锐。(编者注)

========================================
第三个方面∶如何改变中国的现状

首先必须改变中国的制度,再就是必须改变中国人的人心,先决条件必须结束这个制度,结束共产党的统治。如果这个制度不结束,真实的信息,真实的东西,真正的文化都无法得到传播。比如说,法轮功学员也不是政党,也没提出推翻中国共产党,更不是暴力组织,连宗教团体也算不上,只是想练练功,共产党就抓,就杀,关到精神病院去。我在精神病院工作过,正常人在那里,给他长期吃治疗精神病的药物,人都得变成痴呆。把正常人关在精神病院,是非常残忍的,但现在则正在发生。

在中国,对精神病人的定义非常松泛,只要你固执己见,高学历,有自己的想法,不听劝告,就可能被视为精神不正常。按这个说法,在座的各位差不多都是精神病了。你看看叫你们参加中共领馆的活动,不要参加大纪元的活动,多次劝阻无效,而且很多还是戴著眼镜的。

所以,无论中国要走那条道路,第一条就是要先结束共产制度,这是先决条件。这个制度不结束,下一步什麽都不用谈。二十世纪共产党统治没有在中国被结束,是所有中国人的耻辱!有很多人怕乱,哪来的乱?印度有十亿人口,和中国几年前的人口差不多,但印度的全国大选已进行了14次,地方选举无数次,怎麽没乱?我曾多次在台湾选举时去那里观选,台湾的选举可以说已经接近美国、加拿大的水平,非常平和,即使出现 3.19枪击案,这麽大的事件,选民间也没有出现重大的暴力冲突事件,也没有造成流血死亡。不久前进行的三合一地方县市长选举,非常平和,台湾二千多万中华文化背景的人们能做到,为什麽中国不行呢?

所以不存在什麽共产党倒了天下就大乱的问题,东欧所有共产党都倒了,哪个国家乱了?怎麽别人都不乱,唯独中国就会乱呢?难道中国人是二等公民吗?难道中国人弱智吗?当然不是,而是被共产党剥夺了权利。共产党用暴力剥夺了人民的权利,而那些共产党的御用文人和知识份子用假说推论,中国一选举就会天下大乱,以此维持这种暴力统治。

中国人是完全有能力进行选举,进行民主管理的。而进行选举和实行民主的前提,有更多的人退出共产党,结束共产党统治。退出共产党不仅仅是在政治形式上和这种邪恶决裂,更重要的是,这是一个人走向道德、成为文明人的起步,一个文明人不可能同时还是一个共产党的成员,就如同现在的欧洲人,要成为一个文明人就不能是纳粹成员一样。

另外,更重要的是要改变中国人的人心。现在的中国是人们道德最沦丧的时期。大家知道全世界最多假的东西是在中国,假烟、假酒、假毕业证书、假婴儿奶粉,假药,什麽都有假。中国为什麽有这麽多假,就是因为人的道德沦丧了。就说这个假婴儿奶粉,大家知道,在西方,婴儿的地位那是仅次於上帝的,谁敢害婴儿?这是最重的罪行。但是,这种道德的沦丧还没有到底,还在继续下滑!

中国有古语叫「没心没肺」、「丧心病狂」,心都丧失了怎麽办?如果一个国家由一群「黑心」的人组成,哪将是全世界的灾难。为什麽萨斯在中国产生、为什麽很多奇怪的病毒在中国产生,很多都不是偶然的,上帝要惩罚没有“心”的人,人不可以做这麽多伤天害理的事。

所以说,共产党对中国人造成的最大灾难还不仅是经济上的、也不仅是政治上的,而是毒害了中国人的人心。古代学者王阳明说, 「破山中贼易,破心中贼难」,要恢复「心」谈何容易。大纪元等提出的退党,其实就是一种精神觉醒运动,它不是要政治权力,而是帮助中国人恢复人心。只有解决了人心,才能产生更多有人性的人,有人性的政治家,才能形成有人性的社会,那样的国家才能真正强大 。

(原载《大纪元》2006年2月29日)

2006-03-05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