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请访问新站 cq99.us 长青论坛 多谢支持。
如果简体有乱码,请在这里看繁体版(BIG5)

“六四”错在哪里?——写在天安门事件16周年

曹长青

转眼之间,六四事件已到了16周年,但在有记忆者的心中,那场血腥屠杀,仍历历在目。当年很多中国人期盼,下令屠杀的邓小平死了,六四就可能平反,於是人们期待,憧憬。终於在六四事件近八年之後,也就是说,一个八年抗战的时间过去了,93岁的邓小平才咽气。但他选定的接班人江泽民,一点也不比邓“逊色”,仍是一个独裁者。於是中国人又期盼,等江泽民退休,等新皇帝胡锦涛的开明、开放。

又一个八年抗战的时间过去了,江下台,胡掌权了,但拿到了全部头衔的胡锦涛更不“逊色”,甚至比江泽民还顽固、保守、反动,不仅仍镇压异议人士、法轮功和基督教,甚至提出中国要学习北朝鲜,他要当“中国的金正日”,於是中国人的六四平反梦,仍是一个梦。

中国人这种对共产党的“幻想梦”,在天安门事件时就“梦想联翩”,当时无论是知识份子,还是广场上的学生,绝大多数都高喊两个口号:爱国;改革。但这两个诉求,都潜在肯定共产党统治的合法性。因为所谓改革,就是在承认共产党执政主导下的社会变化,而爱国是共产党最愿强调的,因为中国的体制是党国一体,於是爱国和爱党就浑然一体。而且爱国主义向来是独裁者推行专制,扼杀个人自由的手段。因而西人说,爱国主义是政治恶棍的最後一个庇护所。

为什麽八九运动会失败?独裁者的残酷镇压自无须再论。从反抗者的角度说,是中国人对共产党的邪恶认识不清,做“幻想梦”的结果。因为那场运动的主要诉求,不是高举自由的旗帜,结束共产党的统治,而是跪在人民大会堂前,对皇帝进谏般苦苦劝说,期盼皇上赐恩,等待皇恩浩荡。研究中国问题的美国专家、纽约州立大学教授塞尔登(Mark Selden)早就对此指出∶“1989年的天安门运动仍遵循中国古老的对朝廷滥用权力的进谏传统,┅┅和东欧的运动比较,中国学生很少质疑共产党统治的合法性。而波兰、捷克、匈牙利的运动,则是跟共产党对立,最後成功地推翻了共产政权。”

天安门广场学生的幻想或许还有情可原,毕竟他们太年轻,对共产邪恶的切肤体验不深。不可原谅的是知识份子,在耳闻目睹,更亲身体验了共产专制的残酷之後,仍对共产党抱著无尽的幻想。老一代的宣扬对共产党要有“第二种忠诚”,核心仍是忠於党。新一代知识份子要和共产党“朝野良性互动”,宣称“我们没有敌人”,要求人民对共产党的专横有“宽容精神”。上述塞尔登教授对此批评说,和东欧人民要求多党制、并最後推翻共产党的运动相比,中国人实在太温顺。实际上就是批评中国人对共产党有“幻想症”。这种幻想症的结果就是继续被镇压、继续被屠杀。

六四过去16年了,中国人这种对共产党的幻想症远没有消失。那种“没有共产党,中国就会乱”的谬论,和“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一样反动!不是胡锦涛在支撑著中国共产党,是知识份子的这种谬论在支撑著那个专制制度。共产党的本性是狼,期盼狼会变成羊,其结局不仅是狼不会变成羊,狼还会把幻想者、东郭先生们吃掉。六四16年过去了,如果这个浅显的道理仍不成为大多数中国人共识的话,那麽不仅六四死难者的血白流了,而且不知还要经过几个八年抗战,才能把共产党“抗”到被审判的绞刑架上。

(自由亚洲电台评论,2005年6月2日)

2005-06-02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