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停止更新. 請訪問新站 cq99.us 長青論壇 多謝支持 .

給楊瀾式的中國主播一面鏡子

曹長青

3月9日晚上,在美國三大全國電視網之一的「哥倫比亞廣播公司(CBS)擔任長達24年晚間新聞主播的丹.拉瑟(Dan Rather)正式卸任,成為一條引人注目的新聞,因今年73歲的拉瑟是美國電視歷史上做新聞主播時間最長者,多達近四分之一世紀,而在這個期間,美國以至世界發生的重大事件,都有拉瑟的報導或親身採訪,因而他和這個波瀾起伏的時代聯為一體,成為一種象征。

當晚CBS電視特意在黃金時段播出為拉瑟編製的長達一小時的特別節目,回顧這位老記者和資深主播的新聞專業之旅。看這個節目,如同跟拉瑟一起走進歷史,目睹肯尼迪在達拉斯被刺,悲壯的越戰,尼克松的水門丑聞,柏林牆的轟塌,紐約世貿大廈被炸,伊拉克戰爭……尤其令華人觀眾感慨的是,16年前拉瑟在天安門廣場對六四屠殺的現場報導﹕那些揮舞旗幟、呼喊民主的學生,那些阻擋坦克的民眾,那些端著刺刀屠殺的士兵。鮮活的畫面,就像發生在眼前。

拉瑟從北京播出的最後一個報導畫面是,大批穿便衣的中國警察涌進CBS的北京報導室,強行要拉斷天線,美方人員中的唯一東方面孔是在現場做協調翻譯的前美國駐北京大使羅德的夫人包柏漪。拉瑟凝重地播報了最後一段話後,衛星天線就被拔掉,於是CBS的電視畫面一片漆黑,如同當時的中國。

十年前,拉瑟曾在哥倫比亞大學新聞學院做過一場演講,雖然當時他已是大牌主播,但他強調的是,和主播(anchor)相比,他更是記者(reporter),通篇演講都是怎樣做一個好記者,他認為好記者的價值超過名主播。從拉瑟的新聞生涯也可看出,和其他美國電視主播們一樣,他走的是一條專業之路。雖然拉瑟擔任主播有24年之久,但他在CBS曾做過18年記者,五十年代還在美聯社等當過記者,整個新聞生涯長達半個世紀。不僅拉瑟,美國的電視新聞主播們,幾乎都是這樣從小記者開始一步步做起,成為優秀記者之後才一點點從地方小台往全國性大台挪動,經過多年的奮鬥,成為有成就和有影響力的記者之後,才可能坐到那個新聞主播的位置上。

美國的新聞主播不是坐在台上對著觀眾看不見的字幕機念稿子,而是要有相當強的新聞專業能力,瞭解各方的政情和民情,能夠駕馭瞬息萬變的各種信息。尤其是面臨總統大選、突發事件的時候,新聞主播要連續十幾,甚至幾十個小時統籌、播報各種涌來的信息,還要現場組織專家評論,那個時候,新聞主播如同演講台的主角,要滔滔不絕,永遠有說辭,而且既不能敷衍,更不能胡說,因為有多家電視的競爭,有收視率的制約,聽眾在用遙控器無情地選擇和淘汰。

曾和拉瑟一起擔任過CBS共同晚間新聞主播的華裔宗毓華(Connie Chung)也是這樣,在大學念完新聞專業後,從地方記者和主持人做起,整整做了23年之後,才最後獲得CBS晚間新聞主播的位置(但只做了兩年就被排擠掉,因拉瑟不願他的位置被別人分享)。

看拉瑟的新聞回顧,令人不期然想到中國和台灣的電視主播,兩岸的媒體有很大不同,但有一點卻相當類似,那就是仍然靠長相和聲音來選擇主播。台灣的電視主播,多數是二、三十歲的漂亮女孩子,完全沒有新聞訓練,以長相、嗓聲、念稿能力而獲得新聞主播位置。中國的情況更嚴重,像前一段卷入緋聞的趙忠祥就是一個典型,只是靠嗓音渾厚,形象端莊,卻沒有基本的新聞訓練和素質。不用說別的,看他在緋聞期間對控告他的女當事人的那些怪異的答覆和反應,簡直難以讓人相信這樣水平的人曾經是堂堂中國最大電視台的大牌主播。而曾一口一個「趙老師」、師從趙忠祥的香港陽光衛視的主持人楊瀾也是如此,根本沒有經過做記者的訓練和摔打(更別說是有成就的優秀記者),從中央電視台一統天下時代的一個娛樂節目的共同主持人,靠瞞天過海、欺騙國人,說放棄在美國三大電視台當主持人的邀請,回國貢獻,就開始主持新聞性電視節目了。靠欺瞞起家的人,成為中國所謂「最有影響力」的新聞主持之一,其諷刺意味足夠。難怪中國不僅是一個騙子的橫行之地,更是騙子的天堂。而在美國,別說曾撒楊瀾般彌天大謊,即使只發生報導失實,都會保不住位置。

這次丹.拉瑟離職,不僅被美國媒體報導,還被紛紛評論,因他的離職不是輝煌頂點的急流勇退,而是有點暗然嘎止,因為原定他一年後退休,這次等於是提前離職,主要是因為他在去年美國總統大選期間,引用別人提供的偽造資料說布什總統六十年代逃兵役,導致被稱為「拉瑟門」的丑聞。那份指控資料早就被CBS內部專家質疑有假,因它不是六十年代打字機的產物,而是現代電腦word軟件打出來的。但拉瑟仍堅持播出,結果釀成大錯,成為他新聞生涯中的最大敗筆。

但拉瑟如果只有這樣一個敗筆,也不致被如此非議。他遭到評論家抨擊的主要原因是,在美國三大全國電視網主播中,他是黨派意識最明顯、最左傾的。他採訪保守派的共和黨籍總統時,總是咄咄逼人,甚至像吵架,充分顯示出記者的進攻性。但他採訪和其理念一致的民主黨總統時,則相當溫和,很少尖銳提問。當宗毓華被安排和他一起搭擋主持晚間新聞時,當時的克林頓總統曾來函祝賀,拉瑟在回應中竟諂媚說﹕「總統先生,如果我們有你和希拉莉在白宮的偉大的百分之一,就不會出錯而成為贏家。」

拉瑟在採訪獨裁者時表現更窩囊,簡直像個小綿羊,近乎唯唯諾諾。第一次去巴格達採訪薩達姆,這個獨裁者就喜歡上了拉瑟,採訪後還給這位美國主播做導遊,領他參觀總統宮殿。在伊戰之前,拉瑟再次飛到巴格達採訪薩達姆,近乎恭維的語句,使薩達姆簡直把他視為下屬,說要和布什在聯合國辯論,要拉瑟做主持人。

這種意識形態式報導,嚴重損害了CBS晚間新聞的品質,使CBS的收視率排在三大電視台之尾。連CBS自己的「60分鐘」節目主持人、幾年前曾去北京採訪過江澤民的華萊士(Mike Wallace)都說,他們不看拉瑟的新聞報導。拉瑟之前的CBS電視名主播克朗凱特(Walter Cronkite,曾使CBS收視率居首)直言不諱地說,「我非常驚訝CBS的收視率排在三大台之尾,他們仍然容忍拉瑟還佔據那個主播位置」。因克朗凱特到了60歲就自尊地退休,而拉瑟年過七十,仍站著主播位置不放。業內人士說,這次CBS讓拉瑟離職,也是利用這個「拉瑟門」丑聞逼他走路,讓他到「六十分鐘」節目做記者。

拉瑟的離職,可能標誌著左傾的三大無線電視網主導美國晚間新聞時代的終結。過去十年來,自有線電視和電腦網絡出現之後,美國三大電視網的收視率一直下降,據Journalism.org公佈的統計,從1993年至今,NBC晚間新聞收視率從19%降至15%(在三大電視中排第一);ABC從20%降至14%(排第二);CBS從18%降至11%(排最後)。三大電視網曾在美國晚間新聞收視率中佔75%,主導電視輿論,現在則降至只有40%。

三大電視網的衰落,首先和有線電視崛起有直接關係,越來越多的美國家庭安裝Cable,創辦不到十年的有線電視台福克斯(Fox)的收視率幾乎接近無線的CBS。另一個原因是自越戰之後,左派落潮,保守主義回昇,尤其是911事件後,愛國主義和道德信仰等在美國空前高漲,三大電視台的左傾越來越被美國民眾厭倦。《今日美國報》、CNN、蓋洛普三家昨天(3月9日)公佈的聯合民調顯示,多達42%的美國民眾認為三大電視的新聞主播左傾(too liberal),認為保守的僅25%,認為公正的28%。其中對拉瑟的評價最低,有35%認為拉瑟左傾,認為他右傾的僅13%。有19%的聽眾認為從拉瑟的新聞報導幾乎什麼也得不到("almost nothing"),而對ABC主播詹寧斯有這種評價的是8%,對去年接替布洛考而出任NBC主播的威廉姆斯(Williams)則是5%。該民調發現,美國人對拉瑟報導的相信率(believability)是過去20年來最低的。對拉瑟不滿的新聞研究者,還建立了專門嘲諷他的網站「拉瑟的偏見」(RatherBiased.com),據該網頁信息,拉瑟的晚間新聞收視率僅去年就下降了10.8%,上周就從780萬降至740萬。

曾登上《紐約時報》暢銷榜首的《CBS的偏見》作者、原CBS資深記者戈德堡(Bernard Goldberg)在無線電視MSNBC評論拉瑟的專題節目上所說,拉瑟的問題,其實是三大全國電視網,以及《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洛杉磯時報》和《波士頓環球報》等左翼媒體的共同問題,這是一種文化,例如像拉瑟所報導的偽造布什逃兵役的文件,這種文件如果是針對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克里(凱瑞),這些左翼媒體根本不會報導。

但畢竟美國是市場經濟,大眾決定媒體。當年曾主導美國輿論的這些電視和報紙,現在收視率和發行量都在下降;有線電視,尤其是電腦網絡的出現,極大地改變了美國的媒體和信息生態,以《紐約時報》為代表的「知識份子精英主義」(intellectualism),正在被大眾的「常識」(commonsense)所抵制和削弱,常識正在主導美國,而不是左派們的烏托邦和反資本主義的社會主義幻想。

對於中國的新聞記者來說,拉瑟的啟示是,要想當名主播,首先應該當好記者、有成就的記者;記者比主播更重要,因為媒體的核心是新聞,而不是播報員。拉瑟的教訓是,不能讓自己的黨派意識影響或損害新聞的客觀獨立性。拉瑟本是一個相當敬業的記者,但由於黨派意識過強,影響了他的新聞報導本身和記者生涯,結果丑聞成為自己新聞之旅的句號,實在可惜。

(原載《觀察》2005年3月10日)

2005-03-11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轉載請指明出處)


Follow caochangqing on Twitter

© Caochangq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