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哈馬斯摧毀人類文明

曹長青

曹長青按語:剛剛看到CNN報導,恐怖分子襲擊以色列的公共汽車站,被錄下的畫面是,他們開一輛車,衝到汽車站,把等候車的人們碾壓。報導說,多人送醫,還有死亡;並說殺害以色列人的行為得到了巴勒斯坦領導層的鼓勵支持。隨后更有大群巴勒斯坦人,在東耶路撒冷向以色列軍警投擲石塊攻擊等。美國的有線電視新聞,全是巴以衝突的報導。美國國務卿克里(凱瑞)發表講話,呼吁巴以雙方克制,避免局勢進一步惡化,並準備前往中東協調。多年前我曾就此寫過一篇文章,評論“為了目的是不是可以不擇手段”的問題。現重刊此文,希望引起讀者對此問題的認識和討論。下面是這篇文章:

巴以衝突成為全球關注焦點,不僅在當地你死我活,針鋒相對,而且在世界各地也引起唇槍舌戰:支持以色列的人們譴責巴勒斯坦人使用自殺炸彈有意殺害平民,是恐怖主義邪惡;聲援巴勒斯坦的強調以色列占領巴人土地,使用飛機大炮以強凌弱,阿拉伯人沒有別的辦法,自殺炸彈是悲情的反抗。

以色列占領巴勒斯坦土地,以色列具有強大的軍力,都是不爭的事實。但這種狀況的發生有其特殊的歷史原因。我們這裡先暫不討論這種特殊歷史原因(它和占領及至今不退土地有因果關系),僅以目前的現狀,那麼就存在一個必須回答的問題:被占領地的人民,以弱小和崇高目標為理由,用自殺炸彈有意殺害對方平民的方式是否可以被允许,被世人承認?換句話說,為了目的是否可以不擇手段?

如果自殺炸彈這種手段被允许,那麼劫持民航飛機,用乘客做人質進行政治討價還價不就更可以被承認了嗎?(它還不是殺死全部乘客)再進一步,那麼像911那樣用劫持的民航飛機撞毀世貿大廈,不也可以合理解釋了嗎?因為在拉登們的眼裡,美國為代表的西方和伊斯蘭世界更是一強一弱,十分懸殊。拉登們可以說,我們沒有別的辦法,只有采取這種以平民生命為代價、同歸于盡的反抗手段。

縱觀人類的歷史,即使兩軍交戰,仍有一些規矩,譬如“不斬來使”,不殺戰俘,不攻擊紅十字會人員,即使他們在戰場搶救敵軍的傷員。但現在巴勒斯坦人做的,遠超過這些底線,他們是非常清醒地、有意地去殺害平民——

炸咖啡館,炸超級市場,炸公共汽車,炸節日晚會,炸婚禮……這些地方都是像我、你、他一樣非常平常的人聚集的地方,去喝杯茶,去買點菜,去開個party,還有的是去交換戒指,擁抱新娘,開始愛情的長跑……但就在這樣的地點,這樣的時刻,他們就被有意地殺害了。

被占領地的巴勒斯坦人民有沒有權利反抗?當然有,包括武裝反抗。你可以去端掉以色列的哨所,你可以伏擊以色列的軍隊,每個通行檢查站都有士兵,你都有機會。你說他強我弱,我打不過他們(潛台詞就是我不敢打他們),我只能找更弱的下手,找老人,找孩子,找孕婦(一位懷孕5個月的以色列婦女去醫院做超聲波檢查,看胎位情況,出來后即被自殺炸彈炸死),這難道是“烈士”?這難道是“勇敢”?這難道是人干的事?這是最膽怯、最齷鹺的!不,根本就不是人,就像福克斯電視台(FOXNEWS)去巴勒斯坦和以色列采訪歸來的記者Geraldo Rivera所說,“這是豬和狗干的事!”

有些中國人為巴勒斯坦人的這種行為辯護,說這種反抗手段是迫不得已,是逼出來的。如果這種邏輯和道理成立,那麼如果有新疆的分離運動份子到北京用自殺炸彈炸工人體育館,炸王府井大街,炸前門飯店,炸環城公共汽車,中國人干不干?

你說新疆的情況和巴勒斯坦不一樣,巴勒斯坦是被占領。但你去問問那些主張獨立的新疆人(還有西藏人),他們是不是像中國人一樣看待新疆的歷史,他們說維族有自己的語言、文化、宗教,有獨立的歷史,只不過后來被共產黨占領和殖民了。如果他們說我們新疆人只有700多萬,你們中國人有13億,還有300萬軍隊和原子彈,我們太弱,根本打不過,只得采取特殊手段,包括用自殺炸彈來悲情反抗;那麼那些為巴勒斯坦自殺炸彈行為辯護的中國人是不是還用同一個標准?

當然這只是一個假設,新疆人沒有這麼做。更可以說明問題的例子是,在二戰期間,日本軍隊占領了大半個中國,在很多地方實行殺光、燒光、搶光的政策。其中南京大屠殺的最殘暴之處,還不僅是有成千上萬的中國人被殺害,最關鍵的是,其中大量是平民,而且進城后殺害的軍人,幾乎都是戰俘,是放下武器的士兵。

中國的土地被占領,侵略者如此凶殘,又是完全的敵強我弱——中國當時還沒有統一政令,沒有軍工業,完全是個農業國家,卻要面對經過多年軍事准備、具有相當現代工業的日本,以及它訓練有素的正規軍隊。這是一場完全不公平的戰爭!史學家黃仁宇在《從大歷史讀“蔣介石日記”》一書中說:“淞滬戰役歷時10周,中國損耗了85個師的兵力(近50萬人!),整個防線暴露在日本海軍大炮射程之內……徐州戰役之后,中國只能以黃河決堤長沙大火等方法遲滯日軍……”那份慘烈可想而知。

按照那些為巴勒斯坦自殺炸彈辯護的人的邏輯,在這種狀況下,中國人絕對比巴勒斯坦人更有理由使用自殺炸彈,去東京炸日本人的咖啡館,炸他們的商場,殺他們的平民,去殺日本孕婦、兒童,在公共汽車站候車的人等等。因為無論從哪個角度當年日本侵略者都比今天的以色列軍隊殘暴。今天人們在電視上經常看到巴勒斯坦青年向以色列軍人扔石頭的畫面,但無論歷史書籍,還是中國人拍的抗日戰爭題材的電影,什麼時候有過中國青少年向日本軍隊扔石頭的記載和畫面?為什麼沒有?因為不曾有過,這不是中國人不勇敢,而是還沒等拿起石頭,早就被日本軍人開槍打死了。南京大屠殺已清楚地證明,士兵放下武器之后也被集體屠殺,平民根本沒扔過石頭,照樣被砍頭……

但迄今的抗日歷史書籍以及當事人的回憶資料,都沒有聽說過中國人使用自殺炸彈的方式來有意殺害日本官兵的妻子兒女,更沒有中國人到日本本土去炸婚禮,炸節日晚會,炸商店,有意殺害平民。中國人當時被侵略、欺辱、殘殺到那種地步,為什麼就沒有采取這種手段來悲憤反抗?是中國人不智慧(沒有想到這一點)?是不夠勇敢?都不是!中國人民在抗日戰爭中奮勇用生命反抗的實例數不勝數!中國人之所以沒有那麼做,是因為中國人堅持了道德底線,堅持了“人”的准則,即使面對侵略者禽獸,仍要用人的方式反抗,而不是用動物的方式。

我們假設,如果當年有中國人潛到日本,用自殺炸彈炸飯館、炸教堂、炸婚禮、炸節日宴會,像今天巴勒斯坦人那樣不擇手段,有意地去殺害日本平民,來報復日本對中國的侵略,這樣的自殺炸彈者今天會被中國人當做烈士、當做英雄紀念嗎?這種有意殺害老人、兒童和女性的人,不論出于什麼崇高的理念,多麼偉大的目標,什麼樣的理由,都絕不是英雄,而是絕對的狗熊,絕對的動物!

這就是為什麼不僅中國沒有,連整個歐洲反抗納粹的戰爭中,也沒有聽說過有人使用自殺炸彈去炸納粹軍官的家屬,去炸柏林的飯館,去有意地殺害德國的老百姓。

剛剛獲得今年新聞界最高榮譽“普利策獎”的《紐約時報》專欄作家、中東問題知名專家托馬斯.弗裡德曼(Thomas Friedman,這是他第三次獲普利策獎,前兩次因報道中東問題,這次是評論中東問題)在其專欄文章中說,巴勒斯坦人的自殺炸彈“不僅僅是威脅以色列平民的生命,而是對整個人類文明的威脅。”弗瑞德曼指出,“巴勒斯坦恐怖組織哈瑪斯領導人Ismail Haniya在《華盛頓郵報》說:‘猶太人比其它任何民族都更愛惜生命’,巴勒斯坦人終于找到了以色列的軟弱之處,所以自殺炸彈是對付以色列人最理想的武器,可以炸得猶太人抱頭鼠竄。”

弗裡德曼結論說:“巴勒斯坦人被他們自戀的狂暴蒙住了眼睛,因而喪失了對人類文明底線的視野,那就是:人類最神聖的生命是從你自己開始。”“如果自殺炸彈被允许的話,那麼下一步他們就會模仿這種方式,劫飛機、扔原子武器,毀掉所有的國家。”因此“整個國際社會必須譴責、制約、擊敗這種恐怖主義行為。”

2002年4月9日于紐約

2015-10-14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