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伊朗的小霍梅尼为何支持美国

曹长青

一场铲除萨达姆的伊拉克战争,在美国和西方知识界等引起轩然大波,左派知识份子的反对至今没有停止,两天前还在华盛顿组织了上万人的反战集会。昨天《纽约时报》的左派专栏作家富兰克.里奇(Frank Rich)仍在批评军事倒萨,他的文章标题竟是「为何我们重回越战?」(Why Are We Back in Vietnam?)

西方的左派们为什麽对萨达姆等独裁者这麽宽容?首先是左派们对邪恶的无知,他们对专制者、暴君、共产党,总是有一种隔不断的浪漫情怀。也难怪,西方左派热衷的是社会主义,而按照共产党的逻辑,社会主义是共产主义的初级阶段。「初级」不会反对「高级」,因为两者的根本价值观有相同之处(都热衷均贫富、平等,扩大政府权力,而不是看重市场和自由的价值)。

其次是左派一向热衷「政治正确」,唱不切实际的道德高调,既伪善,又矫情做作(左派几乎都有这个特点)。而且更明显的是,左派们拿不出任何真正解决问题的方案,只是高喊那些不著边际的对话呵、和解呵、交往呵等空洞概念。但人类的历史已一再证明,想跟拉登、毛泽东、斯大林、希特勒们对话、和解,都是做梦,而且是最能骗人的那种黄粱美梦,不仅自欺,更可怕的是还「欺人」,蒙骗民众,最後大家一起遭殃。

谁对伊拉克问题最了解,或者说谁最有发言权?是伊拉克人民,是那个国家的异议知识份子。10月15日《华盛顿时报》引述伊拉克的民调显示,58%的伊拉克人欢迎美军,要求美军撤离的只有26%。对於一个经过35年萨达姆暴政统治的伊拉克,更能反映出人民真实想法的是那里的异议知识份子。伊拉克最大流亡组织「伊拉克国民大会」顾问、知名学者坎南.马吉亚教授(Kanan Makiya)为代表的伊拉克异议知识份子,就一直强力主张、并鼎力支持美国军事倒萨,使伊拉克人民获得自由。

那个从没在专制社会生活过一天的《纽约时报》左派记者富兰克.里奇,和亲身体验了巴格达专制、父母妻女等25名家人亲属都被萨达姆用毒气杀害的坎南.马吉亚之间,到底谁更了解那片土地、那个社会?谁的声音更真实?

最近,伊朗的宗教领袖霍梅尼的孙子小霍梅尼(Sayyid Hussein Khomeini)绕道伊拉克来美国访问。10月10日《华尔街日报》为此发表了一篇社论,介绍说,1979年发动伊朗革命推翻巴列维政府、後来下令追杀作家拉什迪的伊斯兰原教旨运动的精神领袖霍梅尼,他的孙子,却是一个自由派的教士,强烈主张结束他爷爷、父亲所代表的宗教专制势力,在伊朗实行民主。

小霍梅尼访问美国时,还去了《华尔街日报》和这家美国知名右派报纸的编辑们座谈。他对中东问题的看法,不仅和美国的反战左派们完全不同,反而认为,「美国对伊拉克的战争是福音降临,我希望美国人能够理解这一点;不要被每天的具体困难所烦扰,应从长远出发,看重中东的民主前景。」这位46岁的自由派教士认为中东的民主之路是崎岖的,因为「伊拉克周围全是独裁国家,他们不愿看到中东的心脏地带出现民主政府。」尤其是伊朗和沙特阿拉伯,都在破坏美国在伊拉克的目标。他还批评欧洲说,「欧洲现在喊的是中东要有民主,但他们做的却是百分之百地支持那个地区的独裁政权。」

这位主张政教分离的自由派教士不仅支持美国军事倒萨,还特别强调,只有美国采取更强势的政策,才能促使伊朗的变化。他以对自己国家和人民的切身了解告诉布什政府:伊朗人渴望美国像铲除萨达姆那样对德黑兰采取军事行动,帮助伊朗人民获得自由。

在自由派教士小霍梅尼和《纽约时报》的左派反战记者之间,谁更了解伊朗和那里的人民,谁对中东局势和未来更有发言权?

昨天,前北朝鲜劳动党书记、被称为金正日老师的「主体思想理论家」黄长烨抵达美国访问,这位六年前逃离平壤、投奔南韩的80岁老人,将在美国国会作证,告诉自由世界,金家王朝统治下的血腥。

黄长烨对北朝鲜的看法,不仅和南韩,而且和美国及欧洲都有所不同。他批评金大中和卢武铉对共产北韩单相思的「阳光政策」(实为绥靖政策)是「沉迷於幻想之中」,认为「高喊著和平主义口号,并一昧地绥靖平壤,只会增加南韩国内的亲北韩势力。」同时他也批评布什的朝鲜半岛政策,认为任何相信金正日、想和北韩做交易的想法,都是自欺欺人。他反对布什以保证金正日政权的安全,来换取平壤放弃核武的政策;他认为美国应该做的是,承担领袖责任,联合南韩和日本,铲除金正日政权,让北朝鲜人民获得自由;或至少是联合国际社会,向平壤施压,促使北朝鲜发生变化。他说,「面对民主原则,我绝不会妥协。」在动身来美国前,他在汉城说,金正日曾亲口告诉他,北朝鲜已发展了核子武器。

黄长烨是迄今为止从北朝鲜逃出的最高官员,他曾担任「金日成大学」校长,建立了「主体理论」。金家父子,都视他为「老师」。1979年黄长烨在北京投奔南韩使馆寻求庇护,为获得自由,他付出重大代价:昨日《纽约时报》报道说,黄长烨逃离後,仍在北韩的他的妻子和一个女儿相继自杀,他的儿子和另一个女儿,还有他的孙女,都被送到劳改营。美国人权委员会北韩小组上个星期发表了一份题为《隐藏的古拉格》(The Hidden Gulag)的报告,指出北朝鲜的劳改营条件极为恶劣,因饥饿和迫害而致死的比例很高。

《纽约时报》的左派记者在报道了这些事实之後,结论竟是:黄长烨的想法,看来是毫无道理、荒唐的,只有美国的右派们在热切地欢迎他到来。

问题和上面一样,到底是这位从没在共产北韩生活过的美国记者,还是在金家统治下渡过了几乎一生、并曾是平壤决策高层的黄长烨,哪一个更了解北韩,更清楚那里的真实?

马吉亚,小霍梅尼、黄长烨,来自不同的国家,有不同的文化和宗教背景,但他们和所有专制社会的持不同政见者一样,都有一个共同点,亲身体验了邪恶,几乎以生命的代价,认识到了共产党、专制统治是怎麽回事。这是那些在曼哈顿「时代广场」的花花绿绿广告牌旁,喝著可乐,大谈和萨达姆、金正日们「对话」的《纽约时报》等左报编辑们,所无法理解的。但正是马吉亚、小霍梅尼、黄长烨等勇敢的异议者、反抗者,传递出了那个黑暗世界的无权者的声音。这种声音,将冲破萨达姆、金正日们的专制城墙,冲破西方左派们的嘲讽和封杀,在所有珍视自由、痛恨古拉格的人们心中,获得反响和共鸣┅┅

2003年10月28日于纽约

2003-11-02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